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精准传播 个性定制-2.jpg
幻影溪酒庄之旅.jpg

川普要靠诉讼翻盘?16起诉讼7宗撤诉3宗被驳回,法官都被气笑了

纽约时间纽约时间,NYand Beyond, 文: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美国大多数选民已经认可了本次大选。


数学计算清楚地表明拜登赢得了大选。拜登已经获得了279张选举人票,在所有州完成开票后,拜登很有可能赢得306张选举人票,比他当总统所需的要多36张。在普选中,拜登获得了7630万张票,占总票数的50.7%,特朗普获得7160万票,占总票数的47.6%。

美国多数人也认为拜登赢了。据路透社/益普索(Reuters/Ipsos)调查从周六下午持续到周二的全国民调显示,79%的美国成年人认为拜登赢得了2020年总统大选的胜利,在这当中,有约60%的共和党人承认拜登已经赢了,民主党人的占比则更高。


但是在昨天,已经五天没有公开露面的川普继续质疑计票的公正性,并拒绝允许拜登正式开始过渡。


“我们正在取得重大进展。结果将于下周公布。让美国再次伟大!”他在上午8点45分左右发推文说。


川普和他的盟友声称存在广泛的欺诈行为,其法律团队正在发起一连串充满着奇思妙想的诉讼。在大选日之后的8天里,川普竞选团队在至少5个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和内华达州)提起了16起不同的诉讼。但到目前为止,这些诉讼都没有拿出证据表明计票存在欺诈行为。这当中已经有7宗撤诉,3宗被驳回,6宗仍在进行中。


其中一桩诉讼法庭称只有“含糊的传闻”。另一桩借鉴了社交媒体上有关使用Sharpie记号笔会让选票作废的传闻,该诉讼甚至在法院做出裁决之前就被撤销了——共和党律师自己撤的案。有一桩刚递到法庭就因为提交文件不齐被打了回去。三分之一的诉讼声称,选举官员没有妥善确保在州规定的最后期限后邮寄到的选票被排除在选票表之外。一名州法院法官在发现“没有证据”表明指控是正确的后,驳回了这一诉讼。


法律专家指出,这些诉讼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即使胜诉,也不足以推翻选举结果。事实上,他的竞选团队在本周提起的许多诉讼都已因缺乏价值而被驳回,而那些获得一些关注的诉讼也不太可能改变总统竞选的结果。


洛约拉法学院的法学教授贾斯汀·莱维特(Justin Levitt)在给《时代》杂志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还没见过任何有可能影响最终结果的东西。”


据《华盛顿邮报》周二报道,就连川普的盟友也承认,这种努力显然是徒劳的。另一些人则认为,装模作样没什么坏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共和党官员问,“迁就他一会儿有什么坏处?”

在庭审现场,恼怒的法官和被羞辱的原告律师也许有不同的感觉,法官们一再指责他们的论点过于浅薄。不过,庭审中的一些对话倒是为这场制造了无数矛盾与混乱的选举增添了几分轻松感——尤其是在这些诉讼根本不可能影响大选结果的情况下。


宾州的592张选票和“非零”观察员


在大选日之前,围绕宾夕法尼亚州选举法的多场法律战就已经展开,自选举日以来,川普阵营已经提起了6项诉讼。一项被驳回,一项撤回原诉,还有四项在进行中。在宾州,拜登领先了川普5万张选票。


1. 最近的一起诉讼发生在蒙哥马利县,牵扯的选票总计592张。在这个县,拜登领先了川普15万张票。


川普阵营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提起诉讼,理由是有592张外层信封未按规定填写的选票被选举委员会纳入了计票中。


本周,川普的一名律师乔纳森·S·戈德斯坦(Jonathan S. Goldstein)接受了宾夕法尼亚州一名法官的盘问。在接受质询时,他承认,尽管他试图取消这592张选票,但与川普所说的选民欺诈问题相反,他明确表示在这批选票中并没有出现欺诈行为。

以下是法庭对话实录:

法官:在你的请愿书中,就在我面前——我读了好几遍——你没有声称任何选举人或郡委员会有欺诈行为,对吗?这一点对不对?


戈德斯坦:法官大人,指控别人欺诈是相当大的一步。我很少说一个人是骗子,我也不会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或任何与此有关的人是骗子。每个人都是怀着诚意来做这件事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是带着诚意来的。我们都在努力完成选举。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错误,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些选票不应该被计算在内。


法官:我明白。我在问你一个具体的问题,我在寻找一个具体的答案。你是说这592张有争议的选票存在舞弊行为吗?


戈德斯坦: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


法官:你是否声称这592张选票对选民有任何过度或不当的影响?

戈德斯坦: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


有趣的是,法官随后指出,选举委员会已经将这592张选票恰当地区分开来,当中有问题的似乎只是243个没有手动填写地址的选票(但信封上已经预先印刷了地址)。对此律师不仅予以认可,还补充说明称:即使这243张选票的外部信封上也印刷了条形码,因此能够追溯包括地址在内的选民具体身份信息。


法官称,他“肯定将在本周”做出决定,很有可能是周四。


2.  另一起最近引起热议的庭审也发生在宾州。川普和他的支持者的一个主要的诉求是,选举委员会不许共和党的观察员进入计票站观察选票审核过程,并因此要求法官发布停止计票的紧急命令。


上周四晚上,在费城市联邦法院,川普的律师杰洛米·马尔库斯(Jerome Marcus)竭力避免承认他们的人实际上被允许观察费城的计票过程。然而,在法官保罗·戴蒙德(Paul S. Diamond)的尖锐提问下,他最终承认,川普实际上“在场的人数不是零”,这让戴蒙德听起来很恼火。

法官:“你们的观察员在不在计票室里?”

马尔库斯:“在场的人数不是零(None-zero)。”

法官:“我问你,作为本庭的执业律师:计票室里有没有代表原告,即代表川普竞选的人?”

马尔库斯:“有。”

法官:“不好意思,那你来这儿是要干嘛?”


法官非常生气,要求两党协商出一个选举观察的规则。正在宣布休庭时,马尔库斯又插嘴了。

马尔库斯:“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一个维度。”法官(喘着粗气):“长度还是宽度?时间还是空间?”


据一名正在工作的计票人员透露,周五下午,12名共和党观察员和5名民主党观察员当时在观看点票。另据该市选举委员会共和党成员艾尔·施密特(Al Schmidt)称,自选举日早上7点以来,川普的民意调查员一直在观察费城的选票处理和点票工作。而且费城的选票计数一直是实时现场直播,选民可以随时观看。

最后,戴蒙德法官宣布驳回该诉讼。但在庭上两党达成协议,双方可以各派60名观察员进入费城会议中心观看计票。


3. 该州在选举日晚上8点后收到的选票是否算数。

在宾州乃至全国的诉讼中,这可能是最实质性的一起。

故事背景是宾州法律规定,选票必须在选举之夜投票结束前送达,但9月初考虑到邮件延误和疫情,州最高法院同意将收到选票的最后期限延长3天,前提是寄信的邮戳日期应该在大选日之前。此后,该州的共和党人两次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上诉。第一次他们没有成功,第二次法院拒绝在选举前加快作出决定,但保留了在选举后进行听证的可能性。上周五,最高法院法官萨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回应该州共和党人的一项动议,下令州选举官员对选举日之后收到的所有邮寄选票进行隔离。这是一个有可能会在最高法院继续纠缠的案子。


法律专家对最高法院是否会受理此案持怀疑态度,而另一些专家则说,即使法官受理此案,他们的裁决也不太可能改变总统选举的结果。晚到的选票数量相对较小,美国邮政总局称他们在此期间共投递了4900张选票,不足以推翻拜登在该州5万张的领先优势。


宾夕法尼亚州威德纳大学的选举法专家迈克尔·威洛(Michael Dimino)说:“我认为,在政治争议最大的情况下,最高法院在介入这个过程时会非常犹豫。”根据《选举计数法》(Electoral Count Act)的精神,解决选举纠纷的角色应由州而非联邦来担当,因此在没有实质性证据证明有数万张选票非法投给了拜登,或者有一些合法选票没有计入川普选票的情况下,联邦最高法院很可能希望让各州自行决定。


乔治城大学法律学院宪法倡导与保护研究所(Institute for Constitutional Advocacy and Protection at Georgetown Law)的执行主任乔舒亚·盖尔策(Joshua Geltzer)指出,晚到的选票数量“似乎与选举结果越来越无关,因为无论这些选票如何,该州的绝对选票数量都已经非常明显了。”


密歇根,科普一下“道听途说”


在另一个战场州密歇根,拜登以约14.7万张选票获胜。保守组织选举诚信基金(Election Integrity Fund)虽然提起了两起诉讼,但无法提供密歇根州存在欺诈或违规的实质性证据。

在诉讼中,原告试图停止该州的缺席计票,声称观察员被排除在投票过程之外。但密歇根上诉法院法官辛西娅·黛安斯·斯蒂芬斯(Cynthia Diane Stephens)写道,原告方没有“具体说明”他们被排除在外的“时间、地点或人物”,也没有“提供有关被排除在外的任何细节”。案件中包含的大部分证据都是基于传闻。


竞选团队提供了一张一张来自投票工作人员的便利贴的图片,作为证人的选举观察员杰西卡·康纳恩(Jessica Connarn)声称,一个身份不明的计票员跟她提到自己受到了一些压力,有人要她更改所收到的选票日期。


法官一再表示这是道听途说的传闻证据(hearsay),但原告方律师索尔·赫恩(Thor Hearne)试图辩称这不是道听途说——尽管在这起指控中,有人说他们听到了一些与自己本人无关的事情,这符合法律教科书中关于道听途说的定义。


法官:所以我想确保我理解你的意思。宣誓者不是知道这件事的人。这一点属实吗?

赫恩:宣誓人对与选举观察员的沟通和他们提供的文件有直接的第一手资料。

史蒂芬斯:好吧,这通常被称为道听图说,对吧?

赫恩:我不认为那是道听途说,法官大人。这是她亲身观察到的第一手个人知识。我们还取得了一个物证,那是她收到的便条的实物复印件。

然后,赫恩提交了他们的物证,就是这张纸条,上面写着“将11/4/20的接收日期输为11/2/20”。是的,这张便利贴便是原告方所掌握的最强大的物证。

斯蒂芬斯法官查看了这张小纸片后显然有点上头。

法官:我还在想为什么这不是道听途说。

赫恩:嗯,这个,这个,我——

法官:我完全理解宣誓人的意思,她说有人跟她说了些什么。但事实是……你要追究的是发生了违法行为。因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这些说法跟本案有什么关系。

赫恩:没错。我想说,法官大人,就道听途说这一点而言,这是康纳恩女士的第一手事实陈述,她的陈述是基于她自己的第一手物证和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