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再谈中美关系:我很了解中国领导人

更新日期:2月 9

文章来源:

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当地时间7日播出的一段采访中,美国总统拜登谈论了有关中美关系的话题。他表示,自己会用与前总统特朗普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中美关系。


拜登接受采访(视频截图)


“美中关系可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CBS主播问拜登,为何至今尚未与中国领导人通话?拜登表示:“至今还没有契机对话,而不是不对话。”


拜登说,他曾经与习主席长时间会谈,也很了解他,他认为美国与中国有很多需要对话的内容。他在采访中承认,美国与中国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我们没有必要冲突,但我们之间会有激烈的竞争。”拜登说。不过,他表示自己的处理方式会与特朗普不同。“我不会用和特朗普一样的方法。我们将会专注于国际规则。”


此外,拜登还对伊核问题进行表态。他说,除非伊朗停止铀浓缩,否则美国不会取消对伊朗的制裁。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5日曾表示,与其他任何国家间关系一样,中美之间难免存在分歧,但两国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中美合作可以办成很多有利于两国和世界的大事。希望美方顺应两国民意和时代潮流,采取积极、建设性的对华政策。


美媒提醒拜登:对华交往,须警惕共和党阴谋论者


美国《圣何塞水星报》2月6日文章,原题:共和党的阴谋理论家危及拜登的对华政策

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去了国务院,重申对外交和美国盟友的承诺。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这两个方面未受重视。拜登深知,欧洲和亚洲的同盟关系将是应对崛起中国的关键。然而,在国会山,马乔里·泰勒·格林的言论却暴露出拜登管理对华竞争的最大挑战:全球认为美国政治充满疯狂的阴谋论——这种看法正在拖累整个国家。


2月5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发表讲话。

图源:澎湃影像


中国共产党的公报和媒体充满胜利主义的信念,认为中国注定要随着美国衰落而崛起。美国的盟友担心,他们不得不两边下注,与中国交好。因此,美国最大的对华政策问题是,拜登能否如他所说的那样,“重拾我们作为全球领导者的信誉”。其中利害关系巨大。


应对中国挑战不是与苏联冷战的重演。二战后,美国根据外交官乔治·凯南1946年著名的“长电报”,开始实施对苏“遏制”政策。那份“长电报”认为苏联最终会因内部矛盾而崩溃。但如今,正如《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所言,“遏制中国不可行”。苏联的僵化、受国家控制的经济未能适应和发展,而中国在过去40年中取得惊人的经济和科技进步。沃尔夫估计,到2050年中国的经济“可能与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加起来一样大”。


而且中国深深融入世界经济,这一点又与苏联不同。即使美国试图解开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多数国家也都希望与华盛顿和北京保持良好关系。


北京提出旨在连接中国和世界基础设施的“一带一路”倡议,向亚洲各地和欧洲提供巨额贷款。很少有人能抵御诱惑,因为他们在别处无法获得这种贷款。


欧盟对中国试图收购尖端科技公司,以及中国向其出售5G互联网设备较为警惕。但即便是欧洲人,也难以抵挡中国的诱惑。欧盟不久前与中国签署一项大型投资协定,拒绝了拜登提出的等到他上任后讨论的要求。


我们的盟友不知道是否还能信任美国的领导力。正如沃尔夫所言,“过去20年里,尤其是过去4年里,美国毁掉了其在理性、正派、可靠甚至是遵守基本民主准则方面的声誉。”因此,当共和党领导层拒绝惩罚格林时,盟友会如何看待美国政治?盟友们又怎么能确定“特朗普主义”四年后不会重返白宫呢?要与中国打交道,拜登将不得不让盟友——以及北京——相信美国能够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如果共和党削弱了对抗中国的关键努力,那将是悲剧性的。

▲(作者特鲁迪·鲁宾,乔恒译)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135 次瀏覽0 則留言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

訂閱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