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炒到民心尽失的国家

来源:非凡油条

出人意料的惨败


4月7日,韩国举行地方重选补选,结果是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惨败。


尤其是在这次选举的焦点,韩国前两大城市首尔和釜山的市长补选中,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都是完胜。该党首尔市长候选人吴世勋获得57.50%的选票,领先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朴映宣18.32个百分点,而且在首尔25个自治区均获得了压倒性胜利。


在釜山市长补选中,国民力量党候选人朴亨埈获得62.67%的选票,几乎是民主党候选人金荣春(34.42%)的2倍。


共同民主党能输成这样,也多少有些出人意料。毕竟早在朴槿惠执政时期的国会议员选举,当时还是在野党的共同民主党就赢了。然后朴槿惠爆出“闺蜜门”丑闻,被成功弹劾,韩国当时的执政党新国家党都不得不改名为自由韩国党以与朴槿惠划清界限,在大好形势下,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文在寅赢得总统选举,让共同民主党翻身成了执政党。


朴槿惠的丑闻过于骇人听闻,导致不久后的2018年地方选举共同民主党仍能获胜。


共同民主党在2019年遭遇到了曹国事件的不利影响,声望大跌。但正如我们之前在提到的那样,2020年初面对疫情雷厉风行,较为迅速地压制住了韩国第一波疫情爆发,赢得了人心。于是在去年4月的国会议员选举中,共同民主党赢下国会议席300席中的180个议席,占五分之三席位,获压倒性胜利,掌控国会。

在之前的四次大规模选举中,共同民主党取得了四连胜,可以说是风头正劲,甚至逼得老对手不断改名重组,似乎再执政几年的光明前景已经是手拿把攥,万万没想到时隔一年之后就大翻车了。


说起改名重组,就不得不先解释一下韩国政坛的形势。


韩国政坛较为复杂,政党的分裂、重组、改名动作屡见不鲜,让人眼花缭乱,但是有一条粗略的主线,是左翼进步派和右翼保守派之间的斗争。


简单说来,李明博、朴槿惠属于右翼保守派,卢武铉、文在寅属于左翼进步派。很多人知道的韩国总统一下台就倒霉,也是和激烈的两派斗争有关的,比如李明博上台后清算卢武铉,文在寅上台后清算李明博和朴槿惠。


具体到政党,如今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就属于左翼进步派。而右翼保守派在朴槿惠“闺蜜门”后受到了巨大打击,朴槿惠原本所在的新国家党改名为自由韩国党,以与朴槿惠划清界限。2020年2月,包括自由韩国党在内的多个右翼保守党派组成了未来统合党,后又更名为最近刚在地方重选补选中大胜的国民力量党。


从上述分裂、重组、改名动作看,右翼保守派的人还是那些人,水平也没有显著高于左翼进步派。而且就在一年前的国会议员选举中右翼保守派还是输得很惨,怎么就在一年后就大翻盘了呢?


这实在不是因为右翼保守派太英明,而是这一年里共同民主党在内的左翼进步派表现实在太差了,把一年前有效防疫积攒下来的民心输了个干净。


共同民主党的失误


这次韩国地方重选补选,之所以要选首尔和釜山的市长,是因为这两地原来的市长去年意外地结束了任期。


而且这两位前任,都是共同民主党的成员。这就等于在本次补选之后,原本不需要选举的最大的两个城市的市长,都被对手国民力量党拿到了。


在该党去年4月份庆祝国会议员选举胜利后没多久,时任釜山市长吴巨敦就召开记者会,称与某人面谈时有过不必要的肢体接触,并宣布辞去市长一职。


去年7月,时任首尔市长朴元淳就被其前秘书控告,称朴元淳对她长期性骚扰。朴元淳不久自杀身亡。


如今这些执政掌权的左翼进步派人士,年轻时候可都是勇于和朴正熙全斗焕等独裁者斗争的人权、民主斗士,在韩国积极推进人权和民主事业,并促成了韩国的民主化。


所以人权、民主、进步的大旗是左翼进步派常常标榜的,但他们上台之后仍然爆出了徇私、腐败、性骚扰等丑闻。比如被文在寅任命为法务部长官的曹国,其女儿在高中时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一篇医学研究论文,一看就是学术造假。此事被曝出后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曹国也不得不辞职。


而朴元淳以前风评还不错,也在性别平权方面起到了推动作用,老了却晚节不保,陷入性骚扰丑闻,让自己一辈子的形象毁于一旦。他也确实还要脸,知道事情败露就自杀了。


看一个人,还是得看这人在大权在握、春风得意之后的表现啊。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比较复杂,不是每件事都能做对,但是说到底要做一个好人。


爆出丑闻后,共同民主党的麻烦还没完。去年冬季开始,韩国疫情又一次爆发。原本韩国的疫情控制,就是每天新增几十人确诊,没有完全清零,等到冬天一来,疫情传播更严重,每天新增确诊一度破千人。即使进入2021年疫情有所压制,每天的新增确诊也有几百人。

这样的疫情控制,比起欧洲和美国还是强多了,但比起北面的邻居可差了不少。

在全世界范围内,韩国的疫情控制已经算很不错的了,这样下去等到全民接种疫苗,就能压制住疫情。


但是韩国现在缺少疫苗,疫苗接种率也相当低。

韩国一开始接种的是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所产疫苗,但该疫苗在韩国的异常反应报告率高达1.19%。


最近欧洲药品管理局还宣布,出现血栓并伴随低血小板应被列为阿斯利康疫苗的罕见副作用。世界卫生组织也表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与发生血栓之间被认为“似有可能但尚未证实”存在因果关联。


由于担心阿斯利康疫苗与血栓有关联,韩国政府决定暂停60岁以下人群接种该疫苗。

而更靠谱一些的美国公司疫苗,得等到第二季度才到货。

所以比起第一轮疫情应对的雷厉风行,现在韩国对疫情的应对稍逊一筹。

但大人物的丑闻和疫情,都不是共同民主党此次选举惨败的最主要原因。


房价暴涨

此次地方重选补选前不久,民调机构韩国盖洛普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民众对总统文在寅施政表现的好评率降至32%,连续三周下滑,创任内新低。给予差评的理由中,楼市政策占比最大,高达40%。


从这次民调的情况看,共同民主党此次选举惨败主要还是因为房地产问题。

去年韩国房价涨得很快,有望成为行政首都的世宗市是去年韩国房价涨幅最高的地区,以公寓为准价格上涨44.97%。另外,首尔房价上涨了10.7%。

整个韩国2020年的房价较2019年上涨8.35%,上一次涨得比这还快要追溯到2006年上涨11.6%,那个时候也是左翼进步派执政,时任总统是卢武铉。


文在寅作为卢武铉的政治继承人,其执政时期的房价增长率倒是快要追上卢武铉了,难免让人对左翼进步派产生一些不好的联想。

房价快速上涨让民众在去年就怨声载道,政府也打算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去年8月发布“首尔区域等首都圈住房供给扩大方案”,决定在首尔等首都圈地区追加供应13.2万户以上住房,并允许将公共机关主导的“公共重建”楼层标准提高至50层。


但是,但近期却曝出执行相关国有住宅兴建计划的国土交通部,以及国有企业土地住宅公社人员,以开发地区的第一手消息进行土地投资。

换句话说,知道规划内情的相关政府及国企人员炒房去了。


而且内部人员炒房肯定不是最近刚开始的,韩国总理室、国土交通部与地方政府组成的联合调查团要彻查的是约2万名相关单位公职人员近5年的土地投资行为。


3月份针对国营企业及公职人员的调查显示,共有20起疑似投机案,包括单人购买多处地皮、或与人合伙投资土地等,此外也进一步发现违规交易房产行为。由于投机行为可能假借亲戚或熟人名义进行,涉案人数可能会随着调查进行持续增加。


这件丑闻的影响相当大,以至于国土交通部长引咎辞职,还有土地住宅公社两名干部疑似因涉案选择轻生。


房价飞涨已经让韩国人民怨气冲天,政府及国企人员借助内幕消息炒房炒地更是火上浇油。

左翼进步派原本就强调社会公正,但在上台后屡屡爆出丑闻,让民众愈发相信在他们的执政下,社会并不公正。


有韩国忠南大学经济学教授就表示:

“在以往韩国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人们以为只要经济不断发展,不公正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但在经历过外汇危机之后,社会两极分化严重,人们开始重视解决不公正问题。然而,就连备受期待的本届政府也未能很好解决公正问题,令不少人感到极为失望。”


说起来,在上文提到的韩国盖洛普发布民调里,给予差评的理由排名第三高的就是有失公正及“州官放火百姓点灯”。可见社会公正问题还是刺激到了部分民众的神经。


近乎躺赢的在野党

盖洛普发布民调里,给予差评的理由排名第二是经济和民生问题解决不力。

去年韩国经济增长率是-1%,虽然是衰退了,但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好得多。按理说这样的经济发展成果应该是较为不错的政绩,但考虑到经济衰退受到伤害最多的还是中低层民众,拥有房产等财产的富人在去年随着房价升高,财产应该是大幅增值了。


广大民众承受了损失,却没享受到红利,他们认为的经济和民生问题解决不力,显然更多是分配不公,而不是增长问题。政府内部人士借助内部消息炒房,更激发了民众的不公正感受。他们把票投给在野党,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明年就要举行韩国总统大选了,而今年这次地方重选补选像是明年大选的预演。就预演的情况来看,共同民主党不仅输了,而且输得很惨,明年总统大选堪忧。假如明年总统大选的时候共同民主党不能扭转颓势,让右翼保守派的候选人当选总统,文在寅就有可能在卸任后像其他韩国卸任总统一样遭受调查。


对文在寅和共同民主党来说,这也算咎由自取,毕竟能把防疫赢得的人心短短一年时间内败光,和他们控制不住房价、也控制不住内部人员炒房有着紧密的关系。因此,共同民主党的领导班子决定集体辞职,对选举失利的结果负责,也是十分正常了:这也是为明年总统大选蓄力。


而对于国民力量党等右翼保守派来说,朴槿惠“闺蜜门”事件的打击很大,原本可能很多年都无法恢复,尤其是去年国会议员选举惨败,连有所作为的能力都少了很多。没想到这次地方重选补选还能大胜,实在不能说是右翼保守派做得多好,而是共同民主党等左翼进步派骚操作太多所致。真要让右翼保守派上台,考虑到去年全世界放了那么多水,韩国经济情况又相对较好,这房价恐怕也是暴涨的,区别不大。

五年时间里,右翼保守派居然能恢复元气,重新给左翼进步派造成威胁,也算是个奇迹,果然五年时间在韩国也确实什么都能发生,甚至能让一个糊得不行的女团靠一个短视频翻红。

左翼进步派目前确实要好好反思,为什么会在五年里从优势很大一步一步滑向翻车。现在的失利还可以算敲响警钟,明年总统大选失利就会更加致命。


共同民主党想要赢得下一届大选,一方面确实要拿出些手段,提供更多住房。去年外国人在韩国的房屋交易量创历史纪录,显然炒房的不止内部人员,不少资金参与到了韩国炒房进程中,房价可能还是压不住,政府只好提高房产税以求抑制房价过快上涨,今年的房价问题可能还是比较头痛。所以在房屋买卖之外,政府应该多搞些公租房,平息中低层民众的愤怒。

另一方面,韩国谁执政谁内斗的老毛病还在犯,明年共同民主党恐怕得选一个深受民众喜爱的候选人,而不是党内妥协的产物去竞选总统,这样才有可能胜选,文在寅卸任后的命运也会好一些。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13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