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精准传播 个性定制-2.jpg
幻影溪酒庄之旅.jpg

欧洲近代全面超越亚洲,全靠一家控制世界财富的私人公司


欧洲近代全面超越亚洲,全靠一家控制世界财富的私人公司.


在穆斯林商人和印度商人的主持下,印度洋的海贸非常繁荣,穆斯林的海军一度也凌驾于欧洲之上,为何却被欧洲轻易夺取了印度洋贸易的主导权?欧洲各国垄断印度洋贸易的东印度公司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并且怎样令欧洲从商业立国走向工业革命?大司马将在本文中为您解读。


欧洲近代全面超越亚洲,全靠一家控制世界财富的私人公司.


先说明一下,文章题目是标题党,跟“货币战争”没有任何关系。


讲谈社世界史中,福井宪彦的《近代欧洲的霸权》和羽田正的《东印度公司与亚洲之海》都是大司马评了满星的大作,这两本可以结合起来看,能够对近代欧洲的崛起有深刻的观感,如果搭配美国学者林肯·佩恩的《海洋与文明》来看,还能理解欧洲和伊斯兰世界在控制海洋方面此消彼长的原因。


今天大司马主跟大家粗略谈谈欧洲在控制海洋方面是怎样反超乃至支配伊斯兰世界的,其中东印度公司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至于东亚,海贸发达的宋元时代最多也就跟伊斯兰世界平齐,从明以后自废武功,没有比较的必要了。

伊斯兰之海的没落


我们知道伊斯兰世界的商业是非常发达的,经商是《古兰经》和圣训鼓励的,水手辛巴达的故事大家也耳熟能详,而印度洋从5000年前的苏美尔时代就有航海的传统,当时美索不达米亚的船只从波斯湾出发,沿着陆地直达印度西北部,印度洋的航海活动还早于地中海。


不过,要说到自然条件最适合海贸的,还得是地中海和欧洲。这里有两个原因。


一是地缘上的原因。欧洲其实跟印度一样是一块伸入海洋的次大陆,只不过印度洋的两侧是阿拉伯海和孟加拉湾,而欧洲的两侧是北海和地中海。与印度相比,欧洲两侧的海岸线曲折多良港,而且大大小小的岛屿和半岛比印度两侧多得多,这意味着参与海贸的地区和人口更多。另外,欧洲虽然没有纵贯北海和地中海的河流,但注入北海和地中海的许多河流之间相距不远,通过短途陆运就可以达到北海直达地中海的效果,所以欧洲从地缘上就比印度洋适合发展海贸。


欧洲近代全面超越亚洲,全靠一家控制世界财富的私人公司


欧洲


其实是一块插入北海和地中海之间的次大陆


二则是资源上的原因。欧洲森林资源丰富,有大量优质的木材可供造船,而印度洋西侧的波斯、阿拉伯、埃及都处于干旱地带,木材匮乏得从东非进口,路途遥远,自然不如欧洲就地取材有效率;印度洋东侧虽有森林资源但跟东非一样,离海贸发达的地中海-印度洋中心区较远,开发度也不够。也就是说印度洋的森林资源跟海贸中心是不重合的,而欧洲是重合的,欧洲的造船成本比印度洋要低,这是欧洲的第二个优势。


但是,西罗马帝国灭亡后,西欧一度陷入低潮。公元7世纪,新兴的阿拉伯帝国势不可挡,在征服北非、中东和中亚的同时,又接连夺取伊比利亚半岛、巴利阿里群岛、撒丁岛、科西嘉岛、西西里岛、克里特岛、塞浦路斯岛等欧洲的地盘。

这些半岛和岛屿对阿拉伯人至关重要,因为这些地方同属于地中海的欧洲一侧,有充裕的森林资源,所以几百年间穆斯林能够在海上压制西欧,与东罗马帝国的基督徒达成商业协议,平分地中海的贸易。


不过,有两个原因促进了西欧的反超。


一是伊斯兰政权的不断分裂。伊斯兰世界的政治体制,大司马的感觉是部族制和市民制的混合,这两者都有宗教教义的加持,但越往后部族制越占优势。部族制得到宗教加持之后,哈里发无法像秦皇汉武那样予以肢解,于是阿拔斯帝国分裂为许多地方王朝,这些地方王朝往往又分裂成更小的酋长国。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分裂对贸易没什么影响,可能还有促进。这些地方王朝在施政上都比较遵守伊斯兰律法,又都尊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为共主(后来地中海沿岸则以新兴的什叶派法蒂玛王朝哈里发为共主),鼓励商业且较为尊重私人财产,穆斯林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王朝之间安稳的旅行和经商,即所谓的“伊斯兰和平”,而且地方自主性提高后因为少了哈里发那一层盘剥,地方王朝的社会还更加发达。不过,分裂对海军有影响,小型酋长国的海军规模大不了,容易被欧洲强国的海军压制。


二是意大利城邦的崛起。意大利的阿马尔菲、威尼斯、热那亚、比萨等城邦,最初都是罗马人民为了躲避日耳曼蛮族的劫掠,专门在海边找的易守难攻的地方作为防御据点,这些地方一般来说自然资源匮乏,只能靠海贸吃饭,自然要发展海军给海商护航。

而这些临时聚合的人民缺乏传统权威,所以容易导向民主意味较强的政体,像威尼斯虽然前期民主后期寡头,热那亚虽然是贵族制但对民众也难以强力压制,因为没有政治强权,最后形成了国家与商业相依存的良性模式。国家靠商业生存,所以要保护商业契约和私人财产,促进商业和社会的发展,这一点与东亚世界不同;商人靠国家保护,积极纳税建设国家海军,保护自己的商船和打击竞争对手的船只,这一点与伊斯兰世界不同。

欧洲近代全面超越亚洲,全靠一家控制世界财富的私人公司.


意大利城邦


“国家与商业相依存”模式的发源地


“国家与商业相依存”的模式,同时满足“人民有权”与“国家有能”,十分理想,是日后整个西欧崛起的最重要的原因。即使是王制国家也深知这种模式的好处,在欧洲大陆的列国争霸格局中,完成集权的国王也不敢彻底肢解这种模式自我秦化,因为那样等于自取灭亡,最终在工商业资本与国王的博弈中,欧洲实现了立宪与革命,开启了近代世界。


不过,在威尼斯、热那亚城邦称雄的时代,其国家体量不大,还无法像日后的欧洲大国那样控制世界,但他们也已经与基督教世界联合,渐次夺取了穆斯林占据的那些森林资源丰富的地中海岛屿,伊比利亚半岛也被基督教势力逐渐收复,令穆斯林造船比以前更困难。

到法蒂玛王朝后期,西欧的海军在地中海已经明显胜过穆斯林海军,这也是为什么历次十字军东征穆斯林海军没什么存在感的原因,因为在海上已经没多少还手之力,不过在陆地上穆斯林实力尚佳,能够与十字军打成拉锯战。


十字军东征后期,奴隶出身的马穆鲁克战士建立马穆鲁克王朝,统治埃及和叙利亚,这帮没眼界的烂货居然跟老叫花朱元璋一个水平,不知道商业和海军的重要性,为了防止欧洲海军威胁政权,竟把地中海沿岸的港口全部摧毁,伊斯兰海上势力在地中海一侧整个塌陷,虽然日后有所恢复,但海军再也没有与欧洲争雄的机会。


而印度洋一侧如前所述,本来海军就不如地中海,不过因为有同行马穆鲁克的衬托,一直繁荣的海贸显得更加亮眼。除了波斯、阿拉伯地区,因为印度教教义总体上不支持海贸,所以印度除了个别据点由印度教商人控制之外,大部分海贸都由穆斯林海商主导,东非的港口也都由穆斯林经营,所以将当时的印度洋称为伊斯兰之海也无不可。


然而,公元1498年,当葡萄牙探险家达伽马到达印度的时候,在伊斯兰之海,他发现了两件截然相反的事情。


一方面是印度洋的富庶,达伽马将葡萄牙国王的礼物送给印度土邦王公,被耻笑为土鳖,当地人都说就算是普通商人出手也比这阔绰,令达伽马很下不来台,只好谎称这次主要是探路,下次过来才带贵重礼物。另一方面则是印度洋海军的弱小,当达伽马与印度土邦翻脸之后,炮轰港口,与穆斯林海军产生冲突,他发现印度洋没有炮舰。


于是,当达伽马第二次到达印度时,不再打算用礼物来建立友好关系,而是一路上舰炮开路,抢夺印度洋的要冲,作为葡萄牙的据点,垄断胡椒贸易。此后虽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波斯萨法维王朝都曾经通过与葡萄牙以外的欧洲人联手的方式夺回部分海域的控制权,但印度洋的海贸总体上被欧洲人控制,这也是东印度公司建立的背景。


欧洲近代全面超越亚洲,全靠一家控制世界财富的私人公司


葡萄牙建立印度洋的贸易封锁链

阻止商人经波斯湾向地中海运亚洲货


有人说郑和下西洋是宣示友好,欧洲人到印度洋则抢劫、掠夺,所以我们“以德服人”如何高大上云云,这个说法是对历史的误解,需要辨析。


郑和下西洋有两个目的,一是用厚礼收买西洋小国来明朝进贡,为天怒人怨的篡贼朱棣粉饰政权合法性,是典型的“疲中国以事四夷”,属于从本国人手上抢钱来送给外国人;二是消灭南洋的所有中国民间海商,好让明朝官府垄断一切海贸,断沿海人民的生路,至于找建文帝那只是很次要的目标。而欧洲人到印度洋掠夺,在“国家与商业相依存”的模式下,则是帮本国人从外国人手上抢钱。确实对印度洋国家来说郑和比欧洲人更友好,但对本国人来说则是反过来。


另外就是郑和下西洋从中国到达东非并不是什么技术含量很高的事,波斯、阿拉伯商人在唐代就从波斯湾到达中国了,比郑和要早好几百年。


东印度公司统合世界商业

接下来我们来看东印度公司。


羽田正在《东印度公司与亚洲之海》中说,近代可以从16世纪算起,到现在共计400年,其中前200年(1550~1750)和后200年(1750~1950)是很不一样的,理解前200年有助于理解整个近代。


前200年是商业时代,此时欧洲人在东方主要是通过做买卖来赚钱,为了更方便的做买卖,会要夺取或者购买一些土地作为港口和货物集散地,但对夺取亚洲各国的大片土地、控制各国的政治却没有多大兴趣。欧洲人也尝试垄断从亚洲去欧洲的商路,但这主要是为了防止其欧洲对手从亚洲带货回欧洲卖,影响他们在欧洲的商业利益,至于亚洲人在亚洲的买卖,他们一般不太干预,亚洲人要使用他们的占领港口则交税就可以了。


后200年则是工业时代和帝国时代,那时欧洲工业大发展,需要原材料产地给工业供货,所以要武力占领资源丰富的地区;需要市场来卖自己的货,所以要改变大清这类国家的贸易规则,终止其锁国状态,为此不惜动武;也希望其他地方富裕,这样自己才能赚到钱,所以会施压改善他国的营商环境。


而前200年的主角就是东印度公司。


荷兰、英国、法国、德国、瑞典都先后办了东印度公司,从印度洋贸易中牟利,其中以英国和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最为重要。


东印度公司并不是政府办的,而是民间商业资本集资办的公司,只不过这家民营公司通过给政府提供各种便利,从政府手上获取了垄断印度洋贸易、在印度洋建设要塞和代表政府进行外交等权力。英、荷的东印度公司制度略有不同,这里不详细展开。


东印度公司的实质,张宏杰认为是欧洲大国在东方建立的城邦,大司马觉得评价得很精辟。这种城邦根据出资大小来分配大小不等的权力,但小股东的权益也被严格保障,所以是共和制而非民主制。作为股东共治的共和城邦,东印度公司可以自由的在印度洋进行军事、商业、外交等活动,以促进城邦发展,为城邦人民的争取商业利益。同时,这个城邦也有一个宗主国,要给宗主国交税,但也能得到宗主国的保护,不论其宗主国是共和制的荷兰还是王制的英国,城邦内部都完全实现了“国家与商业相依存”。


欧洲近代全面超越亚洲,全靠一家控制世界财富的私人公司

海上城邦——东印度公司


为什么这种城邦最先会出现在荷兰与英国,而不是开启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与西班牙呢?

西葡整体上还是带有军事帝国的色彩。按照教宗给他们订立的中分全球的《托德西拉斯条约》,西班牙主要经营美洲,而美洲印第安人相对原始,并无高度发达的商业,所以西班牙在美洲是直接统治;葡萄牙经营印度洋,因为亚洲诸帝国实力尚强,无法直接统治,但其模式也是以王室为主导的军事存在,以及王室通过条件招引贵族前往开拓。


但是,跟王室打交道做买卖肯定没有交完税后的自治来得愉快,贵族独力买船也没有市民集资买船灵活有效率,而自治与集资的思路,需要较发达的商业社会与市民社会才能产生。


当时欧洲商业最发达的是地中海的意大利城邦和北海的佛兰德斯(即今日荷兰、比利时等低地国家)周边,意大利城邦在大航海时代初期跟马穆鲁克帝国、奥斯曼帝国合作,仍能通过红海通道输入香料,并且还开发日用品买卖来补充香料贸易中被葡萄牙夺走的份额,并未立即衰落,路径依赖令其未能产生变革,故而被佛兰德斯周边的荷兰与英国拔得头筹。


英荷通过极有效率的民间公司模式,在印度洋迅速扩张,因为葡萄牙人之前强凶霸道,很多当地苏丹、王公热烈欢迎英荷船只,并与之合作打击葡萄牙,荷兰从葡萄牙手中夺取了东南亚香料群岛的贸易主导权,能够倒卖比胡椒更高级的豆蔻、肉桂等高级香辛料,英国本来也想介入东南亚,但英国社会比荷兰穷不少,集资只有荷兰的一半,其船只一时不是荷兰的对手,被赶出东南亚,只能退而求其次,夺取印度的贸易主导权,垄断纺织品贸易,葡萄牙很快就被这两家打得只能苟延残喘。


英荷在印度洋的经营,与此前西班牙在美洲的统治结合起来,实现了贸易的初步全球化。

欧洲近代全面超越亚洲,全靠一家控制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