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3.6万医学生成疫情一线中流砥柱 被当炮灰

文章来源: 自由时报

印度卫生部2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较前一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23144例,累计确诊17636307例;新增死亡2771例,累计死亡197894例。

印度在医疗卫生上的投入占其GDP的1.3%,比全球所有主要经济体的医疗投入都小。在目前严重的疫情之下,其医疗体系的脆弱性迅速暴露,如今面临着从机构运转、医护人员乃至物资供应的全面崩溃。这无疑使得印度的疫情更难控制,民众“听天由命”的现状更令人心痛。

医院超负荷运转,诊疗诸环节阻滞

医生:一场大悲剧可能要发生

随着新冠病例的不断攀升,印度首都新德里已进入紧急状态。据BBC消息,德里的各家医院已经没有ICU床位了。那些负担得起的民众只能自己雇护士,远程咨询医生,以求保住家人的命。医院里的普通床位也告急。因为RT-PCR检测要花上数天,一些患者千辛万苦找到床位,但却因为没能拿到确诊报告无法入院。

4月26日,新冠患者在印度城市艾哈迈达巴德的医院接受救治时,只能躺在三轮车里输液。图据新华社

然而,就算进入医院,其诊疗的各个环节都面临困难,不管是做血液测试,还是做CT扫描或X光都面临延误。医生难以实时跟进患者的病情进展。因为实验室已经超负荷运转,检测结果需要等上三天。CT扫描就连预约都要耽误数日。医生们表示,这方方面面的延误将很多患者的生命置于了风险之中。


流行病学家Lalit Kant博士表示:“我们从第一波疫情中什么都没学到。”公共卫生专家Anant Bhan也表示,政府没能预测到这一波疫情,因而也没能为此做好准备,民众如今只能“听天由命”。

4月27日,新冠患者在印度新德里一处被改造成新冠病房的宴会厅休息。新华社/法新


德里一位医生表示,现在弥漫着“一种真正的恐惧:一场大悲剧可能要发生。”

为了应对床位严重不足的情况,印度已经将一些酒店,甚至列车都改成了ICU。然而,专家指出,下一场危机就是医护人员的短缺。

医学生是新冠应对中的堡垒和倚仗

一线医护感觉被背叛,“我们就是炮灰”

据亚洲新闻台消息,印度有541家医学院,3.6万名医学生。据印度公立医院医生为主的工会称,这些医学生是印度新冠应对中的堡垒和倚仗。这些医学生负责治疗,而更高资历的医生则负责监督指导。他们的工作境况就是印度医疗体系现状最直观的影像。

然而,有医学生们觉得自己“被背叛了”。自疫情爆发一年以来,他们承担了超负荷的工作量,却需要绝食抗议才能拿到工资,还暴露在感染病毒的高风险之中,以惊人的速度和比例再三感染。

4月27日,医务人员走在印度新德里一处被改造成新冠病房的宴会厅。新华社/法新

“我们就是炮灰,就是这样。”在公立医院工作的一位医学生Siddharth Tara本周出现了发烧和头疼。他做了新冠检测却迟迟拿不到结果。他所在的医院已经超负荷运转,人手不足。院方想让他继续工作,直到拿到实验室结果,证明新冠阳性。


在疫情爆发最严重的5个邦,这些医学生们已经因为行政管理方的问题而举行过游行示威,也敦促过相关部门做好应对第二波疫情的准备,政府却依旧置若罔闻。

当这一波疫情袭来,他们这些“感到被背叛的炮灰”又上阵了。很多医院根本没有雇额外的人手,有的医院雇了一些,但增加的人手数量根本赶不上增加的床位数量。

Tara所在的医院增加了床位,却没有多雇医护人员,导致工作量增加了数倍。更糟糕的是,一些高资历的医生拒绝治疗新冠患者。院里以前是2名医生管15个床位,现在增加到了60个床位。而苏拉特的26岁医学生Jignesh Gengadiya一个人就要负责60个普通床位,或负责20个ICU患者。他指出,ICU患者需要24小时不间断的密切监控,“如果同时有2名患者需要急救,我管谁?”

还有些医院因为此前疫情趋于平稳“精兵简政”,如今再度面临人手紧缺。Sassoon Hospital去年在疫情中雇了200名护士,但在10月疫情退潮后就全部辞退了。这些护士都是合同工,院方可以中止其服务。院长称,医院“负责的是患者,而不是员工”。

而该院的医学生Sarkar则指出,增加了床位却没有配备人手,“床位就只是床而已,这就是个烟雾弹。”

此外,Sarkar还透露,上个月,该医院的450名医学生中有80人新冠确诊,却最多只有7天的假期。Sarkar 表示:“新冠病毒破坏了你的免疫力,有些人已经阳性两三次了,却不给康复时间。”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医学生称,其所在医院的手术部门,医学生的感染比例高达75%。


4月27日,人们在印度比哈尔邦巴特那等待为氧气罐充氧。新华社


实地探访:被拒之门外的感染者晕倒在医院外

印度媒体《今日印度》4月27日实地走访了新德里的数家公立医院,对当下的真实情况进行了报道。

虽然该市大多数医院的氧气供应都在减少,但受影响最严重的还是公立医院。当《今日印度》探访全印度医学研究院(AIIMS)时,采访小组发现,和印度中央政府和邦政府的其他公立医院一样,该医院的急诊部已经关闭。此前曾在医院急诊室外等候、还能得到一点儿氧气供应的人们,如今却昏倒在这些医院的门前。

按照报道的描述,不论是家人拥抱在医院门外晕倒的病患,还是身穿全套防护服、手中提着一个陶罐、里面装着新冠死者骨灰的男子,新德里医疗系统崩溃后的这些场面令人无比心痛。

据该报道介绍,在被4家医院拒绝收治后,拉布缇·德维的家人在LNJP医院门口等了三个小时。她的丈夫称,他们去的第一家公立医院既没有氧气也没有床位。由于没有救护车,她的家人把她放在车的后座上,让她喘口气。但她的血氧值在急速下降。她的丈夫说道,“我想医院应该没有床位了。除非有部长级别的人打电话给熟人,才会有床位被安排出来,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什么也没有。”

另外一家守在LNJP医院外的家庭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形。他们被6家医院拒绝,花了5000卢比才买到一个氧气瓶。医院急诊室入口已经被关闭。

在GTB医院外,尽管医院大门已被关闭,但病人家属仍在寻找床位。门口的大屏幕上显示,医院有700个床位,都已满员。“这就是谋杀。现在没人会去法庭阻止这场谋杀。”一位等着期待家人能够入院的男子说道。《今日印度》称,虽然政府表示急诊室会对新冠患者开放,但他们的实地探访却呈现出一幅完全不同的画面。

医院外的场景令人心碎,而在医院的内部,负责救治新冠病患的医护人员们同样感到无助。

新德里一家医院里的女护士马修(Manjusha Mathew)讲述了她的感受。“所有人都以为,因为我们,他们的病情一定会好转。”马修称,“他们会说,‘护士姐姐帮帮我们,医生帮帮我们,你们就是神明。’”她说,有时候医护人员也会有情绪上的问题,人们会来找他们并要求其帮助,“但我们已经极尽所能,剩下的只有听天由命。”

马修称,医护人员们也会很悲伤,“有时候非常年轻的人也会晕倒。我们能做什么呢?”她说,看到这样的场景真让人伤心。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23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