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遭调查!这是动了谁的奶酪?

更新日期:7月 21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好不容易在抑制新冠问题上理出些头绪,现在又陷入另一个麻烦了。



加拿大利益冲突与道德专员Mario Dion当地时间3日表示,他将开始对特鲁多是否帮助一家慈善机构获取政府合同而进行调查。在此之前,特鲁多及其家人以多种方式对一家名为“我们”(WE)的慈善机构予以支持,特鲁多和他的母亲Margaret出席了许多“WE Day”活动,而特鲁多的妻子Sophie Grégoire Trudeau则主持了一个名为“WE Wellbeing”的论坛。

图源:Nationalpost

而这家慈善机构上个月获得了联邦政府价值9亿加元的学生资助计划的独家管理权。外界怀疑,这家机构可能就是凭着与特鲁多一家的密切关系而获得这个合同的。

慈善机构的一份声明表示,特鲁多家族成员出席我们的活动时,不会收取任何出场费或酬金。Grégoire Trudeau 在本组织从事志愿工作的旅费已得到报销。今天(7月3日)早些时候,慈善机构WE已与联邦政府宣布终止合作关系。


Dion是在保守党议员Michael Barrett和新民主党议员Charlie Angus分别给自己办公室写信后注意到此事,二人要求Dion调查总理与合同有关的行为。Dion在给Barrett的回信中说,他将根据该法案第6(1)款调查特鲁多,该条款禁止公职人员做出促进自己或他人利益的决定。

图源:CBC


特鲁多也在根据该法案的第7条和第21条接受调查,该条款涉及给予他人优惠待遇以及不能回避利益冲突。


人权倡导者 Marc和Craig Kielburger于1995年创立了“WE”慈善组织,到今年已经运行15年了。上个月,特鲁多宣布将让其负责加拿大学生服务基金(Canada Student Service Grant),在对暑期成为志愿者的学生和应届毕业生提供资助,它可以为参加活动达500小时的志愿者支付最多5000加元的补助。推出这项计划的本意是帮助那些因新冠疫情在今年夏天找不到工作或无处打工的应届毕业生和在校学生。


资助的多少取决于学生花多少时间做志愿者工作。但在WE慈善机构宣布将执行这个项目后不久,自由党政府就遭到了反对党和一些慈善机构人士的抨击。倡导志愿服务的加拿大志愿者组织表示,将拒绝与WE慈善机构合作,因为它反对该项目的管理方式,也反对为志愿工作的学生支付报酬的想法。


最初特鲁多还在为这种合作关系辩护,称WE是唯一拥有全国性网络的组织,有能力为年轻人开展这种规模的项目。而其他慈善组织对这一说法提出了质疑。虽然WE慈善机构负责运行这个项目,但它只得到1950万刀来支付其成本——其中500万美元本应捐给合作组织,如Big Brothers, Big Sisters和Pathways to Education。


2015年11月10日,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和他的妻子索菲·格雷戈尔-特鲁多出席了庆祝活动。

图源:CBC

保守党领袖Andrew Scheer表示,如果特鲁多相信WE是唯一有能力运行此项目的机构,他应该愿意拿出证据来支持这一决定。在加拿大广播公司新闻频道的《权力与政治Power & Politics》节目中, Scheer对嘉宾主持人Catherine Cullen说:“目前还无法解释为什么只有这一个慈善机构与特鲁多家庭联系如此紧密。”“他们做了全面调查吗?”他们可以用什么来证明WE是唯一可以做这个项目的组织?他们做过分析吗?我们想知道有关信息。”

图源:CBC


针对这件事,网友也热议起来:


“我很想看到特鲁多老婆报销的旅行费用详细清单……”

图源:CBC


“如果提出刑事指控,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图源:CBC

“如果特鲁多真的致力于帮助年轻人,他应该用自己的时间和钱去做慈善。”


其实在2019年2月11日,特鲁多就卷入过加拿大最大的工程和建筑公司SNC-兰万灵公司行贿案,加拿大议会怀疑特鲁多利用总理权力,干预加拿大司法独立。那时加拿大紧跟美国脚步,大量外资撤资,资产缩水,加拿大遭遇68年来最严重经济危机,与当前的局面竟是有几分相似。


如今,因为特鲁多抗击疫情有力好不容易积累起的人气,再次因卷入丑闻人气一落千丈。表面是因为与WE慈善机构关系过密引发的纠纷,深层次孟案、123加国人被中国关押等问题与中国关系局势不明朗,而现在因为疫情重创,加国经济亟待恢复,动了谁的奶酪还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已经有人盯上特鲁多了,就看这次他能否化险为夷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CBC

262 次瀏覽
 

訂閱表單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