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系统性作弊"被抓包?最高法院介入!特朗普要翻盘了?

原创 吉米言

"民主的内核是法治,咱们就从法律角度谈一谈" 11月9日,据福克斯新闻报道,川普竞选团队在宾州质疑选票诈欺的法律诉讼,得到了最高法院的回应。 前有密歇根州6000张选票被曝计票软件出问题而被错计给拜登,后有Project Veritas独立调查记者詹姆斯·奥基夫(James O’Keefe)8日发布一个视频,显示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邮局的员工被他的上司要求,把迟到的选票都盖上11月3日大选日的邮戳。

面对各州乱象,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里托(Samuel Alito)已发布命令,要求在选举日(11月3日)晚上8点以后收到的所有宾州的选票,将被分开并安全保管,并且“所有此类选票,如果计数的话,都应单独计数”。阿里托大法官也已命令另一方在明天下午2点之前做出回应。 得到最高法支持的特朗普,10日一大早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连发三条大写加粗的推特:

那么特朗普到底有没有可能推翻此前的计票结果,一举翻身呢?她乡特约法律问题专家吉米言老师从法律和制度的角度谈谈自己对本次大选的看法。 大家好,我是吉米言。2020年11月3日,美利坚合众国大选,除了总统副总统以外,还有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席,加上众议员的所有435席,以及11个州的州长选举。尽管由于邮寄选票数量增加,导致计票缓慢,但是总体美国大选在井然有序中落幕。首先让我们对这两位白发苍苍,气喘吁吁的老拳手起立鼓掌致敬。尽管选举结果是两家欢喜,一家愁,但是我们不得不感叹美利坚合众国的基层选举投票工作其实做得很扎实。接下去让我们来聊一下大选计票选举民调以及选举后暴动等一些尚令人困惑的话题。

在已经开出的405个众议院的席位中,共和党追回5个席位,至截稿为止总共拿到196席;在州长的选举中,斩获11个州的7席;在参议院的选举中,也有可能保住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而民主党拿下了总统副总统的位置,保住了众议院的多数,缩小了参议院的差距。这两家政党都不能说自己在2020年选举中是失利的,唯一失利的就只剩下争取连任的川普总统。但是川普的七千多万张总得票数也已经超越了奥巴马在2008年创下的六千九百四十九万票的最高记录,稳坐美国投票历史记录的第二把交椅。 但是有人不这么看啊!指责说这次美国选举是作弊,是造假,是欺诈,是出千,是政变,是无耻,是流氓。我要说啊,你们怎么就“辣么”想要推翻川普总统为美国,为共和党,甚至为他自己所取得的傲人成绩呢?你这样指责,对得起新冠肺炎初愈就坚持在竞选最前线,说话都要用力深呼吸的川普总统吗?世界人民吃爆米花,聚精会神看他赤膊上阵,容易吗? 从制度层面理解本次大选的结果 美国,美利坚合众国不是一个上中下结构的国家,而是一个由各州联合起来的,一个地方权力和联邦权力始终处于动态博弈,分庭抗礼的邦联国家。美国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三亿多人口,五十个州,三千一百多个郡,一万九千座城镇,十座百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欧洲到美洲定居的先民们采用投票方式选举也远早于美国(1776)和加拿大(1867)两个国家的诞生。

最初撰写的美国宪法也没有确立任何投票的权利,只是强调如果某个州允许某人参与其州立法机关的投票,则联邦必须允许该人在联邦众议院的选举中投票[0]。后来分别在1870年,1920年,1971年分别通过第15, 第19,第26宪法修正案,对各种族,性别以及合法年龄的公民参与选举给予了宪法保护。终于在2020年,在半个世纪一个台阶的缓慢攀登下,白宫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副总统【堂主:哈里斯有大概率成为美国总统哦!】。

由于联邦在投票问题上充分尊重地方的权力(power),我们看到选举的选票,投票,计票是通过三千个郡自己独立落实,每个地方都可以不一样。各地资源不同,投票的现代化程度也参差不齐,没有整齐划一的鹅歩方阵。比如,美国最南端的佛罗里达州提前数周就开始对邮寄选票开始计票了,所以选举当天晚上就早早给出了确定性的结果。而北部宾州的费城则是选举日当天早上7点才开始对邮寄选票开始计票,但是彻夜不眠轮班清点。而西部的加州则是人口庞大,数了三天也只完成了三分之二选票的统计。 选票造假还是政治手段? 美国是一个车轮上的国家,流动性相当的强,所以注册登记选民的数据也都会有一定的不准确性。新搬迁的美国公民,也可能缺席投票,新入籍的公民,原先未注册投票的,也可以注册登记,所以数据上有出入属于正常,误差在合法情况下,是否合理,即能否被接受,需不需要改革,都要看当地老百姓自己的愿望。当某州最后当票差小到某个范围,也会根据各地的规定,而自动重新计票,甚至人工计票。 投票选举的不规则或许在你眼中是选举制度的缺陷,但多样性也是美国各地人民自己的选择,我们就喜欢百花齐放,你想怎么样!然而选举至今没有看到有证据显示有组织的选举作弊和造假,有零星的投票违规行为也都被举报和曝光。计票站更是监视器24小时监控,对隐私特别敏感的人还干不了计票这活。川普总统赢了铁仓德州,但是还有五百二十万(46%)的德州选民支持拜登。怎么大家就不说这五百万美奸图谋害川的阴谋险些得逞呢?如果有造假作弊,那就欢迎你举报,举报,再举报,而不是以讹传讹,然后把身边所有跟你意见不同的人都看成是敌人。

密歇根州邮寄选票改日期的视频已经被Politifact网站辟谣了 民调走偏?这个锅民调不该背 由于这次大选计票速度较慢,所以也导致了民调在开始阶段被广泛的质疑,认为和2016年一样错到离谱。在选举一周后,我想这种理解需要有所更正,拜登和川普在总得票的票差约有四百五十万之巨,所以民调的总方向还是正确的。由于社交媒体的出现,网络世界在过去五年也产生了许多的民间调研。虽然参与投票的人数不少,但是这种主动选择参与(Opt-in)的非随机抽取结果是无法做科学扩大化推理的,但是公众不明白,简单把自己参与的民间调研等同于民意调研。 如果一定要说严肃的全国调研有何不足,就是联邦民调信息的颗粒度仍旧过大(large-grain data),无法及时客观反应选举中各郡争夺选票的真实情况。这可能也是全国民调很难跨越的障碍,因为很难精准地预测具体在那些郡会发生激烈的战役,从而准确预测产生左右战争胜负的“摇摆州”的出现。以后电脑科学,统计学,几何数据分析,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在这个领域还有进一步深化的广阔空间。 理性看待所谓“暴乱” 选举开始前,不少人都很焦虑,看到大城市纷纷在闹市中心装订木板保护橱窗,就觉得骚乱不可避免,美国内战一促即发。你想多了...过去有南北战争,那是因为黑奴是蓄奴州庄园主通过金融提供资金贷款购买的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废奴就是把资产清零,让庄园主资不抵债,那自然要打出个说法。尽管今天美国人民在对社会财富分配方式的理解上有尖锐的对立,但是有必要放弃共和党选举取得的积极成果,全体掀桌子,砸饭碗,抄家伙,拼命的必要吗?

商店安装木板是商家理性的反应,只是为了避免骚乱而做出的预防性措施。好比不能因为你买了保险,黑天鹅就摇身一变成了灰犀牛。美国第二修正案拥枪文化历史悠久,不在美国居住生活的华人,要学会换位思考。按照统计,美国有近三亿支枪,平均几乎人手一支,拥枪并不是政治光谱左中右,民主党共和党的划分标志,所以不能简单假设政治对立就一定会动手。绝大多数带着枪的川普支持者,或者反对者其实都遵纪守法。不要把拥枪和野蛮划等号,展开明天就要发动战争的联想。 多数人眼中心中的美国或许很美丽,但是这可能都是你的幻象。倒不是说真实的美国有多么阴暗丑陋落后,而是说你要能够接受现实和理想之间的不同,真实一样可以是温暖的,有活力的,美丽的,但是千万不要把自己由于幻象破灭而产生的失落情绪归咎于真实世界本身。我们有义务,积极,主动,长期地使用事实(facts)来对自己脑子里养成的刻板印象和偏见做客观化的修正(active objectivity)。对信息要学会用数据三角分析(data triangulation)的方式进行评估,然后再做吸收和消化,而不是一股脑偏执地只采信符合自己观点的信息。 川普的失利不是什么终点,驴象共赢,美国人民多赢才是关键。因为有了共和党保守理念控制的美国最高法院以及共和党多数(暂时)的参议院,民主党政府实际上也不可能做出的极端的改革,那又有什么可以恐惧的呢?拜川二人都辛苦了,其实大家跟踪美国大选也都辛苦了【堂主:不是辛苦,是都快“疯”了】,一次选举的翻篇其实是又一次选举的起点。下一次希望更多人能够用实际真实的选举数据来检验自己信息采集以及结果预测的准确度。





195 次瀏覽
 

訂閱表單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