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精准传播 个性定制-2.jpg
幻影溪酒庄之旅.jpg

川普引用二战著名口号:我们才刚开始战斗!佛林将军:我们人民才决定谁是总统

来源:



舞弊法律诉讼仅为“暖场”,川普还有两大绝招

佛林将军:我们人民才决定谁是总统

朱利安尼:川普批准进行诉讼案B计划

川普将指定特别检察官调查大选作弊案


川普12月12日早上发推文,只有这么几个字,“我们才刚刚开始战斗!!!”



我们才刚刚开始战斗! We have just begun to fight! 这句话在美国广为人知,因其来自于二战时期1943年的一份海报。


在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德克萨斯等19个州、126国会议员,以及川普总统和彭斯副总统对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选举舞弊的起诉后,川曾发推文说,


“最高法院真的令我们失望。没有智慧,没有勇气!”“这是法律的耻辱,是美国的耻辱!”


他在另一条推文中写道,“你是美国总统,你刚刚经历了一场选举,获得了有史以来、比任何在任总统都多的选票,据说还输了。”


“你没有‘资格’站到最高法院面前,所以你‘加入’那些了不起的州,它们在经过仔细研究和考虑后,认为你被‘耍’了,这件事也伤害到了它们。其他许多人也加入了诉讼。但是转眼间,它就被(最高法院)扔了出来,(法官)甚至看都不看提起诉讼的诸多理由。一场被操纵的选举,继续战斗!”


弗林将军的回应:“我们人民”与您同在,我们与您的家人同在,我们为美国而站着。上帝祝福你!

今天上午,弗林将军出现在华盛顿集会现场并发表演讲:“我们人民”才决定谁是总统


今天华盛顿演讲和集会的人群

你觉得如果川普“被”输了,这些支持他的人能答应吗?在弗林演说的过程中,川普乘直升机在人群上空盘旋三周


华盛顿自由广场上,来自全美各地的人民齐声高唱美国国歌人们自觉而有序的倾听演讲时而呐喊,时而高歌时而鼓掌欢呼群情高涨……


总结一下目前的情况:

首先在司法层面上,我们对最高法可能有误解,证据、案由、主体等如果都准备充分,方式角度都正确,对最高法还应留有一些信心。


但即使现在还有其它案件在路上,时间和形势也相当紧迫,情况不太乐观。现在看,川普很明显也已经对司法不抱太大希望,应该不会再盲目等待下去给自己造成更大被动。目前主要还可以考虑的选项差不多有两个:

1、协调两党重新投票,这中间要有一个协调的过程。如果对方不同意,那就更能说明它们心虚了,是非不辨自明。(表面上看这可能是损失最小最可能避免内乱的选项。但同时这也是一个姑息的选项,沼泽会继续存在,甚至会变本加厉。)

2、在恰当的时机迅速启动反叛乱法,全面戒严,全面收网。(从现在开始,川普应该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随时都可能有大动作发生。至于到底会怎样,关键中的关键,还是要看川普的决心和证据的充分程度。)


朱利安尼第一时间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表示,法律斗争将继续进行!


朱利安尼说,尽管最高法院星期五拒绝了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等诉讼的提案,该提案旨在阻止战场州数百万选民投票支持乔·拜登,但川普总统的法律战仍将继续。

“这起案件并没有根据案情驳回,而是在立案时就被驳回。”


朱利安尼说,法院一直在利用所谓的“资格”问题来回避案件,“没有人(法官)愿意面对这次选举被盗的现实”。


“他们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愤怒。最糟糕的是,基本上,法院说他们不想介入此事,他们不想让我们开庭审理,也不想让美国人民听到这些事实。美国人应有听到这些事实的权利……


朱利安尼说:“还没有一个法院判决包括进行一场听证;他们没有听取一个证人的证词;他们没有看过一盘录像带;他们没有听过一段录音,有成千上万的这样的他们。

“他们甚至没有去看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录像带,那是决定性的。录像显示了一个正在进行中的选民窃取行为、盗窃了3万张选票,这足以改变选举。”


“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如果这些事实得不到解决,这些事实将为我们的历史留下公开的疮疤。事实需要被聆听,需要被播出,需要有人来决定他们是真是假,而一些法院会有勇气做出决定。”


“我们似乎过高地指望了最高法院!”


“昨晚,总统做出了决定。我们会即刻、无缝地进入B计划,即现在每个州提起诉讼。”


朱利安尼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他们是在最高院提出诉讼的另一个版本。”


川普团队将在这4个州以及亚利桑那州和内华达州分别提起诉讼,有的已经提起诉讼。这些诉讼将纳入德州提出申诉中的指控内容。

“如果说州没有资格(在最高院提告)的话,美国总统肯定有资格。当然,各州的选举人也有资格。所以,他们将从今天开始,在这些法院提起这些案件。”朱利安尼说,“让我们看看他们能用什么借口来避免就此举行听证会。”


德州案被驳回

白宫发言人谴责高院逃避职责


白宫新闻发言人麦肯纳尼周五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播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的采访时说,“没有其它解释,他们就在逃避(职责)。”


“他们在逃避,他们拿程序当借口,拒绝行使权力来维护宪法,”麦肯纳尼还说,“我们逐个州去做,概述了令人发指的违反(宪法)平等保护的行为,正当(选举)程序的申诉完全被忽视。”


麦肯纳尼强调说,“最高法院没有一名大法官对案件提交的实证给出看法,即密歇根州有174,384张选票没有注册号码。这还只是此案的一个实证。”“所以,他们(最高法院)没有看到此案的合法性。尽管(高院)做出了这个的裁决,但这些实证仍在,对这次选举及其诚信的起诉仍在。”


德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Ken Paxton)随后发表声明说,不幸的是,最高法院决定不受理此案,也未确定这四个州未遵守联邦和州选举法(的行为)是否符合《宪法》。“我将继续不懈地捍卫选举诚信和安全性,并让那些为自己利益而推翻既定选举法的人担责。”

川普将指定特别检察官调查大选作弊案

针对高院驳回德州诉讼案,川普总统已经表达了指定一名特别检察官的意愿,以调查11月美国大选的欺诈指控和与亨特·拜登相关的问题。

《华尔街日报》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的话透露,总统已经在指示顾问寻找可以担任这一职位的人选。另一名知情人士说,白宫官员、国会及其它地方的总统盟友也已敦促总统任命特别检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