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大法官提名美两党角力 特朗普拟速战速决

来源: 天眼视界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 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弗2:8-9】

现在距离美国总统大选不到七个星期,美国自由派女大法官金斯伯格周五(18日)去世,立即引发两党对新大法官应由现任总统或新总统任命的角力之争。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由9人组成,由总统提名,参议院审核、多数表决通过。除非本人因重大丑闻、家庭或健康等原因主动辞职,一旦任命,总统和国会均无权解职,即终身任职。


虽然大法官本身理论上只对宪法和法律负责,不参与政党政治,但由于美国属于英美法系,遵循判例原则,在法律框架内,对法律的理解与判断法官有较大的自由载量权,因此,美国法官又分为自由派法官和保守派法官,当然也有在一些问题上观点自由,在另外一些问题上观点保守的摇摆派法官或中立派法官。


自由派法官或保守派法官,不是因为他们说了什么或者向哪个党做了什么表态,而是他们在重大案件裁决中表现出的价值倾向。作为中国人,理解美国法官不参与政治这一点可能非常困难,因此我特别加以强调。


自由派法官自然更受政治主张属于自由派的民主党人的欢迎,而保守派法官更得奉行保守派价值观的共和党人青睐。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或者说美国的自由派和保守派,在对外政策上没有特别重大的分歧,更多体现总统个人的行事风格和处理重大外交问题的魄力,包括在动武问题上,很难说哪个党选出的总统更强势,更好战。


但是,在美国人极为关心的内政问题上,自由派与保守派针锋相对,势不两立。比如:

在经济问题上,自由派主张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保守派主张小政府、低税收、高效率。


在平权问题上,自由派强调照顾少数族群,允许同性婚姻,照顾性取向非传统人群,主张妇女堕胎自由;保守派则强调各种族一律平等(不搞特殊照顾),不鼓励同性婚姻,不赞成非传统性取向者但不歧视,严格限制妇女随意堕胎。


在对待非法移民问题上,自由派认为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移民有利于国家发展,可放开移民和边境限制;保守派认为美国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资源和就业岗位有限,且非法移民带来犯罪,必须优先照顾美国公民和合法移民,因此必须打击非法移民。


在枪支管理问题上,自由派认为应该严格控枪,从而降低枪支犯罪,保守派认为持枪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是公民捍卫自身权力、防止政府暴政的最后手段。


看看,是不是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主张都有些道理?是不是颠覆了中国人非黑即白的思维?国家治理本来就是非常复杂的事,只有吸取不同意见,形成平衡、妥协的政策,才能让国家平稳发展,长治久安。


尽管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在许多美国内政问题上势不两立,但谁也不能说谁是美国的敌人,谁也不能说自己掌握了绝对真理,更没有任何权力对政治不同意见者残酷镇压。不管谁上台,出台的任何具体政策都必须兼顾多数民众的感受,否则就得下台滚蛋。


因为美国最高法院掌握重大案件,特别是宪法的解释权,又是采取多数决,因此最高法院到底是由自由派法官占多数还是保守派法官占多数,奠定了美国政治向左(自由)、向右(保守)的方向。


金斯伯格作为著名的自由派大法官,本来指望2016年希拉里胜选,然后自己立即退休,由希拉里提名自由派法官接任,可惜天不遂人愿,最后特朗普胜出,老太太就拖着年迈虚弱的身体,坚不辞职,本指望2020年民主党卷土重来,没想到,再次天不假年,撒手西归。


在特朗普上任前,美国最高法院以自由派法官占多数,因为特朗普上任后已经提名两名保守派法官,在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后,最高法院大法官自由和保守派变成了3:5;如果特朗普再提名一位50岁上下的保守派大法官,那最高法院的自由和保守派大法官就变成了3:6。即使不考虑特朗普连任后还有机会提名两位大法官的机会,这次再提名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基本就奠定了未来30年美国政治右倾的基础。


正因为继任大法官的提名事关美国今后几十年的政治走向,惊慌失措的美国民主党人深知此事非同小可,在金斯伯格老太太去世后立即发难,出手阻止特朗普提名新的大法官。


奥巴马当天在网上发表声明说:“依照法律的基本原则以及日常的公平原则,我们应该按一致性的规则来行事,而不能按何者更方便或对当下更有利来行事。”他还说:“法治,我们法院的合法性,我们民主的基本运作,全部都建立在这一基本原则上。”


共和党当然不甘示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纳尔在金斯伯格逝世消息公布不久后就发表声明说:“参议院会就特朗普总统提名的人选进行表决。”


特朗普在沉痛哀悼金斯伯格大法官后过了一天打破沉默,表示他将会立即提名一名新大法官。

特朗普周六(19日)在推特上直言不讳地说:“我们由选民投票选出,我们掌握大权,得以做重大决定,而长久以来,被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就是提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特朗普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进一步强调:“这是我们的义务,刻不容缓!


对于这个至关重要的重大人事任免,美国两党的角力可能刚刚开始。目前参议院100席中有53席属共和党,理论上可快速通过总统的大法官提名。不过,两名共和党参议员已公开表明,反对仓促提名新大法官人选。可是,什么叫仓促提名呢?这个真是见仁见智了。


美国大选定于11月3日举行,距离现在只有一个多月时间,但是1月20日为新旧总统交接日期,新旧国会交接也在差不多时间。时间上确实有点仓促,但白宫和参议院共和党人一致努力,还是可能通过这个新的大法官任命。


至于奥巴马提到的平衡,纯粹是胡扯,美国历史上,富兰克林·罗斯福做了12年的美国总统,提名了8名自由派大法官,最高法院长期由自由派法官主导,给美国战后的社会经济政治法律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哪来什么平衡的说法。


可以讲,特朗普将来留给美国人最大的政治遗产,除了“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最重要的就是多位保守派大法官的提名了。特朗普的成功既有个人巨大的努力,运气也不是一般的好。只有被上帝捡选的人,才有这样的恩典。


每天北京时间15:00, 收听专家有关美股,银行ETF,以及各股点评:

(扫描二维码进入限时免费投资交流群)







189 次瀏覽
 

訂閱表單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