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背发凉!英国果然隐瞒了变异病毒真相!

来源:鸣金网

默克尔称变异病毒为“英国病毒”,真没说错!

全球肆虐的病毒,从来都不止新冠。

实在太快了,疫情蔓延速度简直不可思议!

近日,全球单日新增确诊已逼近100万人,新的记录还在不断被刷新,这个数据较两个月前已经翻倍。

最具代表性的,除了长期霸榜的美国,就是已高居第五的英国了,不知不觉间,英国单日新增已超6.8万例,将印度、俄罗斯和巴西都比了下去。

这很不寻常!

要知道,英国可是世界第一个开始大规模接种疫苗的国家,从12月中旬开始,每周接受疫苗超200万剂,迄今已达到1000万剂规模,而美国派发的疫苗也有3100万剂。

疫苗无法有效阻断病毒传播?这个问题仍待商榷,更令人怀疑的是,全球几乎同步始于12月的新一轮大规模传播,同英国宣布发现传染性增强70%的变异病毒时间点高度重合,只是巧合吗?

当时就有专家提出质疑:部分国家和地区报告的英国输入的变异病毒情况,跟英国官方公开的数据存在较大出入。但没有证据,也没人公开指责英国说谎。

但就在1月18日,人民日报旗下补壹刀终于揭露了答案:英国政府确实在说谎,他们居然隐瞒变异病毒存在的事实长达三个月之久。


真正捅破这一丑闻的,还是英国自己人,一名澳大利亚记者在指责澳政府对中英两国疫情太过“双标”时,着重强调:9月20日,英国肯特郡首次发现了新冠病毒的一种新变种。然而,直到12月14日,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才公开承认这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新毒株。

更诡异的是,西方媒体对此却集体噤声,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一样,西方世界的默契,真的令人刮目相看。


德国总理默克尔怒斥变异病毒为“英国病毒”,英国上下还不服不忿,难道说错了吗?

关键是,这一迟到的真相,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三大痛苦又不得不正视的事实,开始浮出水面。

1、很多难解的问题,都有了合理解释。

英国在12月14日公布变异病毒情况的同时,也宣布了英国疫情防控已经失控,而多国都在同一时间对英国下达禁航令,却依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超过70个国家和地区出现英国变异病毒输入。

几天后,日本便出现了变异病毒人传人现象,随后被迫封国。

防控等级最高的中国,也没能成功将这种变异病毒挡在国门外,北京、大连病毒源头来自被污染的冷链产品,河北爆发的病毒基因同欧洲高度相似,具体源头很快将揭晓,很可能同英国变异病毒脱不开干系。

更不用说同英国隔海相望的欧洲和美国,在禁航之前英国变异病毒就已经开始在多国传播,再严密的防控也难以抵挡病毒从内部引爆。

2、英国此前报告的变异病毒数据,存在较大程度的低估和误判。

传染性增强70%,显然过于保守,英国封国,都未能有效延缓病毒传播的速度,短时间内引发全球范围内确诊病例激增,导致疫苗的大规模投放都显得杯水车薪。

一个数据可以作为参考,世界权威期刊《科学》杂志曾作出预测,突变后的新冠病毒的传播力是第一代从武汉测序的那个类型的3.7到8.2倍。

业界长期抱有的“没有证据表明变异病毒致死率更高”的观点也开始动摇。

英国又传来更让人后怕的数据,据英国《太阳报》1月18日消息,一项最新研究发现,已“康复”出院的新冠患者中,有八分之一的人会在140天内死亡。

也就是说,我们统计的新冠致死率,如果将时间节点和统计区间放宽,得到的结论很可能正好相反。

英国到底隐瞒了多少真相,他们迄今都没有正式表态,间接将整个世界推入更可怕的疫情深渊,却一句道歉都没有,更别谈赔偿了。

3、新冠很可能无法被彻底消灭,它将同流感一样与人类长期共存。

世卫组织在1月13日通告,变异病毒早已不止是英国,20个国家和地区出现了南非发现的变异病毒,日本报告了来自巴西的变异病毒,而巴西则发现了另一种新的变异病毒,德国以及医院发现的新型变异毒株,不同于英国、南非和巴西……

只看我们国家的防控,就能发现新冠病毒已经进化到相当难对付的程度,大连有人做了11次核酸检测才查出被感染,河北有人做了6次检测得出阳性的结果。

即便如此也没有哪一个国家比中国做的更好,假如这种将这种情况放在任何一个西方国家,有多少这类无症状感染者能被成功检测出来并及时隔离,以确保他们不会在无意识当中传染给更多人?

我们不得不考虑最为棘手的结果,正如世卫组织第二次发出的警告:新冠病毒可能永远都不会消失,人类需要时刻提防下一场大流行病的出现!

我们最大的仰仗,不是副作用依然未知的疫苗,而是我们自身的免疫力。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14世纪中期,起源于中亚的鼠疫,在意大利爆发,随后横扫整个欧洲,2500万人丧命,约占欧洲总人口的1/3,俗称“黑死病”。

幸运存活的欧洲人是没被感染,还是被治好的?都不是!当时基本所有欧洲国家都束手无策,只得听之任之。这场瘟疫在肆虐欧洲大陆6年之后突然消失,至今仍没有明确定论。

但之后被证实的是,活下来的人当中,多数靠的是他们的体质,另有约14%的人产生了抗体。

100多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从1918年到1920年,在两年多的时间内,一路跟随美军扩散到了全世界,病毒共掀起了三波攻势,致使4000万人殒命,5亿人被感染,占当时全球人口的1/3。


这场瘟疫同样不是被人类战胜,而是病毒饶过了人类。本质上来说,病毒造成如此重大伤亡,根源都是一样的,这些西方民主国家先是对病毒的重视不够,等病毒扩散后再行动已经晚了,最后的抗疫措施基本就是群体免疫,是死是活全部听天由命。

也许很难令人相信,在今天的西方世界,依然有为数众多的人认为:新冠病毒就是上帝的惩罚,人类不管做什么都没用,还不如尽情的快活。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不会吸取任何教训。


不想重蹈西方国家“群体免疫”的冤死鬼,就绝不能让我们国家的任何地方成为病毒传播的修罗场。

但不得不承认,在这场没有旁观者的战斗中,国内一些人干的事,并不比那些西方国家来的高尚。

从韩国归来的沈阳毒王,刚执行完14天隔离,就开始自由活动,发热后不主动上报,而是诊所、多家医院轮流跑,几十名护士中招,直接拉响沈阳的警报,一人拖累一座城,830万人的经济生活被摁下暂停。

北京顺义一家7口,完全不讲武德,早早出现了新冠症状,同样是瞒着不报,全家人被感染不说,跨区看病还瞒报谎报行踪轨迹,432名密切接触者被牵连,更恬不知耻的拒不配合流调,北京无数人的生活都受到波及。


还有企业胆敢欺上瞒下,置56.7万河北邢台的安危与不顾,明明没做完的核酸检测,却汇报全部阴性的虚假结果。


那些仗着手中有点权势就凌驾于疫情防控之上的人,何止与被媒体曝光出来的这些老鼠屎?

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被攻破,人类最大的威胁,也从来都不是病毒本身,而是人类自己。

203 次瀏覽0 則留言

訂閱表單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