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暴乱逃跑人群中,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中国人

美国又乱了。

这一切的起因是:是黑人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

46岁的明尼阿波利斯黑人男子弗洛伊德,被怀疑使用假钞。


一名白人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将自己膝盖压在了弗洛伊德的脖子上。几分钟后男子窒息死亡。

白人警察当街杀死了黑人平民,美国人愤怒了。


从当地时间29日晚起,美国当地抗议者走上了全美22州及华盛顿特区共33个城市街头进行抗议示威。

其中一些抗议游行转变为了暴力游行。


警车被点燃。


警察大楼起火。


很多超市和奢侈品店遭遇洗劫。


因为事态的不断升级,明尼苏达州国民警卫队宣布,已调动500多名士兵前往明尼阿波利斯市、圣保罗市以及周边地区。美国明尼苏达州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


「危险」,很适合形容现在的美国。

在暴力与冲突混杂的地方,一个职业却不得不更深入危险之中,成为逆行者,他们就是:记者


01. 为了报道现场的真实情况,让全世界的人了解到正在发生的一切,让真相不被掩盖,记者往往就在危险与混乱之中,这次也不例外。


美国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市,许多记者在直播过程中,被警察用胡椒弹射击甚至被逮捕。

显然,无论是暴徒或是记者,已经在混乱中开启无差别攻击。

当地时间30日,白宫外抗议现场混乱,示威者情绪越来越激动。央视记者在现场,遭遇警方向示威者投掷催泪瓦斯。


我国的记者不仅设备被撞倒,还受到催泪瓦斯影响,只能眼泪汪汪地直播。


而在危险和混乱中 ,我们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央视记者:刘骁骞


这一次,他来到事发地明尼苏达,深入最群情激奋的游行现场进行采访。


开始很淡定在人群外分析事态,结果突然遭遇骚乱,警察似乎要投掷一些催泪弹,于是人群开始混乱,刘骁骞和摄影记者先行撤离。


奔跑撤离的途中,刘骁骞还讲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评论中有人认出了他:

这不是去巴西采访大毒枭的那个记者吗,怪不得这么淡定,是见过 大场面的。

这位记者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 ,是因为他数次“冒死”采访,报道不可能报道的“新闻”。

与之前的直面死神相比,似乎深入暴乱都不算什么了。


02. 刘骁骞第一次“红”,是因为“逛菜市场式”的采访。

镜头中,他一脸平常地介绍着身后人正在进行的工作,仿佛他所处的地方真的是一个忙碌的菜市场。


但实际上,这是巴西毒贩的交易现场……


巴西毒贩势力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势力强大的毒贩,就连政府也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

他们的武装力量甚至能与政府抗衡。新冠疫情在巴西蔓延后,因为不满政府无作为,巴西毒贩、黑帮们自行封城。


但别以为他们是什么“义士”。

血腥、暴力才是他们的真面目。


“如果警察敢来,就等着吃枪子吧。”


“我们有非常多狙击步枪。”

子弹和毒贩并不会认真分辨你是否应该葬身枪口之下。


即使你是一位记者。

2002年,巴西最有名的采访调查记者,就因为偷拍了毒贩的交易而遭到绑架。

在遭受了数天惨无人道的虐待后,他被活活烧死。


刘骁骞深知其中的危险性,但为了揭开这个神秘地带的面纱,毅然前往。


借由毒贩希望展示自己力量的心理,刘骁骞获得了采访报道的许可。但是真正到达毒贩所在的贫民窟,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无数只狙击步枪,大大小小的枪眼都对着你跃跃欲试。


你能想象和几十个几百个杀人凶手面对面吗?

而刘骁骞还在后来披露,其实开始他没有被获准进入,而是跟随警察的行动与黑帮周旋,直面了一次子弹横飞的火拼现场。直到后来,才获准进入。


新闻中他如走入菜市场般轻松,语气甚至没有任何波动,但其实他刚刚走过十几个机枪把手的关卡

与毒贩谈梦想,而对面的毒贩坦言自己是个只有今天没有明天的亡命之徒。


联络人告诉刘骁骞:

在毒品加工工厂和贩毒窝点,几乎每个毒贩都不间断地吸食可卡因,精神处于极度亢奋状态,而且手中都拿着上膛的枪。同一个帮派间的成员都经常因为很小的纠纷造成流血冲突,更何况是带着摄像机来的外国记者?

如果遇到突袭,保命的方式只有跑。


但刘骁骞明白,如果遇到了,几乎不可能躲过枪林弹雨。

03. 如果说第一次做这种深入危险地带的报道是一腔孤勇,那么第二次我只能说:敬你是条汉子了。


这一次,刘骁骞要去的是更加危险的地方,深入全称为「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人民军」「哥武」进行采访。

在刘骁骞之前,这里从未有亚洲记者踏足。


因为实在是太危险,许多国家将其列为恐怖组织。

根据官方数据,「哥武」一共绑架过 10583 人,包括政客,商人,记者,甚至总统候选人。

而在刘骁骞探访前,仅仅一年就有三名记者被哥武绑架


最可怕的是,当时哥武正在和政府进行谈判,双方多次交火,政府一度会在夜间空袭哥武营地。


也就是说,刘骁骞不仅要防备哥武游击队员突然心情不好大开杀戒,又要祈祷政府不会再搞空袭。


他在面对镜头介绍时,身旁就是持枪的武装人员。

这里游击队员几乎枪不离身,开枪对他们来说犹如家常便饭。

这是九死一生,极度危险的采访,他都一度想要放弃。

他在这一次“出差”前,已经做好了被绑架的准备:

把家收拾的很干净,各种费都交了,因为如果被绑架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别人来我家调查或者退房,不会觉得这个人怎么那么不整洁。

还读了几本人质被解救后写的自传,为自己做心理准备。


最终,作为一名记者,他还是踏上了那片最危险的土地。

04. 在中国,像刘骁骞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在叙利亚前线报道的女记者。


在战火纷飞的利比亚,涉险被困的中国记者。


卧底黑砖窑的中国记者。

是他们,让我们在纷杂的世界中,多了一双看穿时代,看到真相的眼睛。


记者看似是一个离我们很近的行业,却又离我们很远。面对绑架、暴乱、枪击、战争……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只能靠自己冒生命危险报道。


很多时候,我们要了解的真相,就需要依靠一个又一个像刘骁骞这样的记者的胆量和魄力。


佩服你们的勇气,也希望你们平安。

641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