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香港时代的加中贸易未来——欧亚论坛

更新日期:4月 15

来源: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 创始人 张家卫

加拿大与中国关系逐渐恶化的起点源于2018年12月1日的孟晚舟事件。2019年3月15日开始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以及其后事态发展,令加拿大与香港的经贸关系蒙上了冰霜。


香港作为世界上金融铁三角——“纽伦港”中最重要的一角之一,其地位无疑受到了巨大挑战。纽约、伦敦和香港原来一直代表着美洲、欧洲和亚洲的金融中心。

2015年,香港政府推出过“超级联系人”设想,期望在“一国”和“两制”的双重优势下,把香港建设成为中国内地与世界各地包括加拿大之间的“超级联系人”。具体而言,就是加拿大公司在香港可以利用香港与内地签署的自由贸易协议──《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更方便地进军中国内地市场,特别是那些加拿大具优势可进入内地市场的服务行业。 其时,7600家海外及内地公司在香港设立办事处,当中包括约100家加拿大企业。加拿大是香港十大外来直接投资来源地之一。加拿大与香港一直保持着非常健康和良好的经贸关系。香港在加拿大设有香港驻多伦多经济贸易办事处,并在温哥华设有加西分部。 香港与加拿大于2016年2月10日签订《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并已于2016年9月6日生效。。 值此“欧亚论坛”之主题——《新挑战 新策略-中加贸易展望》,我将当下香港定义为新香港,并试着谈点对加中贸易未来的看法和建议。 一、2020年以前加中贸易以及与香港贸易的回顾 加拿大统计局和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

2018年加拿大对中国货物出口额占其货物出口总额的5.0%,是占比的历史最高点,2019年降低到4.1%。

2018、2019年加拿大自中国货物进口额均占其货物进口总额的7.6%,未变。

2020年,加拿大对外贸易同比下降10.9%,对华贸易同比增长3.4%;加货物出口总体下降11.8%,对华货物出口同比增长8.1%;加对外直接投资下降37.7%,而对华直接投资同比增长95.9%。

根据香港贸发局HKTDC Research 经贸研究的数据: 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统计数据显示: Canada exports to Hong Kong was US$1.41 Billion during 2020 according to the United Nations COMTRADE database on international trade. Canada exports to Hong Kong - data, historical chart and statistics - was last updated on April of 2021. Canada imports from Hong Kong was US$427.95 Million during 2020. according to the United Nations COMTRADE database on international trade. Canada imports from Hong Kong - data, historical chart and statistics - was last updated on April of 2021. 三、加拿大选择和中国选择的确定性 一)加拿大的选择

2019年加拿大自中国进口货物468亿美元,向中国出口货物244亿美元,与中国的货物贸易逆差是224亿美元,创历史新高。2019年加拿大自美国进口货物3918亿美元,向美国出口货物4433亿美元,与美国的货物贸易顺差是516亿美元,也创历史新高。(注:以上加拿大和中国贸易数据均不含中国香港。) 2019年对中国的货物出口额仅占加拿大出口额的4.1%,而且中国对加拿大的出口更多,加拿大与中国的货物贸易逆差是224亿美元加拿大整体的货物贸易逆差为183亿美元,对中国的逆差就占加拿大逆差的122%。

即使中国和加拿大之间有矛盾,抵制加拿大商品可能不是一个有效的手段,何况其中大多还是原材料而不是最终消费品。 从上图也可看出,加拿大的经济增长与美国相关度极高。 加拿大是美国的队友,大多数事情上肯定站队美国,这是加拿大的国家利益使然。这是加拿大选择的确定性! 二)香港的选择 根据香港贸发局HKTDC Research 经贸研究的数据报告(2021.3):

  • 香港是中国内地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地。截至2018年底,中国内地已经审批的外商投资项目中,46.3%和香港有关。来自香港的实际使用金额累计达10,981亿美元,占全国总额54.1%。

  • 香港也是中国内地对外直接投资的首要地点。中国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内地在香港的直接投资累计达12,754亿美元,占对外直接投资总额58.0%。

  • 中国内地是香港主要的投资资金来源地之一。香港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9年底,香港吸纳的投资中,来自中国内地的资金达5,232亿美元,占整体28.1%。

  • 截至2020年底,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内地公司共1,431家,包括H股、红筹和民营企业,总市值达49,000亿美元,占整体市场80%。

  • 2020年,香港是中国内地第四大贸易伙伴,紧随首位的美国、第二位的日本、第三位的韩国。中国内地海关统计数字显示,2020中国内地与香港之间的双边贸易总额达2,796亿美元,占中国内地对外贸易总额6.0%。其中,中国内地对香港的出口货值达2,727亿美元,令香港成为中国内地第二大出口市场,仅次于美国。

  • 中国内地自1985年起一直是香港最大贸易伙伴。香港的全球贸易中,中国内地占重由1978年的9.3%扩大至2020年的51.8%。2020年,中国内地是香港最大进口货物来源,占本港总进口45.1%,也是香港最大出口市场,占本港总出口59.2%。

  • 香港与中国内地的贸易,很大程度上和加工活动有关。2020年,香港对中国内地的总出口中,21.6%和加工活动有关。香港从中国内地输入的货物,以及原产地为中国中国内地而经香港转口至其他国家的货物中,分别有34.9%及62.8%是和加工贸易有关。


香港与中国内地的贸易

因此,香港回归中国的24年光景时间里,香港如果离开中国内地的经贸支持是无法想象的。因此,这也是香港选择的确定性。 三、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国际社会反应以及中国的态度 针对中国对香港的政策收紧,以及两名加拿大人被审、南海、台海对峙、新疆问题、2020冬奥风波、新冠病毒来源等一系列事件,引起了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激烈反应。 自由党执政的特鲁多政府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站在一条战线,不断对中国包括香港等的政策提出谴责,同时,以奥图尔为党领的反对党-保守党更是不断施压特鲁多联邦政府,呼吁脱勾中国。中国方面也是睚眦必报,以牙还牙。 中加关系以及与香港的经贸关系面临着非常大的不确定性,香港的未来也让全世界的投资者心存疑虑。 星期二(3月16日)加拿大民调机构Angus Reid发布了一份最新民调。 在关于加中关系的问题上,有77%受访民众认为,如果中国不释放两名麦克,加中关系就无法修复。 55%受访者认为,应该杯葛北京冬奥会。 79%的受访者认为,对待中国,人权比贸易更重要。 只有9%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政府在新冠疫情上提供了诚实准确的情况。 2020年的新冠疫情如果说是元年的话,2021年似乎开启了21世纪最大不确定性的第一年。 四、我的看法 一)2020年9月,加拿大渥太华菲沙研究所再次评选香港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同时,加拿大与香港之间的《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继续有效。加拿大应该通过香港与大陆经贸关系更加密切的现实,加强与香港的经贸关系。政治牌打归打,经济牌也是牌,甚至是机遇,对港贸易有助于加拿大经济的恢复。上世纪中加建交前尚可通过香港实现粮食贸易,今日更没有理由脱勾香港。 二)中国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虽然两国外交关系最近持续冷淡,另外还存在新冠疫情,但是,双方的贸易还是在增长的。应该将经济与政治保持一定距离。同时,经济上的脱钩归根到底损害的是香港百姓利益,也是加拿大百姓的利益。 三)加拿大作为北美最重要的国家之一,以及其与美国特殊的兄弟和伙伴关系,其选择与美国站边,是历史以及现实的选择。中国政府不应简单的将加拿大列为走狗国家或者邪恶国家,应该从历史的加中关系上找到答案,重视和保持加中传统友谊,求同存异。 四)中国政府的结构有其历史形成的现实,加拿大和西方社会应以历史观来对待中国的人权和民主问题。一味的脱钩和制裁,并不是唯一手段,常常还会适得其反。中国也应该继续争取其更多的理解和支持,而不要激化矛盾。加中关系需要双方领导人有智慧来处理好相互关系,珍视双方传统友谊,以避免更大冲突。 五)就来自中国的企业家和投资家而言,比如科技投资领域,加拿大是当下中美关系持续恶化情况下的创业和投资价值洼地,值得深耕。我们与硅谷知名资金正在筹建的一支加拿大科技投资基金,首期规模5000万加元,正是看中了这一市场机会。同时,据加拿大官方机构 FINTRAC 统计,2020年从香港转移到加拿大的资金达到2012以来的创记录的436亿加元,也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加拿大国家对于国际避险资金的吸引力。 六)应该增强商界、学界和学生之间的交流,以促进加拿大与中国之间的相互了解。同时,华人应该看清形势,懂得保护自己,保障自己的权益,以有为的状态投入到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建设,比如踊跃支持正在筹建的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 2020年11月3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驻多伦多经济贸易办事处处长巫菀菁在香港贸易发展局(香港贸发局)举办的网上研讨会上有一段发言,也是我的发言希望:对于各界关注新实施的《香港国安法》对香港繁荣和稳定的长远影响,巫菀菁表示,《香港国安法》的实施不会对香港金融市场的正常运作或金融机构的日常业务产生任何影响,亦不会阻碍市场人士如常处理自有的资料数据、搜集或发放资讯、进行商业分析或发表意见。

展望未来,巫菀菁有信心香港在独特的优势下,经济会继续蓬勃发展,并保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巫菀菁鼓励加拿大企业在香港设立公司或寻找伙伴合作,把握粤港澳大湾区及东盟的市场所带来的巨大机遇。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14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