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越来越多国家面临“人口寒冬”,这意味着什么?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世界各国都在面对人口增长停滞、出生率暴跌的问题,这场有历史记载以来最令人目眩的反转,将导致新生儿生日派对比葬礼罕见许多,碍眼的空房子也会随处可见。

意大利正在关闭一些产科病房。中国东北开始出现鬼城。韩国大学招生不足,德国有数十万房产被夷为平地,土地被改造成公园。


这种如雪崩一般的人口趋势——死亡多于出生——正在扩大和加剧。有一些国家的人口在增长,尤其在非洲,不过其他地方出生率几乎都呈下降趋势。人口学家预测到本世纪进入后50年或更早的时候,全球人口将首次进入持续下降的趋势。


人口的减少可以缓解这个星球的资源压力,减轻气候变化的毁灭性冲击,并减轻女性的家务负担。但是本月中国和美国公布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两国人口呈几十年来最慢的速度增长,其中也提到一些难以想象的调整。


寿命延长和低生育率会导致工作者数量减少,退休人员增加,可能会颠覆社会的组织方式——其核心观念是年轻人的过剩可以推动经济发展,负担老人的成本。此外还需要重新设想家庭和国家的概念。想象一个地区所有人都在70岁以上。想象政府要向移民和生育多个孩子的母亲提供高额奖励。想象大量的祖父母辈人士参与零工经济,以及超级碗上出现鼓励生育的广告。


“进行一种范式转型是有必要的,”去年卸任的前联合国人口趋势和分析主管、德国人口学家弗兰克·斯维亚兹尼(Frank Swiaczny)说。“各国需要学会接受和适应这种下滑。”


衍生性的影响和响应已经开始显现,尤其是在东亚和欧洲。从匈牙利到中国,从瑞典到日本,政府在日渐扩大的老龄人口的需求和年轻人的需求之间艰难地寻找平衡,对后者而言,生育后代这个极为私人的决策取决于一些正面(女性有更多工作机会)和负面(持续存在的性别不平等和高昂的生活成本)的因素。


20世纪提出的挑战截然不同。随着寿命延长和婴儿死亡率下降,全球人口出现了史上最大幅的增长,从1900年的16亿增至2000年的60亿。在占世界人口约三分之一的一些国家里,这些增长动力仍在发挥作用。到本世纪末,尼日利亚人口可能超过中国;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一个家庭仍然有四到五个孩子。


但是其他地方的高生育率时代基本上都已经步入尾声。随着女性获得更多的教育和避孕手段,以及与生育有关的焦虑继续加剧,越来越多的父母推迟怀孕,婴儿出生的数量也越来越少。即使是在印度和墨西哥等长期与人口快速增长相关的国家,出生率也在下降,或已经低于每个家庭2.1个孩子的更替率。


这种变化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一旦开始,下降的趋势(和增长一样)就会呈指数级加速。随着出生人数的减少,长大后能生孩子的女孩也会越来越少,如果她们的家庭规模比她们的父母小——这在几十个国家都在发生——那么下降趋势就会像是从悬崖扔下一块石头。


“这变成了一种循环机制,”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和公共政策教授、亚洲人口问题专家斯图尔特·吉特尔·巴斯滕(Stuart Gietel Basten)说。“这是人口发展的势头。”


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家的出生率徘徊在1.5到2之间,它们用移民冲淡了这种影响。但在东欧,人口外流加剧了人口减少,而在亚洲大部分地区,几十年前首次成为争论话题的“人口定时炸弹”终于引爆了。


2019年,韩国生育率降至0.92的历史新低,每名女性不到一个孩子,是发达国家中的最低生育率。在该国,过去的59个月里,每个月出生的婴儿总数都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


不断下降的出生率,再加上快速的工业化把人们从农村推向大城市,创造了一个看起来像是两级社会的局面。首尔这样的大城市继续发展,给基础设施和住房带来巨大压力,与此同时,地方城镇很容易发现关闭和废弃的学校,没有足够的孩子入学,操场长满杂草。


许多地区的孕妇再也找不到产科医生或产后护理中心。不属于精英院校的大学,尤其是在首尔以外,招生越来越困难——韩国18岁学生的数量已经从1992年的90万下降到今天的50万。为了吸引学生,一些学校提供奖学金甚至iPhone手机。


为提高出生率,政府发放了婴儿奖金。政府还增加了儿童津贴,以及对生育治疗和怀孕的医疗补贴。卫生官员向新生儿赠送牛肉、婴儿衣服和玩具等礼物。政府还在建造数以百计的幼儿园和日托中心。在首尔,每辆公交车和地铁都有为孕妇预留的粉色座位。


政府在过去15年里花费了超过1780亿美元鼓励女性多生孩子,但在本月,副总理洪楠基(Hong Nam-ki)承认,进展还不够。在许多家庭中,这种转变感觉是文化上的,而且是永久性的。


“我的祖父母有六个孩子,我的父母有五个,因为他们那代人认为应该有好几个孩子,”38岁的全职母亲金美京(Kim Mi-kyung,音)说。“我只有一个孩子。对我和年轻一代来说,综合考虑,生很多孩子不划算。”


在数千英里之外的意大利,人们的感受相似,只是背景不同。


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上周五在一个有关意大利出生率危机的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说,“人口寒冬”仍然“寒冷而黑暗”。


在更多国家,更多人可能很快就会寻找他们自己关于人口的比喻。出生预测往往会根据政府和家庭的反应而变化,但根据一个国际科学家团队去年在《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的预测,到2100年,195个国家和地区中有183个生育率将低于更替水平。


他们的模型显示,中国的人口下降幅度特别大,预计到2100年,中国人口将从现在的14.1亿下降到约7.3亿。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人口金字塔就会翻转。中国将不再以年轻工人为基础来支持更少的退休人员,85岁的人将会和18岁的人一样多。


5月11日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中国东北的“锈带”,人口在过去10年里下降了1.2%。2016年,黑龙江省成为全国第一个养老金系统出现资金枯竭的省份。鹤岗是该省的一座“鬼城”,自2010年以来已经失去了近10%的人口。那里的房屋的价格非常低,被人们称作白菜价。


许多国家开始接受适应趋势的需要,而不仅仅是抵抗。韩国正在推动大学合并。在日本,成人纸尿裤的销量现在超过了婴儿纸尿裤;随着城镇的老化和萎缩,市政区划也被整合。在瑞典,一些城市已经将资源从学校转移到老年人护理。几乎在所有地方,老年人都被要求继续工作。德国之前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现在正考虑提高到69岁。


德国比其他许多国家走得更远,还实施了一项城市收缩计划:自2002年以来从存量中拆除了约33万套住房。


如果目标是复兴,那么的确可以找到一些迹象。在扩大了可负担儿童保健和带薪育儿假的覆盖面后,德国的生育率从2006年的1.3上升到了最近的1.54。曾经一度萎缩的莱比锡,在减少住房存量并以较小的规模使自己更具吸引力后,现在人口又开始增长了。


“增长是一个挑战,衰落也是,”现在是德国联邦人口研究所(Federal Institute for Population research)高级研究员的斯维亚兹尼说。


人口学家警告说,不要把人口下降仅仅看作是敲响警钟的一个原因。许多女性少生孩子,因为这是她们想要的。更少的人口可以带来更高的工资,更平等的社会和更低的碳排放,以及因少生孩子带来的更高生活质量。


但是,吉特尔·巴斯滕教授引用卡萨诺瓦(Casanova)的话说:“没有所谓的命运。我们自己塑造自己的生活。”


未来的挑战仍然是一条死胡同——除了德国实现的小幅上升之外,没有一个人口增长严重放缓的国家能够成功提高生育率。在经济萎缩的国家几乎没有工资增长的迹象,也不能保证人口减少就意味着环境压力减少。


许多人口学家认为,在未来的历史学家看来,当前的时刻可能是一个过渡期或酝酿期,它决定着人类能否想出办法,让世界变得更加友好,足以让人们建立他们想要的家庭。


许多国家的调查显示,年轻人想要更多的孩子,但面临太多的障碍。


安娜·帕罗里尼(Anna Parolini)讲了一个常见的故事。为了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她离开了位于意大利北部的家乡。现年37岁的她和男友住在米兰,暂时搁置了要孩子的愿望。


她担心自己每月不到2000欧元的薪水不够养家糊口,而她的父母仍住在她的家乡。


“这里没有人能帮助我,”她说。“现在一想到要孩子,我就会深吸一口气。”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https://www.hibitex.com/zh_CN/register?inviteCode=QZTLVEW



8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