阿里200亿天价罚单背后:反垄断与范式囚笼

来 源| 星辰大海的边界

阿里巴巴被罚了182亿,2019年销售额的4%,天文数字,但毫不意外。


早在2020年11月,国家就已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第53和54条提到了:“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无独有偶,同一时间,欧盟和美国对互联网巨头火力全开,长达十年的反垄断战线进一步激化——2020年7月,美国四家互联网巨头第一次同台接受调查听证。目光,从未如此地集中,罚款升级到百亿美金,大概率就会在2年内发生。


东方和西方同时重拳出击数字巨鳄,巧合?并非如此,这其中,蕴含着下一个时代的经济脉络。


三天前,南非报业集团Naspers减持腾讯150亿美金,不少媒体开始刷屏,“历史上最传奇的投资”,“投资20年收获7800倍回报”,“腾讯大股东三年后继续减持”。

腾讯能成为过去20年涨幅最大的企业,成就一帮投资大佬,是因为顺应了时代的脉搏,抓住了人类在变化环境中不变的需求——互联网+社交。


但同样的逻辑不会应验第二遍,Naspers的连续减持为互联网时代划上了一个完美的注脚,昔日的少年已成长为巨龙,成为让国家恐惧的存在。善恶存乎一心,挥手惊天动地的互联网巨头们,正遭遇着历史上最大的阻力。


反垄断的深层次背景,是人类在这个时代面临的最大痛点——范式囚笼。


范式,是一种经济增长的框架和路径,在笔者二十多年的光阴体验中,已有资源、地产、互联网三种致富的范式轮番登场,造就了煤老板、地产大亨、互联网新贵三波弄潮儿。


囚笼,是一个悲哀的现实,上一波范式的既得利益者,大概率会打压创新的火花。虽然创新能够切实为社会百姓带来价值,却可能动摇他们的地位,造成阶级的滑落,这是所有资产阶级的梦魇。


因此,我们看到了巨头们天罗地网般地布局,触角布满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威慑不够就收购,收购不行就捣乱,捣乱不够就“二选一”。


这样的后果是,人类的进步被一道无形的囚笼封锁在浅水区,有产者在表层醉生梦死,无产者在底层水深火热,惟一的希望就是帮有产者996打工——当一个社会陷入“自锁”状态,离塌陷也就不远了。


我并不是杞人忧天,生活中的很多现象,难道不是这一问题的映射么?


所幸,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反垄断的导向初心不改,一切阻碍人民利益的势力都是纸老虎。

从“房住不炒”,到“医药集采骨折价”,再到这次阿里巴巴的“182亿天价罚单”,打击既得利益基层的措施接连出台。


从“救活腾讯的运营商订单”,到科创板的推行,再到“蔚来汽车的雪中送炭”,对于真正的创新者,政府绝不吝惜资源。


我们又一次站在了时代的转折路口,如果把科技进步比喻成“摘果子游戏”,触手可及的领域已经空无一物,踮着脚能摸到的位置已经人满为患,唯有那高处的果子,无人问津。


打破范式囚笼的唯一希望,却在于那不胜寒的高处。


AI、VRAR、metaverse、机器人、基因科学、脑机接口、太空旅行、核聚变……


反垄断聚集起来的资源,将会砸向这些颠覆式创新的领域,通过一轮轮的泡沫轮回和人才洗牌,找到经济增长的下一轮火箭。


埋头捡六便士的路太拥挤,也许我们这个世界需要,更多摘星星的孩子。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5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