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美边境或关闭至11月底! 今秋留学生恐怕只能“云”上课?

来源: 头条 www.toutiao.com 2020-09-14 15:38

现如今,就算是对美国梦有着最坚定信仰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几年来,美国正变得越来越看不懂了,这是什么原因呢,其实不是美国变化快,而是你太年轻了,一个人如果在美国活到一百岁,那么美国今天发生的事,看起来就只不过是昨日重现,是的,你没有听错,美国现在只不过是又走在了过去的一条老路上,虽然路两边的风景换了,但是路还是那一条。

美国力挽狂澜,下一步是发动战争转嫁危机,还是内部变革寻找转机

很多人说,美国现在是出了些问题,可人家有最强大的军队,美元还是最通用的国际货币,美国也还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你天天说人家这不行那不行有啥用?其实这就得两面来看问题了,如果我们只看光鲜的那一面,那事实上这么说一点毛病也没有,美国还是那个蓝波万,可是如果咱们联系现实,他对我们疯狂的遏制,那必定还是有些原因的,而且肯定也不只是因为我们变强了这么简单,我们变强是一个逐步发展壮大的过程,美国又不是在一夜之间突然发现了这个问题,那美国的遏制战略是怎么突然转变的这么快的呢?

实际上我总结了一下,现今的中美矛盾并不是因为什么中国崛起威胁到了美国第一的地位,而是美国迫切的需要从外部收割到财富,以避免内部危机的爆发,所以矛盾的主题实际是财富的掠夺与守卫之间的矛盾。如果你从这个角度再去看待,这三年来美国一系列政策的调整,是如此的迅速而又焦躁,就能理解这背后的迫不及待了。



换句话说美国现在自身创造的财富,并不能够支撑你看到的那些光鲜的外表,如果没有外部财富的输入,那么强大的美军,强势的美元,都将难以得到真正的有效支撑,面临崩塌的危险。何为财富?就是货币真正的购买力,要知道美军每年依靠的是全世界最庞大的军费开支支撑的,美元的购买力是美国国家信用在支撑,而美国的国家信用,就是全世界对你财富创造能力的认可度,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果自身创造财富的能力下降,外部收割财富也不行,那么你的内生财富能力和光鲜的外表之间就出现了一道裂痕。

美国现在的问题就是这道裂痕已经被拉到一个临界点了,所以我们看到的,一边是光鲜亮丽的强大帝国,一边是摇摇欲坠的衰落帝国。你看到哪一面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行为逻辑正是在这两边来回交叉前行的。如果要问现在谁能力挽狂澜,不要指望我们舍身饲虎,我们是有核武器的猎人,能救美国的只有他自己。

所以很多人的第二个问题来了,如果美国真的遭遇危机,他会不会通过对外发动战争的方式来转嫁危机?毕竟历史上很多次战争都是因为类似的原因导致的。今天我们就来从美国自己的历史里,去寻找现实的答案,看看美国会走向何方,是战争还是改革,哪一条才是真正的出路? 美国力挽狂澜,下一步是发动战争转嫁危机,还是内部变革寻找转机 美国的今天在它自身的历史上并不陌生,这一幕如果我们回到1920年代,就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们可以简单回顾一下美国短暂的历史,美国起初是英国的殖民地,从1775年开始,殖民地的居民经过了八年独立战争,直到1783年,英国才正式宣布承认美国独立,到今天也就不到240年。之后又经历了南北战争,直到1865年结束,到这个时候,美国才完成了真正的内部统一,如果从这个时候算起,到现在只有155年历史。 我们重点要看的正是最近的这一百年,尤其是1920年代开始的这段历史。在1920年代,美国曾经在1929年世纪大萧条发生之前,有过一段回光返照的繁荣期,历史上给这段繁荣期专门有个命名,叫柯立芝繁荣,因为那段时间的总统叫柯立芝。 那段繁荣期最明显的特征是什么呢?第一个是局部繁荣,就是电气化改造的部门都发展特别快,产业带动了全美国的经济发展成为世界第一,美国当时的工业生产的比重,在资本主义世界已达48.5%,超过了当时英、法、德三国所占比重总和。第二是美国的股票市场异常的繁荣,总是在创新高。第三是美国的贫富分化特别的严重,到1929年股市崩盘时,大萧条发生前,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

那我们再对比一下美国在2008年之后的情况,也有这么三个特征,第一是网络信息化相关的部门发展特别快,在机械化时代,美国最牛的股票是美国铁路,在电气化时代,最牛的股票是通用电气,现在的数字信息时代,最牛的是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而且这些公司在全世界也是占了垄断地位,现在欧洲日韩等发达国家基本没什么像样的网络公司。第二是从2009年到现在,美国的股市也是天天涨,不断再创新高。第三点贫富分化就更是如此了,现在的分化程度,比1929年的时候更高。


所以现在跟那时候比,就还差个什么呢?就差美股崩盘带来大萧条这个恶魔了。这里面的时代背景是什么呢?就是产业革命的深化,1920年代,当时是电气化时代到来后,使过去的生产效率大幅提高了,所以对于经济层面的影响有很大冲击,只是人们还没有深刻意识到,这种生产力的发展太快,以至于生产关系的调整跟不上,随后就会导致社会结构遭到冲击。

美国力挽狂澜,下一步是发动战争转嫁危机,还是内部变革寻找转机

这种对社会冲击带来的结果是啥呢?最明显的就是民粹主义盛行。我们看一段历史,就会发现人类社会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趋同性,比如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在某一段时期内,各个国家都先后出现了女皇的情况。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可以发现不少国家都再次开始出现政治强人,上一次强人政治时期是在二战后,很多国家通过战争的洗礼,出现了大批有着强大意志的领导人,而最近十年来我们可以观察到,新一代的强人政治开始增加,比如俄罗斯的普京,土耳其的埃尔多安,菲律宾的杜特尔特,巴西的博索纳罗,可以预见,在未来,尤其是处于地缘冲击地带的国家,强人领导可能还会继续增加,这是为什么呢?



我觉得可能是世界范围内的民粹主义盛行有关系,首先是新的信息通信技术目前还在快速发展,人们普遍认为5G+人工智能,将对于生产力的提升会带来颠覆性的影响,但具体是怎样的,现在还不知道,所以世界各国的生产关系会受到什么样的冲击,大家都没做好准备。 其次先进生产力带来的产业革命,可能已经发生了转移,比如这一次可能由美国会转移到中国来,虽然美国现在正在全力阻止这种情况发生,但是我们在5G上的领先优势依然还是比较明显的,这带来的结果就是除了产业革命中心之外的地区,经济发展的速度会开始下降。

这么一来,世界各国都会有民粹主义开始复苏的问题,现在尤其明显的就是美国和印度,这在美国的历史上,曾经也是出过一模一样的问题,但是他们当时处在发展的上升期,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裹挟之下,他们最终找到了一位力挽狂澜的人,带他们走上了一条纠错之路。 这个人就是罗斯福。

如果我们把1920-2020年间的这一百年做一个断代,要从中找到两位美国总统来作为这个断代的标准的话,应该选择哪两位呢?如果从经济发展,从而改变美国与世界的面貌格局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应该是罗斯福和里根这两位总统。为什么是他们两,只有一个标准,就是他们以及他们的后来者,对待资本的态度,罗斯福是把资本关进笼子里的人,而里根是后来那个打开笼子的人。

上面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美国当前很可能正处于类似于1929年大萧条前夜的历史背景,关于大萧条的悲惨情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有介绍,那可以说是美国百年来最黑暗的一段时光,那么在大萧条发生后,美国是怎么走出泥潭的呢?

在大萧条最深重的时刻,1933年,小罗斯福就任美国第32任总统,他一上任就推出了自己的罗斯福百日新政,新政抛弃了传统的自由放任主义,加强政府对经济领域的干预,实行赤字财政,大力发展公共事业来刺激经济。关于罗斯福新政在经济学的研究中有很多分析,但是要总结的话其实就只有一点,那就是罗斯福把资本关进了笼子,全面结束了美国对资本的放任自由主义历史。

美国力挽狂澜,下一步是发动战争转嫁危机,还是内部变革寻找转机

很多人对美国的自由主义有种形式上的误解,认为美国说的自由就是人的自由,其实美国从建国开始,所说的自由,就是资本的自由,拥有的资本越多,人的自由度就越大。因为这个口号提出来的时候,美国就还有奴隶,跟自由最反义的名词大概就是奴隶,所以说从自由这个词出现在美国的《独立宣言》上时,其实说的就是资本的自由,只不过那个时候那些国父们本身就是资本的代言人,而且他们自己就是奴隶主,所以当他们说自由的时候,就是在说自己作为资本本身应该享有自由,而不是再受英国政府管辖。

从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一直到1933年罗斯福就任之前,美国所采取的政策,就一直是资本主导下的自由主义,甚至是在1929年股市崩盘之后,大萧条期间,那时候的总统胡佛采取的政策依然是放任自由主义,实际上加剧了危机的深度。直到罗斯福上任之后,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有一个核心出发点,那就是遏制资本的自由主义。

可以说罗斯福新政就是把资本关进笼子里的新政,在罗斯福政府期间出台了大量关于限制金融资本发展的法律法规,那个时候的民粹主义赋予了罗斯福极大的权力,唯独有一个地方跟他对着干,那就是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在最初将很多新政裁决为非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就跟上面说到的自由主义是一个根源,在资本主义社会,法律就是规则,所以法律的建立,从最一开始就是为资本服务的,当罗斯福新政采取遏制资本的政策时,那么资本最后的守护者,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自然就站出来了。

其实不只是那时候的美国,即便是今天,我们去看世界各国的最高法院,都会观察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他们天然的有两个倾向,对外亲美,对内亲资本,很多国家和地区的法律界会成为美国和资本联合起来渗透影响力的关键部门,就是因为从他们照搬建立西方制度的时候,关于法律的定位就已经注定了这个天然的立场。


罗斯福后来通过一系列的权力斗争,最后牢牢控制了国家的大部分权力,使得他的遏制资本的政策可以得到有效的贯彻和执行,资本有两个致命的弱点,就是贪婪和短视,资本的自由主义,必然会把整个社会带到贪婪和短视的陷阱中去。自罗斯福时代开始,由于资本得到了极大的遏制,美国的贫富差距开始快速缩小,罗斯福一共连任了四届总统,最后在第四任期上去世,到他去世的时候,美国不但从大萧条中走了出来,而且达到了顶峰,美国当时的GDP一度占世界的56%,此后再也没有达到过这个高度。

罗斯福可以说是二战后美国能够称霸全球的奠基人,在美国人民心中他是排名仅次于林肯的最伟大的总统,就是因为他给美国带来了最庞大的中产阶级,很多人说是后来的二战创造了大量的需求,使美国走出了大萧条的泥潭,其实那都只是外因,而罗斯福新政才是真正的内因,当一个国家处于发展的上升趋势中时,没有这些外因,依靠内部的变革,他也迟早会走出来。 罗斯福新政奠定的基础,在将近五十年之后,由里根总统开始逆转,里根是一个痛恨苏联社会主义那一套的总统,所以他反对一切限制资本的东西,也正是从他开始,美国把资本的笼子打开,重新拾起放任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也是从他开始,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开始逐步拉大。我们再看这张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图,就能很清楚的看到,经过罗斯福新政的持续改革,在1940年以后美国的贫富分化情况快速缩小,直到1980年里根当选以后,才又逐步扩大的。

美国力挽狂澜,下一步是发动战争转嫁危机,还是内部变革寻找转机

一直到2008年,又是金融资本的贪婪和短视,搞出了一个惊天危机,从那时候的总统小布什,到奥巴马再到现在的特朗普,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对金融资本追责,当时危机之后仅仅推出了一个限制金融资本的《多德-弗兰克法案》,也在特朗普一上台之后就给放宽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根本就没有一个总统是真的想要改变现在这个局面的人,唯独有一个主张接近于罗斯福的,就是桑德斯,他是针对有钱人,也就是资本的代言人层面,也还没有深入到直接针对金融资本的层面,而且美国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这些年纪大的老人当政,要指望他们进行一场触及灵魂的改革,可能也是不现实的,罗斯福就任总统的时候只有51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


此外,如果美国没有迎来自己的危机时刻,他们的民族主义情绪,就很难再赋予一个真正的改革者绝对的权力,而现在这样的白人至上民粹主义,只能把特朗普这样的商人推上前台,那么在下一个阶段,如果危机真的来临,美国既然也无力内部改革,那他们会不会对外发动战争,来转嫁矛盾呢?

历史上曾经遭遇债务危机和通胀压力下的社会危机时,发动战争转嫁危机的先例是有的,那就是二战前的德国希特勒政府,但是与他们不同的是,如今的美国还拥有强大的美元,是可以输出危机的 最好武器,而反倒是由于核武器的出现,导致了美军还不敢轻举妄动。

美国力挽狂澜,下一步是发动战争转嫁危机,还是内部变革寻找转机

我们现在要分析美国未来会不会发动战争,要明白他的核心矛盾和主要动机是什么,在最一开始我就分析了,美国现在最急切的矛盾,就是内部创造财富的能力不足,急需外部财富输入才能延缓危机,这个是最紧迫的任务,所以其核心动机就一个,收割财富。如果理解了这一背景,我们就可以对美国是否发动战争,以及以什么形式,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有几个基本的推断。


第一,目前越热闹的地方后面威胁越小。我们有三个核心战略方向和一个核心战略底线,三个方向分别是朝鲜半岛,南海和巴基斯坦到伊朗这三个方向。底线不用说了就是台湾省。现在呢闹的最热闹的地方不是上面任何一个,而是中印边境地区,那里说实话不是我们的战略重心,也不太影响我们的经济战略稳定,这一点当事人清楚,美国也清楚。

第二,核心战略方向美国不敢亲自下场。战争要有一个最终的战略目标,但是现在大国之间要直接通过战争,来实现战略目标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这在冷战时期都没有发生过,在今天依然不可能发生,很明显的原因,美国的金融资本他们要的是钱,不是命,他们也不想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第三,很可能会通过代理人制造冲突。美国要在三个战略方向和底线上对我们进行挑衅,必然只能是通过代理人,这其中最可能的就是日本的极右翼和台湾的民进党,而这两个本来就是一条线上的,而且这里一有冲突就是两个战略方向和一个战略底线同时发生了联动,这是我们最敏感的点,当然美国也肯定清楚这一点。

第四,所有的冲突都是为了金融战服务。既然热战不可能,那就只有可能是别的战争形式,其中最可能的就是美国的强项:金融战。而所有的看起来很厉害的冲突,在冲突的同时,实际都是为了这一个目标服务,那就是掩护金融战,通过金融战掠夺财富,完成金融霸权的最终统一。

所以如果这些都联动起来,其实最后的核心还是在金融系统,因为我们在我们周边已经完全有能力实现拒止和震慑,如果代理人非要找事,肯定活不到第三集,即便美国在背后支持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反倒会使美国失去几个抓手,但是我们还是要有定力,在两个方面,第一是要牢牢守住金融系统的风险底线,这样不管外面打不打,你这钱肯定拿不走;第二是要有足够的战略意志并展现出来,也就是威慑+拒止,封杀他们的想象空间。

美国要想像搞苏联那样,通过冷战最终收割对方,也有可能只是个烟雾弹,倒也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冷战时间太长,一弄几十年,美国现在哪还拖得起。对我们来讲,老一辈给我们留下了三样法宝:完整的工业体系,独立的国防军事体系,独立研发的核武器。这三样东西保证了我们可以生产赚钱,可以保护自己的财富,最后也可以确保摧毁对手,这让我们完全可以站得稳,站得直。

现在谁最着急,是美国,谁最理性,是我们。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我们保持了一个完整的向上发展趋势,美国现在想要逆势而为,去打断这个趋势,那是要逆天改命,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


政策越激进,表现得越焦躁,很可能只能证明他们内部的问题越大,而我们的选择越正确。 就这样的局面下,我们有啥好担心的呢,老三样的法宝在那摆着呢,战争可能是美国转嫁危机的一种有效手段,但战争的对象,建议美国慎重考虑,应该把我们排除在外,因为我们是他不可承受之重。

美国要想摆脱危机的阴影,应该反思自1980年代里根总统以来,放任自由主义对金融资本的放纵政策,正是他们自己让贪婪短视的金融资本成了所有产业的附骨之蛆,即便到了四次工业革命的前夜,所有的互联网和数字信息的新贵企业,要想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都必须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向金融资本融资,必须去上市得到持续的资本注入,必须出卖自己的灵魂才能得到资本的加持,金融资本如影随形又无所不在,如果美国不想最后被吸干榨尽,不是与资本媾和,向外发动战争转嫁危机,而是应该再次向罗斯福那样,把资本关进笼子里去。 这才是美国的希望所在。


每天北京时间15:00, 收听专家有关美股,银行ETF,以及各股点评:

(扫描二维码进入限时免费投资交流群)





28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