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张磊:抓住真正大机会的74条秘诀

更新日期:2月 10

文章来源:阿皮亚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IXIC.US) 14007.70,+0.14%

道琼斯指数(.DJI.US) 31375.83-0.03%

标普500指数(.SPX.US) 3911.23, -0.11%

要闻君敲黑板: 好生意最好的时间窗口在哪里?高瓴这些年穿越周期的秘诀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护城河?什么是真正的价值投资?如何选择靠谱的人同行? 这些问题,张磊在他最新出版的《价值》一书中都给出了详细的答案。这本书从头读到尾,其中不仅可以清晰看见张磊这年投资研究的整个思路框架,他对价值投资和长期主义的剖析解读,更可以看见这些投资理念背后,是张磊本人刻在骨子里、长期以来一直践行的价值观。

什么钱该赚,什么钱不该赚,作为投资机构如何穿越周期?这些问题最后的答案都指向了同一个答案——长期主义的价值观。 在这本书中,「长期主义」、「价值观」这些词数次出现,作为投资的底层根基,已经渗透到了张磊投资的方方面面。书中内容很多,聪明投资者从中摘出了最有价值的90句话,分享给大家一起学习。

世界上只有一条护城河

1,传统的护城河是有生命周期的。所有的品牌、渠道、技术规模、知识产权等,都不足以成为真正的护城河。世界上只有一条护城河,就是企业家们不断创新,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 2,当你理解了「永恒不变的只有变化」的时候,也就理解了护城河不可能不变。 3,我最看重的护城河是有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在实践中逐步创造、深挖的护城河,这些是根据生态环境的变化做出的完美应对。 4,真正伟大的公司敢于打破自身的垄断地位,从内部打破边界,构建一个资源开放、互利共赢的生态系统。如果企业被历史性成功的惯性所包裹,那么企业将停留在过去,无法得到成长。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早死早超生」,从内部颠覆自己。 减少不必要的交易,不要因为关注市场起落,放弃了研究一流投资机会的时间投入 5,古人说「从古知兵非好战」,投资中也要减少不必要的交易,避免因随时需要关注市场的起落,而放弃了研究一流投资机会的时间投入,把「瞄准」作为射击的主要活动,而不是「扣动扳机」。 6,不用强迫自己在好的机会出现之前去做任何事情,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则。是像天女散花一样做很多投资,还是把所有的精力、最好的资源,集中投资于最信任的创业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更有效的是:我们不必做所有的事情,只需要做有意义的事情。 7,我们不擅长搞「人海战术」——一年看特别多的公司,也不会频繁地更换战场——哪人多去哪,希望能赶上市场的风口,在资本热潮中分一杯羹。人云亦云的结果,很可能是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看不见也抓不住真正的大机会。所以有人说「可怕的从来不是宏观经济,而是跟风投资」。 回看2011年的「千团大战」、2015年的「百播大战」……风口来得快,去得一定也快。风口来去匆匆,落得一地鸡毛,多少投资人只能在热血澎湃之后体会无人诉说的失落。 8,投资不是纯粹为了赚钱,一味受金钱驱动是这个行业里最危险的事情:要么挣了很多钱,挣到钱却不知道接着干什么;要么一直挣不到钱,甚至为钱铤而走险。 9,「守正」和「用奇」必须结合在一起,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做人做事讲究「正」,才能经得起各种各样的诱惑。思考决策讲究「奇」,才能找到属于你的空间。「守正」给「用奇」以准绳,「用奇」给「守正」以反馈。 10,快钱带来强烈欢愉感的同时,却极易麻痹人们的神经。投资人一旦懒惰,一旦失去追求真理的精神和理解事物的能力,就可能失去了某种正向生长的本能。那些赚快钱的人会发现路越走越窄。我们也有一些挣快钱的机会,但我们敢于说「不」,敢于不挣不属于我们的钱。

我们也有一些挣快钱的机会,但我们敢于说「不」,敢于不挣不属于我们的钱。——张磊 持有一个观点,就一定要先尝试自我证伪 11,独立研究的最大价值是让投资人敢于面对质疑,坚信自己的判断,敢于投重注、下重仓。这种研究精神和思维模式,会形成一种正向循环,让投资人的每一次投资决策都扎实有力,并不断获得新的投资机会。 12,持有一个观点,就一定要先尝试着去自我证伪,否则那就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观点。 13,独立判断意味着对市场保持冷静的思考,不要轻易妥协。很多时候,妥协会产生一个「坡」,你从「坡」上慢慢下来,刚开始没有感觉,但下得越多速度越快,等你意识到的时候,往往已经很难改变了。 14,往往是与众不同的视角,少数的、独立的决策,特别是真正正确的非共识,才有可能带来超越市场的回报,而且市场给你的回报将是呈指数级的。 更多地研究是为了更少地决策,更久地研究是为了更准地决策 15,就像爱因斯坦在物理世界中,用简洁的公式描述世界的本质一样,我们希望能够遵从第一性原理,在商业世界中找到某种简单的公式。 16,简化到公式绝非商业研究的终点,真正的终点应该是探究这个公式的产生背景,挖掘更重要的参数,发现更深层次的运行机制,寻找不同事情之间究竟是并列的加法关系,还是翻倍的乘法关系,或者是改变量级的指数关系。 17,精确的数据无法代替大方向上的判断,战术上的勤奋不能弥补战略上的懒惰。因此,投资人不应以找到数据呈现的规律作为终点,而是要把数据反映的规律作为研究分析的起点,拷问自己对数据背后真相的理解。 18,谁能掌握更全面的信息,谁的研究更透彻,谁就能为风险定价。 19,更多地研究是为了更少地决策,更久地研究是为了更准地决策,只有在更少、更重要的变量分析上持续做到最好,才是提高投资确定性的最朴素的方法。 20,人们永远无法掌握真理,只能无限接近真理,真理对于人们来说是高维的、复杂的、不可知的,但驱动事物变化的原因往往是简单的、单一的、可判断的,因此就需要从现象出发,抓住可以把握的关键要素,理解商业的底层逻辑。 21,我们没有所谓的「顿悟时刻」,而是在不断试错中付出能够带来长远回报的努力。 长期研究=关键时点+关键变化 22,在投资决策面前,许多投资机会的时间窗口是稍纵即逝的,最重要的是对关 键时点和关键变化的把握。只有长期、动态地跟踪变化,投资人才能够对变化产生超出一般意义的理解,从而拥有与市场不同的观点,而且是基于非常长期的视角的不同观点。 23,许多人说,一个好的生意是建立在稀缺资源之上的,但其实变化和创新可以使原本稀缺的东西不再稀缺,并且这种打破稀缺的状态有且只有一个时间窗口,我称之为「机会窗口」,这是企业的快速成长期,甚至是爆发期。而在这个机会窗口之前,还有一个窗口叫「傻瓜窗口」,就是在一段时间里,投资人都觉得你的商业模式非常不靠谱、非常傻。在许多人看不起、看不懂、觉得不靠谱的这段时间里,企业将有机会积累用户、试错产品,并且创造出一定的商业壁垒,接下来就是拐点和陡变。 当幸福来敲门时,你要在家 24,实践告诉人们,方法和策略能够战胜市场,但对长期主义的信仰却能够赢得未来。 25,在多数人都醉心于「即时满足」(Instant Gratification)的世界里时,懂得「延迟满足」(Delayed Gratification)道理的人,已经先胜一筹了。 26,长期主义不是结果,而是所相信的理念能够穿越时间,不会被过滤或淘汰。人们更习惯于关注当下。然而,真正有效的研究往往是长期的,需要时间的沉淀。 27,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加深护城河的,才是「资产」,时间越久对生意越不利的,则是「费用」。许多秘密藏在时间里,时间会孕育一切。 28,时间是创新者的朋友,是守成者的敌人。 29,坚持走在价值投资的道路上,就要保证「当幸福来敲门时,你要在家」。如果陷于意气之争,不断去和市场较劲,寻求短期博弈,就放弃了去看5年、10年的机会。 30,等待也是一种主动,等待不是什么都不做,保持耐心等待的最好做法就是对无关的事情连想都不要想,一直清楚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在多数人都醉心于「即时满足」(Instant Gratification)的世界里时,懂得「延迟满足」(Delayed Gratification)道理的人,已经先胜一筹了。——张磊 警惕机械的价值投资 31,价值投资不是数学或推理,不能纸上谈兵,必须像社会学的田野调查一样,理解真实的生产生活场景,才能真正掌握什么样的产品是消费者所需要的、什么样的服务真正有意义。 32,价值投资要从书本上学,从基本常识出发,但不能言必谈理论和原则。警惕机械的价值投资就是「要警惕右、防止左,但主要是防止左」。价值投资的「右」是指机会主义者,要拒绝投机。价值投资的「左」是指激进主义者,比「右」更可怕。 33,长期持有只是结果,而不是目的。长期持有只是价值投资的某种外在表现形式,有些价值的实现需要时间的积累,有些价值的实现只需要环境的重大变化,所以不能说长期持有就是价值投资,非长期持有就不是价值投资。 34,购买低估值的股票并不是价值投资回报的持续来源,企业持续创造价值才是。35,很多时候基本面投资往往是趋势投资,是看行业的基本面或经济的周期性,本质上也是博弈性的。我们所理解的价值投资,不仅仅要看到生意的宿命论,还要关注创业者的主观能动性,关注环境、生态的变化,这些都会改变生意的属性。 36,在做投资研究时,底层的思维方式决定了研究与否、研究什么,投不投资、投资什么,而世界观、价值观决定了研究对象到底是事实、数据还是原理,投资对象究竟是不是时间的朋友。 37,某种策略方法一旦成为信仰,一定有其厉害的地方。坚持一种投资方法的关键在于你要遵守一套游戏规则,就像音乐家的内心要有浑然的交响,诗人的内心要有和谐的意境,军人的内心要有统一的信念。 38,选择投资方式就是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出发点是你自己的内心,选择的是能够让你有幸福感的东西。 避开价值投资的四个陷阱 39,第一个陷阱是价值陷阱,避开它的要义是不要只图便宜,投了再便宜也不能投的项目。一个看上去「物美价廉」的投资未必是个好投资,因为投资标的必须有好的质量。 40,价值陷阱是传统价值投资中极易被忽视的圈套。在分析标的时自然应该强调估值的重要性,不仅要看当前的估值,还要看企业在未来一段时期的表现,而且这个预期与企业拥有的核心技术、所在行业的竞争格局、行业周期、市场环境、组织形态以及管理层都有关系。 41,如果一家企业的技术面临颠覆式挑战,而且完全没有研发或技术上的储备,那它的估值可能随时会一泻千里。如果一家企业所处的行业是赢家通吃或者寡头垄断的行业,那么它的估值就很难用现在的市场份额对应的营收或利润来判断,因为这种行业往往会产生极端的结果。如果是典型的大型企业,那么它的规模可能会妨碍反应速度和增长空间。 42,对于管理层的判断也同样重要,尽管对管理能力进行预测是不科学的,但如果管理层盲目追求短期利润或者企业规模,而忽视企业的长期发展,那么企业未来会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 43,投资这个游戏的第一条规则就是得能够玩下去(The No.1 rule of the game is to stay in the game)。价值陷阱的本质是企业利润的不可持续性或者说不可预知性,投资人需要看更长远的周期或更大的格局,才能够识别并避免价值陷阱。 44,第二个陷阱是成长陷阱,避开它的要义是不要有错判。我们强调成长型投资和价值投资之间并不画等号,这意味着有的成长型投资不是价值投资,而有的成长型投资是价值投资。 45,要坚持在预测前进行严谨分析,同时又要承认未来是难以准确预测的,对未来的判断应始终保持合理的怀疑。不要高估当前的增长,也不要低估未来的成长。 46,其实高估本身就是错判,只有短期的快速成长并不意味着长期能够持续不断创造价值,因为并非所有成长都是良性的。逆向思维在这里的应用是,要善于警告自己,很多成长型投资是没有门槛的,长期来看许多当前快速成长的公司长期却无法跑赢整体经济。 47,许多公司从财务报表上看都是在增长,但是有的公司是真正地内外兼修,而有的公司只是处在「风口」上,利润报表的增长和这家公司没有直接关系,只是受到当时商业周期、经济环境的影响。就像价值陷阱的本质是利润的不可持续性一样,成长陷阱的本质就是成长的不可持续性。 48,避开成长陷阱的办法就是保持平常心,坚持第一性原理,不要为了发现成长股而定义成长股,否则很容易被「得道升天」的侥幸所迷惑。 49,第三个陷阱是风险陷阱,避开它的要义是不要错估风险。 在价值投资中,只谈收益不讲风险的投资都是违背常识的。计算投资收益的基本公式就是风险和成本调整之后的长期、可持续收益。只要把风险看清楚了,就知道收益是怎么来的了,这就是所谓的「管理好风险,收益自然就有了」(Focus on the downside and the upside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 50,即使是再伟大的投资人,犯错误也是必然的,能否把犯错误的代价控制到一定的损失范围内,在风险与利润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在「恐惧」「贪婪」的两难抉择面前保持平常心,是甄选成熟投资人的关键。 51,也许有人觉得,避免犯错误的唯一方法是不进行投资,但这是所有错误当中最严重的一个。要学会宽容自己的错误,同时把每一次错误变成学习经验。 52,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规避风险陷阱的办法之一就是本杰明·格雷厄姆所说的寻求安全边际。把情况想到最坏,看看最坏的情况发生后还有哪些次生伤害,有没有反身性,看看灾难来临时有没有自救手段或者「逃生舱」,始终对不确定性保持理性的谦卑,这些都是安全边际的内涵。另外一个角度就是判断企业持续创造价值的能力,持续创造价值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风险,这可以理解成以攻为守。 53,第四个陷阱是信息陷阱,避开它的要义是不要迷信信息。价值投资是依赖基本面分析、依赖研究的工作模式,很多投资人收集信息的能力很强,但同时也面临着信息过载的问题。很多时候,犯错误的原因并不是你收集的信息不全或者收集了错误的信息,而是你过于相信了自己所掌握的信息。 54,收集信息形成微判断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善于识别信息的权重,到底哪些信息已经是市场的存量信息,哪些信息是市场的增量信息;哪些信息在哪个阶段是重要信息,哪些信息始终重要或不重要。给信息赋予权重,比做出微判断要难很多,很多价值投资者做不好这一点。 55,第三步是用第一性原理把这些微判断和有权重的信息联系到一起,这才形成了真正有力量的东西,才能够把研究转变为决策,从研究员变成投资人。信息陷阱的本质就是信息本身不会告诉你立场或观点,更不会告诉你它有多重要,你所观察的角度决定了你看待信息的方式。 56,当拥有许多投资项目的时候,其中很多并不是真正的机会,所以更重要的是要把握如何识别这些机会的优先级,如何判断哪块「云彩真正有雨」。 只要是为社会疯狂创造价值的企业,社会最终会给予它长远的奖励 57,凡是能被火烧掉的东西都不重要,比如金钱、房子或者其他物质财富,而无法烧掉的东西才重要,总结起来有三样,那就是一个人的知识、能力和价值观,这也是深藏于内心并真正属于自己的「三把火」。 58,一个商业机会,不应看它过去的收入、利润,也不能简单看它今天或明天的收入、利润,这些纸面数字很重要,但并不代表全部。真正值得关注的核心是,它解决了什么问题,有没有给社会、消费者提升效率、创造价值。只要是为社会疯狂创造价值的企业,它的收入、利润早晚会兑现,社会最终会给予它长远的奖励。 59,凡盛衰,在格局。格局大,则虽远亦至;格局小,则虽近亦阻。想干大事、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企业家是最佳合作伙伴,「格局观」就是我们与企业的接头暗号。 60,对于投资人来说,信念有时比处境更加重要,你的格局观决定了你的生存环境,也决定了你的投资机会。当你已经十分清楚自己的信仰是什么时,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是干扰项。 61,价值投资不是击鼓传花的游戏,不是投资人之间的零和游戏,不应该从同伴手中赚钱,而应通过企业持续不断创造价值来获取收益,共同把蛋糕做大,是正和游戏。 我们未必能帮助创业者走得最快,但希望能够与创业者一起走得更远 62,危机既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压力测试,让我们看清到底谁在「裸泳」;又是一面镜子,足以「正衣冠,端品行」。在危机出现的时候,投资人能否坚持初心、坚持反复强调的价值观,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这个时候坚持的东西,往往既是决定生死的,又是关乎声誉的。真正穿越周期的投资机构,往往做到了既看到眼下,时刻做好打算,又目光长远,不为一时一地而自乱阵脚。 63,我们未必能帮助创业者走得最快,但我们希望能够与创业者一起走得更远。这样的基因决定了价值投资机构可以穿越周期、忽略「天气」、不唯阶段、不拘泥于形式,在全球、全产业、全生命周期里创造价值,这条路可以一直走下去,效率也会更高。 64,在研究过程中,不仅要思考管理层的创造性、企业的商业模式演进,还要思考组织基因的表达、系统生态环境的变化等,用第一性原理思考问题,在无常中寻找有常,在有常中等待无常,探究五步之外,投资于变化,投资于品质。 65,流程可以完善、产品可以迭代,这些都可以不断改进,唯有企业文化必须在创业一开始时就建立起来,不能出问题,也无法推倒重来。 我宁愿丢掉客户,也不愿丢掉客户的钱 66,我在从事投资的第一天就学到一句话,叫作「我宁愿丢掉客户,也不愿丢掉客户的钱」。这是价值投资者不可或缺的自我修养,因为声誉就是投资人的生命。 67,以客户为核心,并不意味着客户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而是真正为客户的长远利益、最佳利益着想。受托人责任中,不仅有忠实的义务,还有审慎的义务。 68,价值投资者的自我修养,就是在长期追求内心宁静的过程中,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在道德自律和纪律约束中,重复反思,尊重常识,认知自我。所谓「初有决定不移之志,中有勇猛精进之心,末有坚贞永固之力」,正是长期主义的写照。 69,有些事情不能做,从一开始就不做。有些钱不能要,如果出资人不理解我们的坚持,我们从一开始就无法与之磨合。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70,在与无数投资人、创业者、企业家的交流中,我愈发觉得,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对于投资人而言,选择是一种判断;对于创业者而言,选择是一种勇气;对于个人而言,选择是一种相信。 71,选择与努力的关系就好比1和0:做出正确的、让自己心灵宁静的选择,就获得了那个珍贵的1;在这个基础上,凭借天赋不断学习、探索和努力,就是在1的身后增加无数个0。选择是初心,努力是坚持。 72,在奋斗的过程中,难以预料前路如何,选择与谁同行,比要去的远方更重要。 73,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或者是从事许多别的行业,选择的核心是让人与事相匹配,合适的人在合适的事业上,一定能够取得非凡的、指数级的成功。 74,选择与伟大格局观者同行,就是持有共同的战略愿景,在深谙行业规律的基础上,运用最先进的科技手段、最高效的运营方式,打造动态护城河,持续不断地为社会创造价值。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175 次瀏覽0 則留言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

訂閱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