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冷小镇”今年夏天气温飙到38℃!灾害频发,北极圈不好过了!

更新日期:7月 21


来源: 英国那些事


西伯利亚小镇Verkhoyansk位于北极圈以内,一直以来被称为“全世界最冷小镇”,

1892年,这里冬天的气温曾低至零下67.8°C。

以前,它总是以“冷到变态”登上到各大国际媒体,

最近,它又上了热搜,但这次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太热了!已经热到创下历史记录!

6月20日,这里的温度飙到了38℃!

这是北极地区出现的,有史以来的最高温度。“当地缺少积雪,再加上全球气温上升,就造成了这极端的高温”,世界气象组织极端气候调查员Randy Cerveny说道。由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导致北极地区升温的速度比其他地区快两倍。这种现象被称为“北极放大效应”。气候专家们原本也预料到北极地区夏天会越来越热,但原先,他们预计到2100年这里的气温才会达到38℃,没想到,这个高温,竟然早80年就出现了!


虽然Verkhoyansk以往也有过高温,但今年的高温显然不太一样,今年整体的温度都比往年要高。从去年12月起,西伯利亚西部的温度比正常时期高了10℃。同样在北极圈以北的西伯利亚小镇Khatanga在5月底,气温也达到了25.6摄氏度,比正常高了7.78摄氏度,也创下了有史以来该地最高温度。因为气温上升,西伯利亚地区今年山火也比去年更大,更频繁。



今年4月,俄罗斯就出现了大面积山火,截止6月初,过火面积已达1230万公顷,相当于烧了一整个希腊...其中4/5都在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森林。

连卫星图上都能看到山火冒出的滚滚浓烟…俄罗斯最后不得不出动军用飞机前去灭火…

但依然是杯水车薪…


今年不仅火比往年大,气温比往年高,而且还碰上新冠,灭火难度可以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高。


然而,气温变暖后,带来的连环效应,还不止是山火。热浪席卷,山火肆虐后,西伯利亚的冻土层也开始加速解冻…而冻土层解冻又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灾难。

5月29日,俄罗斯城市Norilsk附近,因为冻土层解冻,导致油罐下方的支撑架下陷,最终使得油罐破裂,导致2.1万吨(约15万桶)柴油泄露,泄漏的柴油流入河道后,Norilsk市周边的安伯那亚河(Ambarnaya River)和达尔德坎河(Daldykan River)已经变成了一片红色。

这是在北极地区发生的最大的漏油事件。酿成这起悲剧的,是俄罗斯矿业巨擘「诺里尔斯克镍公司」(Norilsk Nickel)。

泄露的油罐正是归这家公司所有。诺里尔斯克镍公司很有钱,单单它的采矿和冶金产值就占了俄罗斯GDP的2%。

它是全球最大的镍及钯生产商,其镍产量占全球镍产量的五分之一,钯金产量占全球钯产量的一半。Norilsk约17万居民,大部分都在诺里尔斯克镍公司工作。这里是全世界最北的城市,也是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工厂不断排出充满二氧化硫的浓烟,导致当地下酸雨,让整个城市和周围地区都成了工业荒地,没有绿色植物,也没有公园,只有一片灰蒙蒙的尘土的和死树。Norilsk居民的平均寿命比美国人短20年。

上次Norilsk上新闻,还是1年前,一只无比虚弱的北极熊因为冰川融化只能来到城市的垃圾桶里翻找食物…谁知道,一年后,它再次登上新闻,又是更糟的悲剧…

这次柴油泄露后,诺里尔斯克镍公司原本想用浮栅拦截柴油,但大部分都失败了,6月9日,泄露的柴油已经进入作为自然保护区边界的Pyasino湖,这个湖通往Pyasino河。

污染面积已经达到10万平方米左右。北极区专家Rob Huebert表示:“一旦它进入河流系统,就再也无法阻止了,这些泄露的柴油可以一路流进北冰洋。

”虽然俄罗斯采取了种种措施,但泄露出来的柴油无法彻底清除。受影响区域的土地和河流会长时间都处在污染状态,这些污染还会通过食物链进行传播,包括鱼,鸟,驯鹿在内的野生动物会因此在接下来几十年备受折磨。冻土层融化导致油罐破裂,只是众多后果中的其中之一。


北极理事会2017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冻土层融化后,原先封锁在其中的工业和居民垃圾释放出来后,会污染水源,西伯利亚某些地区的地基承受力也会降低40%-50%。“俄罗斯北极地区,45%的油气开采地都在冻土层解冻后,会对建筑造成严重影响的区域。”俄罗斯60%都是冻土层,随着气温上升,冻土层解冻危机已经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去年,俄罗斯正式签署了巴黎气候协议。但即便签了,似乎也无法阻挡西伯利亚地区冻土层的解冻。

因为俄罗斯离不开油气开采,为了经济,他们肯定会在未来加紧在北极和西伯利亚东部的油气开采。而油气开采越多,排出的温室气体也就越多,这样又会让该地区温度进一步上升,冻土加速融化…根据预测,到2050年,冻土层融化导致地面不稳定,会影响至少1/3建在冻土层之上的基础设施。

因为北极地区拥有丰富的植物,数万年来,它一直是地球上其他地区的碳汇,北极和极北区的永久冻土中,含有约1.46万亿-1.6万亿吨的有机碳,这是我们目前大气中碳含量的两倍。冻土融化后,土壤中的微生物会将有机碳降解转化为甲烷和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释放入大气加剧气候变暖。近些年,随着北极的气温越来越高,永久冻土中的碳源源不断被释放,把北极变成了一个“碳源”。


现在北极已经进入一个恶性循环:“冻土中释放出更多碳,造成气候更暖,而气候更暖后,又导致冻土释放更多的碳...”如果这样下去,到2100年,预计北极每个冬天会释放出比现在多41%的碳。这相当于是6600万辆汽车的碳排放量。冻土释放出来的,除了甲烷和二氧化碳,还有有毒的汞和古老的病毒。2016年夏天,西伯利亚一批驯鹿游牧民开始患上一种神秘的病。在一个小男孩和2500头驯鹿死亡,几十人住院后,这种疾病被确认为炭疽热。病源是一具解冻的驯鹿尸体,这头驯鹿死于75年前的一场炭疽热疫情。


2018年的《北极报告》推测,“像西班牙流感、天花或黑死病这样的已经被消灭的疾病可能被封冻在永久冻土中。”2014年,法国的一项研究提取了一种被封存在永冻层中长达3万年的病毒,并在实验室对其重新加热。尽管已经过了3万年,但该病毒仍迅速复活。在北极小镇Verkhoyansk附近的冻土,是世界上最深,最古老的冻土,有些深达5000英尺。



在冻土的表面,是一种含有大量冰的永冻黄土(Yedoma)。这层冻土非常容易快速融化,它一融化,就会造成土地滑坡,地面下沉,突然出现大坑等等,进而形成冰融喀斯特地形。俄罗斯最极端的冰融喀斯特地形就在Verkhoyansk外围,这个叫Batagay的巨坑,深85米,宽800多米。1960年代,它还只是个小沟,但是近年来,它变得越来越大,一些原本被封存在其中的远古动物,比如麝牛,穴狮,猛犸象,以及4万年前的马驹和野狼都开始浮现出来。虽然冻土层融化,揭开了这些远古动物神秘的面纱,但不断融化的冻土也让人越来越担心,这个巨坑在释放越来越多的甲烷,同时,当研究者进入其中时,还会明显听到冻土融化发出的断裂、下坠声。这个夏天,这个声音将会更比以往更响。北极夏天越来越不好过,而其他地方的未来,也不容乐观,前些天,英国气象局做了一项预测,他们表示,如果这么下去,到2100年,英国夏天40摄氏度的高温将会变得常见,每3.5年就会经历一次。感觉,整个地球都在发热了...

Ref:https://www.newyorker.com/news/annals-of-a-warming-planet/a-disastrous-summer-in-the-arctichttps://www.npr.org/sections/goatsandsoda/2016/08/03/488400947/anthrax-outbreak-in-russia-thought-to-be-result-of-thawing-permafrosthttps://www.bbc.com/ukchina/simp/vert-fut-48856517https://theconversation.com/climate-change-40-c-summer-temperatures-could-be-common-in-uk-by-2100-141479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