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害太平洋”,美军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的真相,比日本倾倒核废水更加可怕

更新日期:11月 4

来源: 文章来源于军武次位面, 作者:大D

人体实验、与731部队交易,美国生物实验室有多可怕


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发生后,核电站内每天产生上百吨的核废水,在过去的9年时间里,近千座储存罐里已经存放了超120万吨污水。

▲日本核废水储存罐


日本考虑过将废水掩埋地下,也曾考虑将核废水电解为氢气和氧气后排放入大气,但要么在历史从未有过先例,要么技术上难以实现,被一 一否定。

如今,日本公布了他们的最新也是最省事的计划:将百万吨核废水倒入太平洋!

号称不爱给别人添麻烦的日本人,却准备将这个原本应该由日本解决的问题,推给了全人类,期望着全世界一起来为核泄漏事件兜底。

▲某些国人也是能捧...


往太平洋里倾倒核废水,够“毒”了吧?

如果这些核废水直接倒入太平洋,受洋流影响,最直接受到污染威胁的并不是中国,恰恰是美国。那么美国政府作为日本老大哥,为什么没有跳出来坚决反对呢?


但很多人不知道,还有一个国家正在悄悄往太平洋里“投毒”,没错,它就是日本老大哥,太平洋彼岸的美国。


近日,英国记者米切尔新发布的《毒害太平洋》一书,引起全球轰动。

《毒害太平洋》向人们揭露了美军数十年来在太平洋地区的恶劣行径,包括“向太平洋里倾倒数量高达2900万公斤的芥子气和枯叶剂等生化武器,以及454吨放射性废物”。

可1969年,尼克松就宣布放弃生物武器并限制化学武器的进一步生产。这些数量如此之多的生化武器,究竟从何而来?

事实是,美国非但从未放弃过生物武器的相关研究,近年来反而越发猖獗,在全球20多个国家,陆续设立了200多个生物实验室。

美其名曰为了“科学研究”“生物防御”,可如今这些实验室却时刻威胁着当地居民乃至全人类的生物安全。

1神秘的生物实验室

2011年,在距离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近郊,卢加尔研究中心正式投入运营,距离当地美国空军基地仅17公里。这座被誉为格鲁吉亚全国最高规格研究中心2007年开始建造,那时格鲁吉亚的GDP才堪堪达到100亿美元,可光是打造这个研究中心,就耗资整整3.5亿美元,占到总GDP3%左右,一个正常国家一年国防预算的水平。

▲卢加尔研究中心2007年建造,当时格鲁吉亚全国GDP也才100亿美元


花这么多钱,格鲁吉亚却一点不心疼。

因为钱是美国人赞助的,就这个研究中心的名字也是以一位美国前议员的姓名命名。

但美国为什么要花巨资,免费帮格鲁吉亚在远离美国本土的地方建立一个研究中心?


卢加尔研究中心的异常之处引起了格鲁吉亚的邻国俄罗斯的怀疑。早在2015年,俄罗斯外交部就曾经公开表示,卢加尔实验室是美国陆军的一家高标准的封闭性实验室。

而一些美军生物学家,实际参与了卢加尔实验室的运营,并秘密地为美国政府工作,从事极具危险性的传染病研究。


更加恐怖的是,这个实验室可能曾经进行过大量人体实验。

据报道,格鲁吉亚国家安全部门披露中相关文件曾表示,卢加尔实验室曾“把志愿者当作实验室豚鼠”,用来测试一种测试新致命毒素。2015和2016这两年里,共有73名参加测试的志愿者离奇死亡。俄军方还多次披露,除研究常规的细菌病毒之外,卢加尔实验室还研究利用昆虫对生物进行攻击。


比如实验人员利用无人机将携带病原体的昆虫运到攻击地点,进行生物打击。

▲俄罗斯方面的怀疑而在格鲁吉亚国内,卢加尔研究中心面临着极大的争议。


部分政党领导人多次公开抗议,“卢加尔研究中心的存在一直十分可疑”,“他们是否在进行生化武器实验?”,呼吁格鲁吉亚政府将实验室关闭。也不怪俄罗斯担心,因为卢加尔实验室,真的只是美军在全球各地200个生物实验室的其中一个。在以美国国防威胁署主导的“生物协同计划”下,美军以防卫生物威胁的名义,于欧洲、亚洲、非洲等26个国家内设立了大量的生物实验室,进行相关生化武器研究。其中亚洲地区占据了大半。


▲美国“生物协同计划”,生物实验室遍布全世界


在乌克兰,格鲁吉亚、阿塞拜疆等俄罗斯周边邻国,美军设立了大量的生物实验室。据乌克兰卫生部爆料,仅乌国国内,美国参与建设和完善的实验室数量就高达8座,而这些实验室借“防范生物武器”之名,存放着大量危险的病毒。


事实上,美国针对的目标可不仅仅是俄罗斯。韩国《统一新闻》3月底曾发表专栏文章称,驻韩美军在龙山、釜山、群山和平泽4个基地设立了炭疽杆菌生物实验室。从2009年至2014年这5年间,这些实验室一共进行了15次炭疽杆菌实验。2015年4月,美国马里兰州的艾奇伍德生化中心更是被曝出,在向韩国乌山空军基地细菌武器研究所运送活性炭疽杆菌样本时,出现泄露事故。


美国在韩国大搞生物实验的真相,这才被彻底坐实。

▲韩国乌山空军基地


活性炭疽杆菌到底有多毒,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

二战时期英国曾经策划一场名为“素食行动”的炭疽武器计划,设想在德国投放被污染的饲料,消灭当地牲畜,造成德国肉食短缺。当时的报告总结认为,如果对德国使用该武器,将令德国城市几十年内无法居住。


为此英国在苏格兰的格鲁纳德岛上进行了测试,炭疽武器起爆后,致命的细菌在几天之内杀死了岛上所有的牲畜。但随后细菌便逐渐失控。

▲研究人员在清理死亡的牲畜


研究人员想尽办法清除岛上的动物尸体和炭疽杆菌都失败了,1946年英国政府发现根本无法彻底清理岛上的炭疽杆菌。只能在岛屿边界设置警示牌,禁止任何人登岛。

一直到1990年,英国政府才彻底清除,重新登岛。


历史上苏联也曾经发生过炭疽杆菌泄露事件。1979年4月2日,位于苏联莫斯科东部1450公里的一处军事设施中的炭疽杆菌孢子被意外泄露。

这次事故导致了大规模的炭疽病爆发,约100人死亡,受害者的确切人数至今不明,被称为“生物切尔诺贝利”。


所以说,炭疽杆菌泄露让韩国民众十分害怕。

有一再有二,之后的那段时间,越来越多美军在韩国军事基地进行生物实验的事实被曝光,引起了韩国当地民众的强烈抗议。

但美军一直抵死不认账。


直到2019年12月,驻韩美军首次向媒体公开了在釜山港美军部队的生化防护系统设施,承认运进生化物质,但美军却声明是为了“维护地区安全”引进的。

美军在别人家门口大搞生物实验,难道真的是为了“维护地区安全”吗?


或许美国真当自己是老慈善家了,但别说国外,美国就连国内实验室的安全,都未曾真正保障过。美国国内将生物实验室分为四级,级别越高,接触的病原体越危险,一级为麻疹病毒等病原体,安全级别最低,四级为埃博拉病毒等病原体,安全级别最高。

▲《血疫》里的生物安全防护四级实验室


而三级生物实验室能够接触的病原体,包括有俗称艾滋病毒的HIV等病毒以及炭疽杆菌等细菌。


问题就出在这个三级生物实验室上。

2009年,美国审计署曾发布一份统计报告,报告显示,在过去的10年里,仅仅是生物安全三级生物实验室,就发生了共计400次安全事故。 


2014年6月,美国疾控中心一家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为其他低等级实验室准备实验用炭疽杆菌。


在对活炭疽杆菌进行灭活时,由于没有遵循正确的程序。工作人员将带有活性炭疽杆菌的样本转移到三个低级别实验室,而后者并不具备处理活炭疽的设施。


结果导致多达84人接触到可致死的炭疽杆菌,成为美国实验室历史上一次重大的安全事故。美军在韩国军事基地乃至全球各地的生物实验室中,正在进行的实验究竟有多危险,可见一斑。


2四级实验室和日本731

恐怕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痛恨生物战,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支军队,日本731部队。抗日战争期间,日本731部队在中国东北进行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究和实验,利用活生生的中国人作为实验对象进行冻伤、细菌感染、毒气实验,同时还进行了人与马血互换、人体四肢互换等一系列令人毛骨悚然的实验。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泯灭人性的部队,证据凿凿的情况下,在东京大审判上却未得到应有的制裁。不仅731部队创办者石井四郎战后毫发无损地返回东京,而原先部队里的成员,也改头换面,要么加入日本医疗组织,要么成为医学院校的领导层。


在这背后,是美日之间进行的一场“魔鬼交易”。二战期间,除了日本和德国外,还有一个同盟国也开始了生化武器的研究--美国。1942年,美国陆军在马里兰州秘密设立了一个实验室——德特里克堡,这个实验室一度成为了美国生化武器研发中心。


拿着高额的预算,德特里克堡很快就投入了大量的活体动物进行试验,并生产出了大量细菌和病毒,但是实验人员们都明白,真正将成果应用到实战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相比731,他们起步足足晚了8年,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未进行真正的人体实验。在二战结束前,美军就已经了解到日本对中国湖南、浙江等地实施了大规模的细菌战。日本投降后,美军立即派送一批生物战专家前往日本展开对731部队的调查。1945年11月至1947年12月,在对至少25名731部队成员问讯后,形成了四份报告:《桑德斯报告》《汤普森报告》《费尔报告》《希尔报告》。其中的费尔报告详细记录了731部队提交的8000个病例切片,另外还有炭疽、鼠疫、伤寒等人体实验数据报告。


▲费尔报告

731部队的罪行可以说是证据凿凿,那这些报告为何没有作为战争罪行证据来使用?因为对于美军而言,相比于让731部队正法,将其人体实验成果收揽为己用显然更符合美国利益。在《希尔报告》中,曾有这样一段记载:“收集到的证据信息对我们开发细菌战十分珍贵。这是日本人花费数百万美元和数年时间的研究成果……通过人体实验获得这种信息的方式将备受良心的谴责,我们实验室是万万做不到的。为了拿到这些数据共花费了25万日元,与实际研究成本相比,只是花费了如此低廉的价格就获得了珍贵的资料。”25万日元就换取日本军方数年的研究成果,试问,这样的好事哪儿能碰上?


真相是,731部队创办者,石井四郎与占领日本的美国当局谈判,将生物战研究资料作为交易条件,以豁免侵华日军731部队成员战争责任。获得731部队“堪称无价”的研究资料后,美国生物武器的研究进程像坐上了火箭,在尸骨累累的发射台上,在无辜百姓鲜血的簇拥下,一下蹿上了天。而彼时的德特里克堡,也因此一跃成为战后美国军方唯一的一个P4生物实验室。


按理说,搞出了核弹这种战略威胁武器,美军总该收手,停止生化武器研究了吧?美军迎来了另一个敌人-苏联,冷战阴霾笼罩下的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激情再次被点燃。在国防部的批准下,美国开始了持续了数十年的“生物战计划”。这次,他们甚至变本加厉,将刀伸向了自己人,直接利用囚犯、志愿者、普通居民甚至美军自己进行人体实验。


成果自然也是丰富的。


到1969年,美国研制了大量的生物武器,包括炭疽杆菌、兔热病菌、布鲁氏菌、Q热等细菌,委内瑞拉马脑脊髓炎、黄热病等病毒,腊肠菌毒素、葡萄球菌病毒等毒素,以及水稻裂殖胞、小麦锈病等反庄稼战剂。当然,按照美军的说法,他们当然是为了“系统掌握生化武器危害程度,以更好地面对敌人袭击,降低己方人员损伤“。可美军在为了针对敌人的矛,对矛进行一系列充分研究后,并做出了最坚固的盾的同时,那么也意味着,它已经能自己打造出这样一支矛了。于是,能够携带生化武器的导弹弹头、无人机撒布器、喷气机安装的战剂撒布箱、轰炸机投掷的集束炸弹、B-47和B-52轰炸机的小炸弹投放器等武器系统也相应被美军研发出来。既然做都做了,总不能当摆设吧。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越南战争期间,为了对付那些在越南丛林中自由穿梭、让美军头疼不已的越共游击队,美军就考虑到了使用“生化武器”,开始着手实施“牧场工行动”。


通过改装的C-123运输机向越南的丛林中喷洒了至少9000万升的“橙剂”,试图消除游击队藏身的植被,同时破坏农田,迫使当地百姓搬迁与游击队割裂。而这些含有剧毒的橙剂,却给持续数代、近400万越南人带来了永远难以磨灭的痛苦和烙印。


在朝鲜战场上,美军也同样身陷生化武器的相关争议,朝鲜曾一直指责美国在朝鲜战争期间使用了生物武器,导致当时军中突然流行一种不知名的疾病,而美国政府则一直矢口否认。直到迎来了尼克松时代,如日中天的美国“生物战计划”突然宣告终止。但这却并不意味着美国生物武器研究的终点。


3不可忽视的危机

1969年,尼克松发表演讲正式宣布美国将告别攻击性生物武器,并限制化学武器的进一步生产。“美国将放弃使用致命的生物毒剂和武器,以及其他的生物武器手段。美国的生物研究将仅限于防御。”


一方面是预算问题,自从1961年起,美国生化武器研究不断膨胀,支出也水涨船高。从1943年到60年代末,美国光是为了研制生物武器,大约花费4亿美元。到了1969年,美国生物武器预算直接上升到了每年3亿美元。另外,由于人体实验、安全事故频发等问题,给美国民众造成很大伤害,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恐慌。也正是因此,美国的生物武器研发热情才得以遏制下来,但是没有任何的直接证据表明美国已经停止生物武器的研发。1975年,世界历史上首条禁止生产武器的国际裁军条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BTWC)正式生效。公约有183个缔约国,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多数缔约国都主张谈判一项旨在全面加强公约,包含核查机制的议定书。可近20年来,美国一直独家阻挡重启核查议定书的谈判,美方的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不可否认的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对于各国生物武器研发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美国也将生物武器研究从地上搬到了地下。但由于美国的阻挠,《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条约始终缺乏监督和核查条款,其真正的约束效用,宛如一纸空文。而进入21世纪之后,“9·11”恐怖袭击事件再次成为一个转折点,反恐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究一个绝佳的理由。小布什政府、奥巴马政府,模糊《国际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允许开展的防御性生物研究与严格禁止的进攻性生物研究的界限,以打造防御能力为掩护,开展可能的生物武器研究。与此同时,美国在生物防御的预算更是在连年递增的势头。

▲连年增长的“防御”预算


美军宣称,“国防部没有一个进攻性的化学与生物武器计划,但有一个化学与生物防御计划”。


2004年,美国国土安全部更是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一份幻灯演示文件,内容暗示,生物武器威胁辨别中心将制造、试验少量武器级微生物体,甚至一些经过基因改造的病毒和细菌。也正是在这十几年里,美国的国家生物实验室,屡次曝光出安全事故,涉及炭疽杆菌、天花病毒、H5N1病毒等诸多细菌和病毒。


这叫人如何相信美国仅仅只是为了防御?与此同时,和其他国家大搞“生物协同计划”,在世界各地建造了数量庞大的生物实验室网络,其真实意图更是让人怀疑。就像外交部发言人所提问的那样。


“美国为何满世界建设如此多的生物实验室?为什么要以军方为主导建设实验室?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美国从相关国家攫取了多少敏感生物资源和信息?实验室是否符合安全标准?是否存在泄漏隐患?为什么十几年来美国独家反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


而这些问题只有美国政府能够回答,生物实验室背后隐藏的更多真相也只有美国政府真正知晓。




26 次瀏覽
 

訂閱表單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