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数据看今年美股四大趋势

来源 | 文 | 《巴倫週刊》撰稿人凱倫·胡貝(Karen Hube)

要聞君敲黑板: 從許多指標來看,今年股市回報率高於平均水平的可能性很大。

預測股市未來的表現很難,但富達投資(Fidelity Investments)分析師丹妮斯·奇斯霍爾姆(Denise Chisholm)有一種很有效的辦法。

為了預測股市未來的曲折走勢,奇斯霍爾姆深入研究了歷史數據,發現了一些各種市場和經濟因素是如何相互作用的模式。通過統計分析,她預測出接下來12到18個月股市可能發生的事。

從數據來看,2021年股市將繼續上漲,但期間會出現大量波動。

奇斯霍爾姆説,「從許多指標來看,今年股市回報率高於平均水平的可能性很大。「她在股市很多目前令投資者不安的領域都發現了一些積極跡象。

衡量股市波動水平的VIX指數去年年底大幅上升,奇斯霍爾姆指出,自1990年以來,在VIX指數飆升之後,股市接下來12個月的回報都非常高。在該指數升至如此高水平後的12個月裏,90%的時間裏回報率都為正值,平均回報率達到23%。

奇斯霍爾姆説,信貸息差對一些投資者來説是另一個威脅,上季度信貸息差持續收緊,現在處於歷史區間低端。她表示,這可能會引發有關股市已經漲太多、可能要開始下跌的擔憂。

但奇斯霍爾姆認為,「這對股市其實是一個好兆頭。」自1987年以來,當信貸息差收緊時,股市12個月的平均回報率最高(12%),而信貸息差較寬時,股市回報率最低(2%)。

奇斯霍爾姆還在股市內部發現了一些預測指標。「投資者賣出他們認為有風險的股票並競購他們認為安全的股票導致股票之間的估值差很大,這是投資者擔憂情緒的一種表現,這一現象在當前週期中一直存在,」她説,「而相對於大盤和歷史水平,風險最高的股票仍然顯得便宜,這些現象證明瞭信貸指標的可靠性,為2021年股市的走勢奠定了堅實的背景。」

此外,在經歷了去年疫情暴發、股市回落、經濟陷入衰退後,投資者對不確定性的擔憂還沒有消失。

整體看漲,波動增多

奇斯霍爾姆指出,我們沒有辦法對未知因素進行統計分析,黑天鵝事件總是有可能發生,但歷史可以為一些已知的不確定性提供參考。比如税收政策,如果拜登執政期間税率上升會給股市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奇斯霍爾姆稱,從歷史數據來看,1950年以來有13年政策上調了税率,標普500指數在這些年裏的回報率比9%的平均水平高出2到5個百分點。

至於政治因素如何影響2021年的股市,實際上很難判斷執政權從共和黨轉向民主黨會具體帶來什麼影響。奇斯霍爾姆表示,最近的政府交接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一些不確定性,這對股市來説是一個利好,確定性總是受歡迎的。

她稱,雖然上述兩點結合來看2021年股市前景不錯,但歷史表明今年股市在上漲的同時也會伴隨不少波動。

自1990年以來,每當VIX指數像去年年底那樣達到歷史區間高端時,標普500指數每月回報率的平均標準差(衡量波動性的指標)一直處於高水平,為3.1%。奇斯霍爾姆引用的數據顯示,相比之下,當VIX指數降至歷史區間低端時,該指數每月回報率的平均標準差為1.6%。

要想讓概率分析更可靠,輸入所有統計相關的因素是關鍵。奇斯霍爾姆説,「這是一門藝術,而不是科學,當因素觸及極端時概率較高,但並非所有數據指標都在極端附近,在研究哪些因素在歷史上是重要的、哪些因素現在是極端的、以及這意味着什麼時,我們需要大量的證據。」

在週期性板塊尋找機會

奇斯霍爾姆深入挖掘了板塊歷史的趨勢,發現了科技股前景持續向好的原因——儘管估值很高,但基本面強勁

看漲金融、醫療保健、工業、非必需消費品等週期股,尤其看好能源股,這些股票糟糕的基本面很可能已經反映在了股價中。去年第四季度能源股出現的反彈勢頭可能會持續,原因是估值較低,而且近年來能源公司大幅減少了資本支出佔銷售額的比例。

從歷史上看,當資本支出佔銷售額的比例較高時,能源股一般都會跑輸大盤,而當支出水平較低時能夠跑贏大盤。奇斯霍爾姆稱,在減少支出的同時,如果經濟復甦,能源公司的銷售額會增加時,跑贏勢頭也會更明顯。

她還建議減持消費必須品、公用事業和房地產等板塊

小盤股可能跑贏

在經濟出現衰退之後,小盤股在70%的時間裏跑贏,但自去年3月份股市大幅下滑以來,小盤股一直落後於大盤股。奇斯霍爾姆説,如果以史為鑑,在經濟復甦之際中小盤股的收益會提高,跑輸大盤股的情況極有可能發生變化。

1990年以來,小盤股盈利增長乏力,自由現金流也表現不佳。奇斯霍爾姆指出,小盤股指數羅素2000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盈利增長乏力後跑贏標普500指數的機率為58%,如果計入低估值這一因素,這一概率會提高到83%。而當這些因素同時起作用時,小盤股跑贏的機率會超過100%

奇斯霍爾姆説,「從歷史數據來看,小盤股估值很低和盈利加速增長這兩種情況不常同時出現,但從經濟週期來看,當這兩種情況確實同時出現時,小盤股跑贏的機率超過了70%,這為2021年小盤股的走勢提供了一個參考。」

價值股可能上揚

從歷史數據看,當硬資產(而非技術等軟資產)的資本支出在一段增長緩慢的時期後重新加速時,價值股跑贏大盤的可能性會上升。「目前情況正是這樣,」奇斯霍爾姆説。

她表示,「與整體經濟增長相比,這種資本支出的加速增長對價值股估值的影響更大。從歷史數據看,經濟復甦並不是提振價值股的最大因素,只有當盈利加速增長時(2021年很可能出現這種情況),估值上升的可能性才更大。」

至於2021年股市是否會大幅回落,投資者不必過於擔心。

奇斯霍爾姆説,「股市回調是無法改變的事實,自1960年以來,60%的年份裏股市出現過5%到15%幅度的回調,但在75%的年份裏都是上漲的。


問題的關鍵不是回調是否會發生(回調肯定會發生),對投資者來説,最重要的是當發生回調時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從我觀察的指標來看,目前股市的風險回報仍然是有吸引力的。」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183 次瀏覽0 則留言

778-707-5568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

訂閱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