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面前,白宫的“中国牌”不好用了

来源: 海外网,作者 | 老度


当地时间4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罗斯福厅与美国大企业领袖举行的视频峰会上声称,他收到一封来自两党参众议员的信,提到“中国共产党有计划要扭转和主宰半导体供应链”,表示“美国也没有理由坐等”。


舆论普遍认为,拜登此番表态还是意在推动此前公布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自3月31日这份总额约2.25万亿美元的一揽子投资计划出炉以来,白宫从上到下纷纷在各种场合“卖力推销”,并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以博取保守派人士支持。


不过,白宫的“中国牌”这次却不好用了。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11日报道称,共和党人认为这是一个臃肿的改革方案。有分析称,尽管拜登政府频繁“打中国牌”,但行政机构掣肘、投资效率低下、预算赤字高企等才是白宫真正应该关心的问题。

利用中国“贩卖焦虑”

“芯片,就像我这里拿的这个一样,这些芯片、这些晶圆……电池、宽带都是基础设施。”在当地时间周一(4月12日)白宫举行的视频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举起一块晶圆,向屏幕另一头的美国企业家们不厌其烦地为自己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拉票”。


《华尔街日报》在当天的报道中写道,“拜登在讨论芯片短缺的会议上向企业高管推销基建计划。”同日下午,他还会见了民主共和两党几位议员。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拜登在椭圆形办公室会议上表示,将就基础设施项目的范围和付款方式进行谈判。


一段时间以来,拜登为这份“雄心勃勃”的计划四处“贩卖焦虑”。计划宣布当天,他就丝毫不掩饰地称,这可以帮助美国“在全球竞争中击败中国”。在4月7日的“美国就业计划”演讲中,他再次强调该计划的“紧迫性”。


“(如果计划不能实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们都将报道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在未来的投资上领先。”在演讲中,他还反问,“你觉得中国在数字基建、研发方面的投资会拖拖拉拉的吗?”

《华尔街日报》注意到,该方案自公布之日开始就被打上了“和中国竞争”的标签。“与中国的竞争为拜登政府的基建方案提供了一个合适的卖点。”

“冷战时期使用的策略”

“美国总统拜登和民主党议员正将美国人的目光引向蓬勃发展、雄心勃勃的中国。”美联社以《拜登称中国“正在吃掉我们的午餐”》为题,分析了拜登政府如何将基建投资这一内政政策转化成外交策略。

文章指出,利用竞争对手的进步进行警告施压,敦促增加基础设施和研究支出,是冷战时期使用的策略。那时的美国总统发展本国高速公路系统、太空计划和武器储备时,都会剑指苏联。如今在基础设施方面,拜登一再警告中国和其他国家正在“吃掉我们的午餐”。

Politico以《拜登打中国牌》为题,梳理了拜登在与中国竞争时如何提高调门来吸引鹰派人士。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主任塔伦·查布拉(Chhabra)曾称,将“大规模公共投资”作为应对中国的一种方式,是吸引保守派人士加入的最可靠方法。他说,“围绕与中国竞争而进行的框架改革,可能会极大地增进对温和派和保守派的吸引力”。

新加披《联合早报》将拜登此次基建计划称为“宏大华丽的想象”。文章称,拜登打“中国牌”的真正用意是华尔街和硅谷的大银行家、大企业家为自己的基建“买单”。

“不如削减荒谬的国防预算”


遇事不决“甩锅中国”,似乎已成为美国政治的潜规则。但这回,白宫的“中国牌”没那么好用了。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呼吁参议院民主党人“抵制不相关的计划的诱惑,这些政策试图给贴上‘对华政策’的标签”。


美国斯沃斯莫尔学院教授多米尼克·蒂尔尼(Dominic Tierney)也表示,“我们不应期望仅靠多次提几次‘中国’,就能让从十几名共和党人那里拉到票,支持这一计划。”

2.25万亿美元的巨大投资从哪里来?白宫的办法是两个字:加税。美国财政部公布的“美国制造税收计划”(The Made in America Tax Plan Report)就包括将公司税率从21%提高到28%、对企图避税公司加大执法力度等。


在真金白银的利益面前,很多美国企业首先不干了。约200家美国大公司高管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强烈反对提高企业税。商业圆桌会议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博尔滕表示,该组织向来支持“用户付费模式”为基建项目融资,美国决策者应避免为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增添新的障碍,特别是在经济复苏期间。


由于美国工人工资水平较高且基建效率低下,很多商界人士担忧通过提高税率来“大兴土木”非但不能增加就业,反而会推高联邦预算赤字。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代表超过300万家美国企业的美国商会高级副会长布拉德利发表声明说,拜登提出的基建融资方案“危险且具有误导性”,将令美国经济复苏放缓,并降低美国企业的全球竞争力。

重重压力之下,拜登最初的愿景能在多大程度上得以实施还是个未知数。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11日报道透露,尽管拜登仍在争取两党的共识,但关注焦点已转向民主党主导的“预算和解程序”。

即便如此,该政策从构想到出台还需要经历一个漫长而困难的过程。以全球瞩目的美国首条在建高铁——加州高铁为例,美国2008年就通过了加州高铁项目修建计划,但是至今已经13年,加州高铁已沦为“烂尾”。

对于拜登的尴尬处境,《纽约时报》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支了个招——“与其让企业为基础设施计划支付费用,不如削减荒谬的国防预算。”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7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