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重返法庭!前景迷离

以下文章来源于北美报告 ,作者北北 北美报告北美中文权威信息平台。不当过客,只为永驻。以深邃的目光透视北美世情,以专业的解读洞悉北美发展,以认真的态度审视全球热点。

随着今年美国大选时间的逐步临近,孟晚舟的律师团队再次开始积极上诉,希望借此机会为本案争取重要转机。 据CBC新闻报道显示,孟晚舟将在下周出现在卑诗省的法庭上,她的律师将再次进行努力,希望结束这位华为高管的引渡案件。 孟晚舟的辩护团队表示说,美国在2018年12月以欺诈和共谋的罪名在温哥华逮捕当事人孟晚舟时,曾向加拿大提供了一份带有误导因素的案件记录。 这一指控是孟晚舟的律师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采取的三种行动之一,目的是让负责此案的卑诗省最高法院法官相信,孟的权利受到了侵犯。 据法律观察人士表示,鉴于加拿大引渡法的性质,本周的听证会不太可能动摇法官的立场。但他们也认为,加拿大司法部长将因此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被要求对案件进行干预。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迈克尔·拜尔斯(Michael Byers)表示,他作为加拿大研究协会主席,以及他在全球政治和国际法方面的观念来看,他表示,每一个与孟晚舟案件有利害关系的人,包括政客、律师和被告本人,都可能会关注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选举,看看选举结果会如何影响其未来道路的。 美国总统及高层的变动将直接影响到美国的外交政策,因此孟晚舟的引渡要求也可能会受到影响。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如果我们在加拿大进行联邦选举,无论是自由党特鲁多当政还是保守党主政,他们的政治考量也都会有所变化。 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在从香港飞往温哥华前往拉丁美洲参加商务会议的途中被拘留。现年48岁的她被指控,在2013年8月就华为与一家被控违反美国对伊朗经济制裁的子公司的关系向汇丰银行(HSBC)一名高管撒谎。 从上周一开始,孟晚舟的律师们就一直努力希望能说服副首席大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使其相信有关美国涉嫌误导最高法院的指控,并使其认为这是一种滥用司法程序的行为,应该结束诉讼。 辩护团队称,美国向法官提供了歪曲事实的说法,忽略了证明汇丰银行并非依靠孟晚舟来决定继续向华为提供融资的事实。 拜尔斯则表示,法官根据案件的潜在记录而结束引渡程序的行为是很罕见的。

他还因此提到了曾经被引渡的,66岁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讲师哈桑迪亚布(Hassan Diab)。法国当局指控迪亚布参与了1980年巴黎一座犹太教堂外的爆炸案,那次爆炸案导致4人死亡,40多人受伤。 因此,迪亚布于2014年被引渡到了法国,在那里他被单独监禁了三年多,在此期间对他的指控仍在接受调查。但最终他未被起诉并于2018年被遣返回加拿大,法国法官因缺乏证据而选择撤销了此案。 但迪亚布和他的家人正在起诉加拿大联邦政府在引渡中所扮演的角色。 拜尔斯表示,引渡制度的前提几乎都是犯人会被转移。而且更常见的结果是,即使转移存在可能的隐患,当事人还是会被转移。 温哥华律师加里·博廷(Gary Botting)曾写过一本关于加拿大引渡法的书,他同意拜尔斯的观点,认为孟晚舟一案的胜诉前景渺茫。 鲍廷对诉讼程序的看法与19位加拿大知名人士一致,这些人包括前自由派内阁部长艾伦·洛克(Allan Rock)和前最高法院法官路易丝·阿尔布尔(Justice Louise Arbour),他们都呼吁司法部长大卫·拉梅蒂(David Lametti)结束该诉讼程序。 他们的理由是基于著名辩护律师Brian Greenspan的法律意见,其中总结道,虽然司法部长通常不会在司法阶段结束之前对引渡进行权衡,但引渡法案赋予了拉梅蒂在任何时候释放孟晚舟的权利。 在一封致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公开信中,罗克、阿尔布尔等人表示,他们写这封信是出于作为加拿大人的他们,对前外交官康明凯和企业家斯帕沃尔的关心。

今年夏天,中国正式指控康明凯和斯帕沃尔从事间谍活动。法律观察人士认为,这两人几乎肯定会在审判中被判有罪;中国法律体系的定罪率为99.9%。 特鲁多明确表示,在尚未解决孟晚舟和被关押的加拿大公民的案件之前,美国不应该与中国达成任何贸易协议。 目前,卑诗省法官裁定引渡申请应继续进行,拜尔斯表示,他怀疑政府是否会在总统选举前采取任何行动。他还表示,引渡的政治问题意味着之后一切皆有可能。 同样,拜尔斯还称,无论法庭上的情况如何,来自中国的压力,康明凯和斯帕沃尔的情况,以及加拿大与美国的关系,都可能导致特鲁多和拉梅蒂的政治考量发生转变。

225 次瀏覽
 

訂閱表單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