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犹太裔为何独爱民主党?

来源:北美曹先生


作为少数族裔,在美国融入主流和参与政治,犹太裔群体无疑是最为成功的。我在两年前写一篇文章(《做到这一点,华裔才可能赶上印度裔》,请见文后文章链接)时,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犹太裔自1924年(或从1916年始)以来的24次总统大选中,都一面倒地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其中有16次超过70%的选票都投给了民主党(其中还有3次居然高达90%),这是无法想象的!:具体投票数据请见这个链接:https://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jewish-voting-record-in-u-s-presidential-elections】


另外,大家都知道,在美国各种选举中,犹太裔的投票率也一直是美国各族裔里最高的。像美国大选的投票率通常在60%左右,而犹太裔的投票率一般能达到90%(华人的投票率约在30%)。结合其高投票率再看他们投票的集中度,更觉得犹太裔对美国政治的研究和参与绝对在各族裔之上。


这自然带来两个问题:第一,犹太裔为何长期支持民主党?第二,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显然,这不是一种简单的自发行为。如何做到的?这应该和犹太裔群体的内部宣传和组织有关,我曾在之前那篇文章中谈到犹太人的抱团精神和组织能力,像其最有影响力的犹太组织——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简称AIPAC),就发挥巨大的作用。这次还查到犹太裔所建的一家虚拟图书馆JVL,做得也非常好。JVL类属于American-Israeli Cooperative Enterprise这家非盈利组织,简称AICE。JVL和AICE对犹太裔的参政议政也一定起到积极的影响。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就是这个JVL,这上面有很多关于犹太裔参与政治选举的专业分析,包括能具体影响到哪些州、哪些选区等。去年在分析加拿大大选时,意外发现穆斯林群体也有专门的网站(如www.canadianmuslimvote.ca)和类似的参政分析(估计是从犹太人那里学来的)。

在这方面,华人群体差之甚远。本文不深入探讨犹太裔是怎样做到的,只是探究一下他们为何要这么做。笔者这两年就这个问题,查阅很多资料,也询问了不少朋友,但一直没得到满意的答复,大概的看法主要有这么三点:其一,和犹太人的苦难历程有关。这主要是指早期的反犹主义(由于宗教和种族的原因),以及二战时由德国纳粹在欧洲发动的对犹太人大屠杀,这使得犹太人很自然地拥抱带领美国参加二战的美国执政党——民主党,特别是当时的罗斯福总统,而对右翼政党相对忌惮。这从投票支持度上可以得到印证,从1932-1944年的4次大选,犹太裔对民主党罗斯福的支持率分别是82%、85%、90%、90%,是支持率最高的一段时期。其二,和犹太人的左派文化有关。美国犹太裔为何偏向左派文化,这和犹太裔的群体结构有直接的关系。犹太裔到美国的时间比较早,可以追溯到17世纪中期,但直到1880年时在美国才有25万人(这时候华裔约有10万人)。从1881到1924间,是犹太人的移民高峰(主要从东欧和前苏联),约有200多万。目前在美国犹太裔约有700万人(约占2.1%;华人约有500万,约占1.5%)。这一大拨来自东欧、前苏联的犹太移民,包括后来从德国逃离的犹太移民,都深受当时欧洲左派文化的影响,甚至是左派运动(像工会等)的积极参与者,他们来到美国后就慢慢成了犹太裔群体的主导力量,使得犹太裔开始转向支持民主党。这方面同样有选举数字支持。犹太裔对民主党支持度略低的几次总统大选中,比如1924年、1948年、1980年三次大选,都有第三位候选人分走了犹太人的选票,前两次是比民主党还偏左的进步党(Progressive Party)的候选人;而之前的1920年大选时,犹太人将38%的选票投给了社会党(Socialist Party,极左政党)的候选人Eugene V. Debs。其三,和犹太人的宗教信仰有关。这种观点主要认为犹太教和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有冲突,犹太人不喜欢支持基督教色彩更浓的共和党,而倾向于更自由的民主党。这种观点如果解释近期状况或许可以,但是美国作为一个基督教立国的国家,基督徒不仅一直占据大多数,而且也同为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核心力量,像民主党就是最早由爱尔兰的天主教徒控制的(


现在的拜登就是其中的代表)。另外,尽管美国的犹太裔绝大多数都是犹太教徒,但是犹太群体已经成功地融入美国主流文化,从以犹太教信仰为核心转化为以犹太文化作为凝聚力,同时美国的犹太教徒也越来越开明和包容,因此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冲突在美国并不明显。


以上三种看法都有一些道理,尤其是前两者,但还不足以令人信服。笔者通过这两年的观察分析,倾向认为:这和犹太人的核心利益有关,是利益让他们选择了民主党;而核心利益就是进入政府部门,掌握权力和话语权。早期和20世纪初前后的大批犹太人来美国后,大都处于社会的底层,要么做些小生意,要么在血汗工厂打工,同时还饱尝反犹主义的排挤,这促使他们有两方面的意识和行动:一个是积极融入美国文化,另一个是踊跃参与政治活动,以便掌控自身的命运。当时犹太人大部分居住在纽约(现在也是最大的聚集区,有约177万;第二是加州,有约118万),这对他们了解和参与美国政治无形中也有很多帮助的(后期的华人移民则主要去了加州)。犹太裔在参与美国政治时,并非一开始就选定了民主党。在1916年以前,犹太裔是相对支持共和党的,没有找到相关数字,但可以从当时犹太裔当选的参议员、众议员情况中可见一斑(包括第一位犹太裔内阁部长是在1909年的共和党政府中)。


后来由于犹太裔新移民(来自东欧等)的变化,以及二战期间的形势变化,使得犹太裔开始倒向民主党,并逐渐尝到参政的巨大好处,从而紧紧绑定民主党,并很可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民主党。用一句话来概况犹太裔在美国的成就,那就是:他们在很多领域取得了与他们人口不成比例的巨大成功。像在大学、科研、教育、媒体、影视等,他们的名人比比皆是;在金融、法律和政府等领域,他们的影响力也让其他少数族裔难以企及。在金融领域,不必说在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基金公司里的众多高层人士,但就从美联储来看,自1987年到2018年的30多年里,美联储都是由这3位犹太裔掌控的,分别是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伯南克(Ben Bernanke)和耶伦(Janet Yellen)。


在法律领域,到1950年时,在纽约还没有一家像样的犹太人大律所;但是到1965年时,纽约前20大律所中有6家是犹太人的;到1980年时,纽约前10大律所中有4个是犹太人的;犹太人在法律领域里人才济济。最值得一提的是,总共有8位犹太裔被任命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现任的9位最高法院大法官里有3位是犹太裔,分别是Ruth Bader Ginsburg、Stephen Breyer和Elena Kagan(前两位是克林顿任命的,后1位是奥巴马任命的),在2016年奥巴马还想再任命一位大法官(犹太裔Merrick Garland),结果被参议院拖黄了,否则就会有4位犹太裔大法官。当然都是民主党任命的。【备注:刚写完本文,87岁的Ginsburg老太太于18号因病去世,这样大法官就空出了一个,看看谁能成为新的大法官。】在政府行政部门,除了总统和副总统位置外,犹太裔做过其他几乎所有重要的岗位,包括最知名的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还有现任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T.Mnuchin)等人。在2000年,有第一位犹太裔(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担任美国主要政党(民主党)的副总统候选人;最近两届还有著名的参议员桑德斯在民主党内竞争总统候选人。据统计,自1909年有第一位犹太裔担任内阁部长以来至今,共有32位犹太裔担任过内阁部长,而由民主党政府任命的有23位,占比达72%。犹太裔做过州长、副州长、州检察长、州务卿的也很多,担任过州长的有27个,其中21个是民主党的,占77.8%。这几个州里最重要的职务目前在任的犹太裔人士大都来自民主党。犹太裔做过市长的就更多了,像著名的纽约市长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他当选时是共和党,后来转投民主党)。目前在任的十几位主要城市的市长(像洛杉矶市长等)中,没有一个是共和党的,其中就有今年骚乱发源地的Minneapolis市的市长Jacob Frey。


在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中,犹太裔的数量也是独占鳌头。自1845年诞生第一位犹太裔联邦参议员以来,共有36位犹太裔当选过参议员,其中类属民主党的约有28位,占比77.8%;现任有9位(参议员共有100人),都是民主党的。对比最大少数族裔非裔,共有10位非裔当选过参议员(现任的有3位)。同样,自1841年有第一位犹太裔联邦众议员以来,共有约188位犹太裔当选过众议员,其中类属民主党的约有145位,占比77.1%;现任28位,其中26位是民主党的。对比非裔,共有过约153位众议员(现任的约53位,众议员共应有441位)。从以上数字,不难发现犹太裔在联邦政府等各级政府中的雄厚实力,上面都是民选的或者被任命的高阶官员,想必在各级政府的公务员岗位上也会有大量的犹太裔群体。


同样可见,政府三大权力部门中位高权重的犹太裔人员,大都是被民主党政府任命或者从民主党阵营中当选的,高达70%以上。可见通过与民主党的紧紧绑定,犹太裔所获的巨大政治利益,而这种政治利益又直接推动犹太裔在其它行业的迅猛发展,很快实现了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的整体提升。面对犹太裔的发展之路,很容易产生这几个疑问:第一,如果犹太裔绑定共和党是否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呢?第二,非裔群体也绑定了民主党,为何整体状况远不如犹太裔呢?第三,绑定了民主党,共和党是否会有所忌恨呢?等等。第一个问题,很难去模拟,但是如果犹太裔绑定了共和党,可能很难实现其大举进入政府体系的目标,因为两党的根本举措是不同的。共和党一贯主张小政府,民主党却是力推大政府。


共和党上台后,往往削减政府及相关领域的预算和人员,而民主党却反其道而行之,所以跟着哪个党能更容易进入这些领域,不言而喻的,尤其是对于新的少数族裔来说。第二个问题,至少有这几方面的回应:一者,是主动绑定还是被动绑定,在民主党内的影响力如何?无论哪个党派内,都有操控者和被操控者,犹太裔显然成了前者。二者,绑定的目的是什么?是看重政治发展机会还是其它利益诉求(比如社会福利等)?犹太裔无疑看重前者,而非裔似乎并不清楚的(或者说非裔族群内部是有很大不同的)。非裔也曾在早期支持过共和党的,主要在林肯解放黑奴之后的70年里。从1870到1934年间,非裔所当选的前21个国会众议员都来自共和党阵营,而1935年以后就大都是民主党的了。三者,各自族裔群体的自身能力和文化观念是最为重要的。政治参与和绑定只是自身发展的一种必要条件,并非充分条件。在这方面,犹太裔和非裔的差距才是根本性的。尽管这两个群体都一直坚守在民主党阵营中,但他们之间的差异也是显著的。第三个问题,在美国这样的民主社会里无须任何担忧的。反而,越是团结越是高度集中投票给某一个党派,其它的党派才会敬重和想办法争取的。川普曾在一年前公开指责犹太裔投票给民主党是“缺乏知识或者不忠诚”,但即便如此,他还要继续讨好犹太裔群体和坚定地支持美以关系。


无论是个人还是群体,对于政党或者候选人投票,一般就看重这三个层面:一看利益的关联性。这肯定是最重要的,但首先需要清楚自己的关键目标和利益点,不可能有政党能完全满足所有需要的。犹太人在这方面是很明确的。二看价值观念的相通性。也就是从价值观和生活理念方面更认同哪个政党。有人说,犹太人的价值观念和华人很相似,都重视家庭和教育,勤劳节俭,遵纪守法等,看上去更靠近共和党的执政理念,但为何全面支持民主党呢?第一价值观念的相通程度很难判断,第二利益比价值观念更重要。三是看脸,即是否具有某种天然的亲近感。这显然是不太懂得政治重要性的一种投票态度,或者既不清楚自己的利益诉求,也不了解自己的价值观念。


不少华人还处于这样的阶段。在短短几十年(比如从1920-1980)里,犹太裔就在美国政治生活和社会发展中取得其他族裔无法比拟的成就,特别是在政府体系里。对此,AICE和犹太人虚拟图书馆的负责人巴德(Mitchell Bard)写道:“犹太人几乎以宗教的热情投身政治事业,他们在所有族裔中的选民投票率是最高的。”现在看来,印度裔也在这么做,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加拿大。过去一百年来,虽然犹太裔的政治与经济地位都已跃升到美国的中上层社会中,但却依然紧紧绑定民主党(尽管有一些较高地位的犹太人倾向于支持共和党),不像经济地位有所提升的西班牙裔或阿拉伯裔在政治上有转向中间或者偏右的迹象。从1924年以来,犹太裔在总统大选中对共和党的支持度最高是40%(是1956年对Eisenhower的支持),平均支持率为23%。川普在2016年赢得犹太裔24%的支持。川普在任4年做了很多对以色列和犹太裔有利的事情,看看今年大选犹太裔的支持率能否有所变化呢。个人认为,犹太裔对共和党或川普的支持率很可能会有所上升,但是未来很长时间内都不会转舵到共和党身上,而更可能的是进一步掌控和改变民主党。

33 次瀏覽
 

訂閱表單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