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昔日的花瓶、背景板,一步步成为国际巨星,她是怎么做到的?

文章来源于多伦多头条

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要靠才华


去年HBO大火的美剧The Undoing,中文翻译《无所作为》,还没开播就吸引了众多目光(豆瓣评分8.1)。故事这样开始:


小有成就的女心理治疗师Grace,过着让人艳羡的生活。丈夫是知名儿科肿瘤医生,儿子在精英私立学校就读。然而,一夜之间,生活翻天覆地,丈夫失踪,还牵扯进了一桩命案。


到底发生了什么?Grace将如何拯救自己的生活、保护未成年的儿子?



片中,Grace的扮演者,是好莱坞明星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丈夫的扮演者则是曾经的男神——英国著名男演员休•格兰特。

妮可•基德曼与休•格兰特饰演夫妇 除了是女一号,基德曼在该部美剧中,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是执行制片人。 为了推广该剧,基德曼和格兰特有过对话,也牵出了一段往事。 那是20多年前,两人第一次在伦敦相遇。 那时,《诺丁山》正在筹拍,主演是休•格兰特和朱丽叶•罗布茨。 基德曼回忆说,那时自己想出演该片一个小角色,但是,因为名气不够,角色没有拿到。 而格兰特记得那时的基德曼,是跟着自己的丈夫来的,那是她的前任,早已扬名立万的汤姆•克鲁斯。

图源:W Magazine 是的,那时的基德曼,不过是大明星年轻貌美的妻子,如果说有什么特点,就是身高1米8的她比丈夫高出不少。

图源:The New York Times 20多年后,作为投资方之一,基德曼的剧组聘请了格兰特,做了片中的男主角,和基德曼第一次势均力敌地演对手戏。 而此时的基德曼,无论从成就、财富和名望上,已经和格兰特平起平坐,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胜过一筹。 风水轮流转。 那么,基德曼如何从外界公认的花瓶、蜕变成国际巨星、并成为当今好莱坞炙手可热的制片人呢? 妮可•基德曼的外表有强烈的欺骗性。 虽然她个子很高,但她的体态特别女性,神态中更有一点儿娇羞。 和丈夫在一起出席重要活动,红毯上的她,从来不会出错;无论怎样夺目,她都会频频回头,望向丈夫,似乎离开丈夫一会儿,就有一点儿不安。 再看她从影经历中的亮点: 28岁以《To Die For》(不惜一切)获得金球奖音乐/喜剧片最佳女主角; 34岁以《Moulin Rouge!》(红磨坊)获得金球奖音乐/喜剧片最佳女主角奖、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提名; 35岁以《The Hours》(时时刻刻)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和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奖。 左至右:妮可•基德曼在《不惜一切》 、《红磨坊》、《时时刻刻》饰演的角色 貌似顺畅的人生,似乎一直是想什么有什么,本该是一朵温室里的花朵,无需经风雨、也因此怕风雨。 然而,基德曼的人生,有过不少至暗时刻;基德曼的为人,更在柔软之外,有一种韧劲儿。 妮可•基德曼22岁时,就和比自己大5岁、当时正红遍全球的小汤哥结婚。那时,她是刚从澳大利亚登陆好莱坞的新人演员。 按照偶像剧的剧情,基德曼大可躲在小汤哥背后,做他的背景板,还是白得发光的那种背景板。 更何况,她爱孩子如命,婚后的第一次怀孕,是宫外孕,失去孩子的基德曼很痛苦,两人便很快收养了两个孩子。 享受着母亲角色的基德曼,并没有放弃自己从小就立下的志向,要做一名好演员,继续打拼。 1996年,她在《不惜一切》中表现出众,一举夺得金球奖音乐类最佳女主角奖。 Sherry Lansing是派拉蒙影业前CEO,也是好莱坞数一数二的大姐大,她曾这样评价基德曼: “她是一个完全可以靠颜值做超级巨星的女人,却偏偏靠自己无穷的才情,成为一颗巨星。” 2001年,小汤哥与基德曼离婚的一纸声明,把她的生活,彻底打碎。 虽然基德曼从来没有说过小汤哥的不好,但是,总有狗仔四处搜寻信息。 于是,在两人宣布离婚后、为宣传《红磨坊》而出现在奥普拉节目中的基德曼,接到了脱口秀女王这样犀利的提问:“听说你是从媒体上知道自己’被离婚’的消息的,是这样的吗?” “你还爱着对方,对吗?” 基德曼避而不答,但是眼见着就要崩溃的样子,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些传闻的真实性有多高。 总之,是一个大写的“SHOCK”。 基德曼说自己最先考虑的,就是如何保护自己的两个孩子。 然而,最终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归给了小汤哥。 过后,有媒体揭出,那时的基德曼正在经历流产的痛苦。 痛上加痛,而两人共同的朋友中,有人开始选择站队。 基德曼轻描淡写,“原本以为能给与自己帮助的人,没有给予这份帮助。” 过后,她说,年纪轻轻就结婚,而曾经的丈夫对自己爱护有加,所以,在离婚后,就更加难,因为要开始补十年前的成长课,去面对现实生活。 也是,婚姻中,她几乎没有自己单独走过红毯,身旁总是有小汤哥的陪伴。 而此时,远在澳大利亚的家人给了她最大的支持。 离婚后第一次出现在戛纳,妹妹担心孤身一人的她,于是,抛下自己的孩子,飞到戛纳陪伴她。 成长路上要克服多少痛楚、流下多少泪水,只有当事人冷暖自知。 留给外人看到的,是她的完美变身。 离婚后,她用自己唱跳全才演绎了魅力四射的《红磨坊》角色,以及风格迥异的另一部电影《小岛惊魂》(The Others),扭转了舆论风向,人们开始关注她的演技,而不是她的私生活。 《红磨坊》的巨大成功,打开了她在选取角色上的自由空间,很快,她一气儿签了包括《冷山》(Cold Mountain在内的)三部电影,满世界飞着去拍片。

图源:IMDb 努力在事业上发展,却不曾想,也能惹起风风雨雨。 媒体上疯传她和《冷山》男主角假戏真做,要命的是,这位男演员Jude Law是有妇之夫。 所谓“没事不惹事、来事不怕事”,曾经是小汤哥身后的弱女子,一下子强硬起来。 她状告英国媒体The Sun, The Daily Mail,胜诉后,把赔偿金悉数贡献给了慈善机构。 这不是她第一次做慈善了,也不是她第一次遇到人生挑战。 17岁时,妈妈患上乳腺癌,小基德曼休学、陪伴在妈妈身旁,帮助妈妈战胜了癌症。 而成年后的她,一直在捐助并协助社会上的抗癌事业。 2005年,基德曼找到真爱,与乡谣歌手凯斯•厄本开始交往。

图源:Hello Magazine 2006年10月,与基德曼新婚4个月后,原本就有吸毒、酒精依赖症的厄本,再次进驻了戒瘾机构,并发表声明,表达对基德曼的歉意。 基德曼则给予丈夫最坚定的支持。 外人很难明白这个女人是如何帮助了厄本。 后来康复的厄本说,“没有任何女人,比她对我的影响更大。” 而不管基德曼在哪儿,哪怕是因出差而住在宾馆里,只要他看到她,他就有了“家”的感觉。 从2005年起,凯斯•厄本的事业不断攀升,不仅屡屡斩获格莱美最佳乡村歌手的称号,而且更在Voice担任导师大火。 图源:CNBC 这对夫妻,做到了。 2008年,基德曼生下了与厄本的第一个女儿,取名叫Sunday。 在孕育第二个孩子的过程中,基德曼再次遭遇流产的打击,于是,她们转向寻找替代方法,通过代孕,得到了两人的第二个孩子。

左1:大女儿Sunday 左3:小女儿Faith 就在这为了孩子而不断遭受打击和煎熬的过程中,基德曼没有放松过在演艺生涯上的探索。 2010年,她创建了自己的制作公司,第一部作品,是一部小成本制作《兔子洞》(Rabbit Hole),基德曼扮演一位失去了孩子的母亲。 基德曼凭借该片获得了2011年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奖的提名。

图源:Pinterest 基德曼说,这是“最甜蜜的提名奖”,已经拿到过小金人的她,得知后和丈夫女儿开心地跳起来。 拥有自己的制作公司并发展得风生水起,帮助基德曼突破了等着被导演和制片方挑选的被动局面。 当有的女演员哀叹人到中年、演艺的道路越走越窄,今年53岁的她,事业不仅没有受限,反而越走越宽广。 为什么在名利双收、家庭幸福、丈夫事业如日中天的现在,还要这样拼? 其实,业界早对基德曼的演艺生涯有过肯定和认可。 2003年,凭《时时刻刻》获得奥斯卡和金球奖最佳女演员之后,基德曼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手印。 大姐大Sherry Lansing主持了仪式,夸赞基德曼在该片中的演技: “她的身体变了、声音变了,基德曼消失于无形,你在影片中看到的,是英国作家维吉尼亚•沃尔夫本人。” 左:维吉尼亚•沃尔夫 右:妮可•基德曼 然而,几年之后,澳大利亚60 minutes节目主持人Karl Stefanovic提出这样的问题时,当年44岁的基德曼有过这样的回应: 问:“你不认为自己是很棒的女演员吗?” 答:“ 不。” 问:“拿了这么多奖项、四十多部电影……你太谦逊了。” 答:“我不是低调,而是很现实。” “我知道有那样的时刻,我可以触摸到深层次的东西,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做到的,我也不认为这就是棒。甚至说,这个能耐,可能不是来自我,而是来自(手指向了天空)。” 不管外界如何评价,她的心里,有一个更高的标准,然后,瞄着它,继续精进。 因为觉得自己还做得不够,于是更加努力向前。 基德曼说,第一次婚姻失败,让自己不再相信未来是确定的,很可能变化会突如其来,因此,她对可能袭来的不确定性,心怀“恐惧且美好”的期待中。 也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基德曼: 因为“恐惧”,所以更加投入自己热爱的事业;因为“美好”,而更加珍视生活中的拥有。 诚恳而低调地绽放,持久而勤勉地努力,用自己的柔弱,接纳生活严酷的考验;用自己的坚韧,跨越一个个障碍。 这样的基德曼,美得刻骨铭心,美得艳丽夺目。 -END- 来源|多伦多头条

15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