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左什么是右?妖言惑众乱天下,扯了半天说不清

文章来源: 吹号角的凌飞

前言:有点累,一早就睡下了,结果半夜惊醒了。

正想着怎么把自己哄回去再睡,却收到一个坏消息,说我在国内的一位从初中开始的老同学,一位很要好的老朋友,不幸肝癌去世了。这位朋友医科大学检验系毕业,人长得高大威猛,眉心更有一个福痣,事业家庭也很成功,不想就这么走了。不禁很是唏嘘。这么一来,倒是睡不着了。


一晃在美国20多年了,白云苍狗。曾经从来没想过美国的今天会变得如此荒谬,

也从来没想过终有这么一天,我会去理清自己的价值观,去争论这个价值观。包括争论这个左与右。

正文:扯淡


常常在网络上,特别是华语世界的网络上,见到很多人扯这个“左与右”。


最近在某个群内,更是见到一个ID,一上来就扯左右,目的,大概是想推销一下:现在的纽约还“还不是太左”,杨安泽“还不是太左”。


这种扯淡的说法,立马就被我反问了,结果被我反问后,这位被逼得打字不行语音来凑,发了N个60秒的语音,发了N个所谓的“推荐要看的书”。


但是,始终顾左右而言其它,始终无法回答我的那个最简单的问题:什么是左,什么是右,区分的标准是什么?


这样的ID,其实在华语世界里面非常非常的多。

当然,根本原因在于华语世界压根就没真正搞清楚过左右,更因为历史的缘故,是在混淆左右,以至于产生了许许多多对左右的奇谈怪论,比如:

“法国大革命时一边坐左,一边坐右,保皇坐右而革命民众坐左,所以保皇的是右,革命的是左”

“福利与二次平衡是左,反对福利的是右”

“历史必然由左派推动,右派是反动派”

“左派,就是进步,改革,改进,变化,革命,不满足现况”

“右派,就是保守,谨慎,循规蹈矩,持守现状,没有规划”

“CCP在没有得到政权之前,那毫无疑问是革命派,是左派。在得到政权之后,当然是保守派,是右派”

.....


扯了大半天,左右的区分标准是什么,始终没有能够给出一个简明、清晰、明确的答案,当然,也可能是他们抄书抄wiki,结果书上与wiki上没有标准答案的原因。

反过来,我敢这么反问,因为我心中有简明、清晰、明确的答案。


左右的区分最简单的判断标准:是认可“平等置于自由之上”?

还是认为“自由置于平等之上”?

前者是左后者是右。

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的,是左派。

将自由置于平等之上的,是右派。

简单、清晰、明确

我在2018年后,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思考,思考美国的政治为什么变得失去常识,觉得如此荒谬,

最终我认为要回到价值观的分析上来,而这个价值观,首先先要分清楚左与右的定义是什么。

嗯,这是法国大革命时的国民制宪议会,我特意找一张超大分辨率的。

人与左右


我多次在文章中说过:理念价值观分左右,但人很复杂,很难用左右一棍子打死。

所以理念要非常清晰,分清左右。

但对人则不可能强行划分。

所以华语世界里,常常见到这种逻辑谬误。

把理念与人等同或是混淆起来,谈“左”的不好时,就去扯这个人其实还不坏。

谈“右”的时候,就去扯这个人发表过某某不当言论。

这种套路,有的是无心的,因为知识与逻辑不到位。

有的是有心的,用来混淆对理念的认知。


认知不到位,就会说出很荒谬的话。

就象历史上来看左的路线,都是导致社会走向灾难,然而有些人却故意要说,这个灾难还不是太大(不是太左),所以就是要为灾难唱赞歌?

这种扯“还不是太左”的言论,与“还不太作死”的强辩,有什么区别?


逻辑不到位,同样会说出很荒谬的话。

比如总是有人喜欢搞鸡蛋里面挑骨头,拿英国的克伦威尔来否定英美的保守主义历史。

英国的“革命”一样存在偏左与偏右的方向 ,但是长达几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克伦威尔占了多少的时间?

这种试图拿一个简单描述中的具体问题来反驳这个简单描述的主题方向 ,是典型的白马非马的诡辩。

就象我们说这个人是坏人,结果华左们说:谁说他是坏人,他还帮人开过门...

同样的,有些人的“基督徒”,这3个字,只是个来欺骗自己的外在外壳,也许一开始只是用来忽悠别人,到最后把自己也忽悠进去了,因为不这样忽悠自己,自己的思想就会先冲突到崩溃。

我认为任何有意进行自我思考,并愿意付之讨论的人,都将是我们潜在的朋友,并且,将是潜在的自由意志的人——保守主义者(右派)。


张冠李戴


因为华语世界中,长期以来搞不清楚左与右的定义,

所以存在着把名词胡乱应用,把名词胡乱对应。

对社会现象只停留在表面现象上,往往存在“张冠李戴”的现象。


比如到现在为止,还有人搞不清楚川普的理念是什么。

比如到现在为止,还有许多人搞不清楚纳粹是极左。


特别是要注意,在华语世界中存在着很普遍的胡乱对应的现象,

比如个人主义对应的是集体主义,而如果把“个人主义”与什么“民主”对立起来,那就非常地搞笑,

至于把川普的上台,扯到“贫富分化”,更是搞笑了。


——如果“贫富分化”对应川普上台,那么麻烦说这句话的,或是无脑相信这句话的人,去好好地查一下美国历史上的基尼系数最高的时期是哪个时期,那时候是什么哪个党,哪个派执政?

定义与标准很重要,否则,要么是无限扩大定义,要么是张冠李戴。

有人把“福利与二次平衡”当成了“左”的专利,这个就是一种典型的“扩大定义”。

而且完全是建立在没有任何数据与历史分析上,人云亦云的胡扯。

福利与二次平衡是维系社会治理的分配手段,通过分配上的调节,目的上,是赋予了弱势群体更多资源,最终提升他们的自由度。

左与右在这种“分配”的形式上并无区别,区别的是追求的目的不同。


左因为追求“平等置于自由之上”,最终沦为“结果平等”,呈现为滥发福利,授人鱼而不是授人渔。

右则追求“自由置于平等之上”,强调的是福利与二次分配为民众带来的“自由”,所以强调审核福利,强调技能培训,授人渔而不是授人鱼。

所以,同样是福利的形式,左右就搞出了不同的做法,然而有些人则故意把这变成了“左”的专利,为什么呢?大家好好想一想。


CCP就不扯了,你懂的。


失望


有些人把左右当成了随时可以相互切换的东西,

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因为对“平等”与“自由”的判断,是一个恒久以来的选择问题。

如果按有些人混乱的“左右”来判断,而不是用“平等”与“自由”的关系来判断,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荒谬认知。

比如: 开枪闹革命搞独立的美国国父们是不是左派?

拥护英王的保皇派的那些殖民者,最终跑去建立了加拿大的那些人是左还是右?

美国国父们为什么激烈地反对“民主”?是左还是右?

为什么美国的普选权有一个渐进的过程?

为什么最早搞左派的法国却一再地出现王朝复辟?

为什么保守主义发源于英国,而且是远在美国建国之前?

小罗斯福是左还是右?老罗斯福是左还是右?

我常常很耐心地听有些人扯了大半天了,结果往往很失望。

我一直希望我可以在左派这边听到让我耳目一新的东西,结果听了半天都是陈腔滥调,

拜托,这些说词我都已经听过看过的,可不可以有自己的理解,自己的语言来解读?


我从不反对认同左的人去继续接受左的书的强化,这是你们的自由。


但如果你想去告(忽)诉(悠)别人左右时,麻烦先问自己:左与右,到底是什么区分?

这个必须是一个至简的回答,而不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最简单的,最根本的,左与右的定义是什么,区别是什么,

如果连根本都扯不清楚的,你能指望能扯出什么“真理”?


至简


大道至简,哲学上一定是大道至简,特别是哲学上的争论更是追求最简洁的回答,而不是东拉西扯,说了半天还相互矛盾。

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如果想讨论左右,一定要有自己的标准和自己的定义出来。

要辩论或者说讨论左右先地标准和定义拿出来,

就好像我写这个左右的文章的时候,一定先拿出我自己的标准和定义来,这是个最基本的事情。

不管你的这个标准或定义是对是错,你首先是要有一个标准,要清晰的明确的的标准,一个清晰的明确的区分,你把它说出来。


如果扯了一大圈,连左跟右的标准,左跟右的区分是什么都扯不清楚,那我就觉得还是不要再扯下去了。


而且有些左的说词,放在历史知识下去验证,很容易发现其中不相符的部分,所以我实在没搞明白,这些左派的“读书”到底是怎么读的,有没有带着脑子批判着读?


如果连最基本的问题都没有自己的思考,没有自己的判断,并且去认真地研究,那么你信口所说出的,只能是谬误。

哪怕你推荐了汗牛充栋的书,不带自己大脑的去看书,最后只可能是“尽信书不如无书”。


是的,很多人是读死书的,而且是带着逻辑缺陷的那种。

这种人,就是中国古话说的:尽信书不如无书的那种。


最后提醒各位一点,历史并不是必然由左派推动,左右都能推动历史前进。

只不过左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更大的曲折。

比如历史上英国与法国,一个右一个左,各自都在推进着历史进步,

只不过法国是以大革命的形式,大砍大杀,而英国以渐进的保守形式,一路平稳进步。


结果呢,原本称雄欧洲,与英国百年战争打得有来有去的法国,一步步沦落,而弹丸之地的英国一路成长为全球霸主。

最后,文章一开始的这个油画,是我家小猪画的,各位读者们,解读一下她想要表达什么?

欢迎留言回复。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2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