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精准传播 个性定制-2.jpg
幻影溪酒庄之旅.jpg

人类最大的变数,将是美国如何定义中国 (一)

来源: 中美学者智库,作者:肖磊看市

在展开今天的评论之前,先说一下我对美国搞的“涉疆”舆论战问题的看法,如有错误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担待,也仅仅是一家之言,供讨论闲聊。


其实要看懂美国民主党的行事逻辑,不能从单一的事件去理解,我在此前的分析里已经举过例子,民主党类似于鸭子,从上面看很平静很绅士,但水面底下就是使劲的扑腾。但这种扑腾,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民主党最根本的逻辑在于其解决问题的程序设计,这里面也包括搞事情方面的程序设计。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最近的中美会晤,大家只看到了中国的“强势”,但大家并没有看到美国的无耻。另一个问题是,美国为什么不先去协调跟欧盟的立场,然后再跟中国会晤呢?而是要先跑到日本,搞个联合声明,然后再跟中国会晤,最后才去欧盟呢?


我可以告诉大家,这就是“程序设计”,由于日本和韩国,还有澳大利亚等,基本很难在明面上违背美国的操纵,美国可以得到预期的结果,跟影响力较大的日本先搞出一个联合声明,一方面给中国看看,另一方面也给欧盟看看。


好了,跟日本表演完,接下来该跟中国会晤了,但其实美国根本就不会真诚的跟中国谈,其目的就是要让全世界看到,中国很“强势”,美国没法谈。只有这样,才有足够的理由,去跟欧盟说中国的坏话。所以,让全世界都觉得跟中国不好谈,这本身就是美国跟中国会晤的目的。

假设美国跑到欧盟去,说,我们这次跟中国谈得很好,解决了一些分歧,中国也希望跟我们合作,那大家想想,欧盟会怎么做,欧盟会说,既然这样,那我们欧盟就要更进一步跟中国合作,连你们都谈得不错,欧盟还得发展经济呢。那美国还有什么理由来吓唬欧盟“远离”中国呢?


所以,只有让欧盟看到,中国很“强势”,美国都甘拜下风,然后美国才能对欧盟说,跟中国没法谈,太强势了,你们也别指望在中国面前讨到什么好处,美欧还是得合作,一起对抗中国为好,你看,我们美国和日本就发表了联合声明(日美联合声明的另一个作用)。


美国非常清楚,欧盟不太好控制,得连哄带骗带吓,不像日本、澳大利亚等,你说啥就是啥。尽管如此,美国这种小九九,也是有规律的,比如美国到亚洲,必先炒作台海问题、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而去欧洲,必炒作中国“人权”问题。


把“涉疆”问题进一步拔高和炒作,有助于操纵欧洲舆论,然后再拿出俄罗斯吓唬一下欧盟,说中俄都联手了,欧美现在要联手对付俄罗斯和中国,这么一连串的操作下来,就刺痛了欧盟的神经。然后我们就看到了欧盟和一些对俄等本身就有恐惧感的欧盟成员国,一系列对华的骚操作,甚至还延缓了对中欧投资协定的推进。


如果仅仅拿“涉疆”问题看,美国要达到的目的是多重的,但核心就三个,继续给欧洲社会植入对中国政府的坏印象(破坏中欧关系),挑拨中国跟伊斯兰世界的关系(眼看着中印关系缓和,中国西北边陲稳定,美国坐不住了),以及持续把中国塑造成“血汗工厂”,抹黑中国制造(还记得奥巴马拍摄的福耀玻璃纪录片吧,跟新疆棉花等问题,如出一辙)。

事态发展到现在,国内很多人可能又悲观起来了,其实没有任何必要,因为拜登政府并不能改变世界历史的前进方向。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和德国纳粹,准备一东一西,打穿亚欧大陆,称霸世界,然而,在东边,是中国扛住了日本,而在西边,是苏联挡住了纳粹。


这里面,美国和法国等,是有原罪的,美国直到日本南京大屠杀的时候,还给日本输送大量的,用于侵略中国的能源,而法国在面对希特勒的时候,举手投降了,当时希特勒首先试探性进攻法国,告诉德国士兵,如果在跨过莱茵河的时候,只要英法反击,德国士兵立马撤退,可惜,英法连屁都没放,希特勒从此就放开手脚“干”了,而且那个时候,美国的华尔街,还在大量的给纳粹金融支持。


那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对于大部分政客、民众来说,很难在各种舆论面前,看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很多国家的政府亦是如此,更重要的是,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以及不经历真正的痛苦,很多人更难分辨历史的善恶。


如果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和德国纳粹的信仰,仅仅是改善本国民众的生活,是捍卫世界和平,而不是搞自我特殊的扩张,大家可以想想,哪个国家敢轻视崛起的日本和德国,很可惜,同样的错误,德国和日本不止犯过一次。

如今,欧盟和日本等觉得美国代表“正义”,同样犯了历史性错误,中国无论是一战,还是二战,又或者是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带领14亿民众最终脱贫,都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面(对内提升人民生活水平,对外坚守正义、捍卫和平),这不是历史的偶然,而是中华文明的必然。


为什么美国一定要搞涉疆、涉港、涉藏、涉台等等问题,原因就是,从外部找不到中国搞扩张的任何野心和迹象,一路走来,把中国塑造成威胁的所有策划,都以失败告终,而在不知不觉中,为了把中国塑造成世界威胁,养成了各种不择手段的习惯,最终自己反而把自己逐步变成了全球威胁。


这一点很多人可能还没有看懂,因为历史往往会被当下的惯性淹没,而掩盖了那些真正的颠覆性和转折性的力量。当年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为什么那么变态,原因就是,在他们眼里,犹太人有问题,中国有问题,世界都有问题,只有自己是对的,这种心态跟当下的美国极其相似。


更值得注意的是,当年的德国和日本,都是在走上了民主制度的背景下,犯下历史性错误的。

关于新疆什么强制劳动摘棉花这个,真的笑死我了,很多人问我这可怎么办,我要说的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未来一年,新疆的旅游收入将会成倍增长,这就是炒作“涉疆”问题对中国的“重大”影响。

大家别为这事生气,西方媒体那么珍贵的舆论资源,免费给新疆做宣传不好吗?这种曝光度,而且是西方最好的策划团队,最猎奇的营销手段,大家应该对此表示感谢才对。


所以,我有个比较荒唐的建议,只要外国人或外国记者问新疆的事情,不管问什么,每问一次,就介绍一个新疆的景点,或者介绍一种新疆的特产,由于新疆景点足够多,特产也足够多,所以至少几年内,其回答都不会重样。


比如他们要问,新疆是不是强制劳动,你就这样回答:库尔勒香梨,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因具有色泽悦目、味甜爽滑、香气浓郁、皮薄肉细、酥脆爽口、汁多渣少、落地即碎、入口即化、耐久贮藏、营养丰富等特点,被誉为“梨中珍品”、“果中王子”。

言归正传,其实美国很多东西,只是搞定了精英,搞定了媒体,然后就觉得可以糊弄被操纵的世界了,我举个例子,比如美国直至现在,依然有接近2000万的移民,被美国定义为“非法移民”,为什么要定义为“非法移民”呢,因为只有把这些人定义为“非法移民”,才可以把这些人当牲口使唤,这些人不仅生活在极差的生活环境里面,而且还遭遇各种压榨,问题是还不敢抱怨和反抗,因为一旦反抗,就会有警察介入,就要查“身份”,就会被遣返。

美国用这一套系统,相当于延续了真正的奴隶制,而且是“合法”的。很多人觉得美国不让查“身份证”(护照等)是尊重人权,错了,那只是为了合法的压榨“非法移民”。

大家知道为什么美国的媒体界,可以派出卧底,调查各种事情,包括墨西哥的毒贩,其他国家的劳工生存状况等,而从不曝光美国“非法移民”的生存状况吗?原因很简单,如果没有这两千万的非法移民,美国人的诸多生活成本,至少要再涨一倍,很多美国人的生意就持续不下去了。


当然,很多人可能会说,人家美国就是有这个吸引力啊,这些“非法移民”如果是在自己的母国,可能生存状况会更差。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因为跪舔是一种职业,你不能质疑人家对工作的热情和喜爱。


好了,关于涉疆问题,我就不多说了,其实我很希望美国和西方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制造谎言和讨论这种毫无价值的问题上,因为就在他们花时间数落中国的时候,时间和用来凝聚内部共识的舆论资源已经被浪费掉了,而中国的新疆,数百项重点工程正在集中开工,这里面包括环保、水利、铁路、机场、城市更新系统,以及各类制造业企业等等。


事实是,今年前两月,新疆纺织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7.6%,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9.6%,为近15年最高值,累计发电量764.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2.7%;新疆铁路货物发送量2937.1万吨,同比增长15.3%。尤其是令美国寝食难安的中欧班列,前两月从新疆始发的中欧班列组开行119列,同比增长124.5%。


虽然说发展经济不是万能药,但没有经济的发展,就更谈不上其他层面了,因此,当西方放弃谈论和关注经济,而开始专注于意识形态的时候,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因为这就是我们新的机会,要知道美国正是在跟中国吵架吵得自我感觉良好的这两年,中国不仅签署了诸多的自贸协定,而且成功走出了疫情危机,而美国不仅退出了诸多经济贸易组织,还失去了五十多万无辜者的性命。


最近网上流行一句话,叫“中国人不吃这一套”,其实我想扩展一下,如今的中国,不管美国要拿出哪一套,只要是充满恶意的,中国都是不吃的,极端的说,中国有全世界最强大的陆军,足以捍卫我们的疆土,中国有持续发展的海军,足以保卫我们的海岸线,中国还有足够的经济规模和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其高速运转的内循环系统,足以消化任何极端经济状况,这里面包括比经济危机更严重的疫情封锁,我们也都走过来了。


如果大家还心里没底,我再举个例子,比如中国对外依存度最高的三个领域,芯片、能源和部分农业,关于芯片,美国很搞笑的地方是,不允许其他市场对中国出口芯片和技术,但自己通过特批,让自己的芯片企业继续给中国供货,其结果就是,美国的芯片企业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更大了,而使得全球陷入了芯片危机,影响了全球汽车等行业的发展,对美国的冲击更是最明显的。本来要用持续降价来占领市场的特斯拉,因芯片短缺和涨价,又开始涨价了。

我们再来看看能源,就在俄罗斯等,扩大对中国能源出口的同时,最近就连美国的铁杆石油联盟沙特,其最大的石油生产企业沙特阿美都表示,未来50年保障中国能源安全是其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


再比如农业,美国把澳大利亚鼓动起来,跟中国对抗,结果澳大利亚数百亿农业出口,几乎全部被美国和南美各国所取代,搞了半天,美国忽悠盟友对抗中国,其实是为了抢盟友的市场,强迫中国更多的进口美国的农产品。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美国所谓对中国的卡脖子,从当下看,似乎自我感觉良好,中国很多人也都表示怕怕,但过一阵后你会突然发现,中国没咋地,美国自己和其盟友首先就扛不住了。前一阵,《悉尼先驱晨报》在采访澳大利亚外长的时候,澳大利亚外长就抱怨,她通过各种方法试图与中国取得联系,但都被中方无视,甚至没有任何官方答复。

那说到这里,很多同学可能就坐不住了,按照作者这种说法,未免也太自信了吧,难道不是另一种形式的自嗨?确实,那接下来我就跟大家更理性的做一个分析,因为中美之间的问题,首先我们要尊重美国的实力,但这种尊重,是战术上的,战略上我依然很藐视美国,因为所有的历史性胜利,都属于长期主义者,中国有足够的历史沉淀和文明耐心,以及融入现代文明的进取之心。

当然,在未来很长时间里,美国依然是“真老虎”,美国是中国历史上,甚至中华文明史上,最强大的竞争者,不仅有强大的科技和规模优势,还拥有新的制度、哲学和文化系统,我们必须要用更加理性和长远的角度,来展开布局,需要调动我们最优秀的文化,以及更现代的思维,才能打有准备之仗,当然,这里面,还要根据美国对中国的定义来确定我们的战略,这就是我这次要讨论的重点,美国如何定义中国,才是全人类最需要关注的事情。




如果要问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里,整个世界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可能有很多种答案,因为每个人的关注点不同,而我个人觉得美国如何定义中国这件事,将显得十分重要。

美国如何定义中国,决定了美国准备使用什么样的战略,以及愿意付出什么样的成本,同时,中国会基于美国的战略,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这种“互动”,就会影响到几乎全球所有国家的经济和政治等,对地球上每一个民众,甚至对诸多偏远地区的影响,都将是十分巨大的。


当然,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着很多需要关注的事情,比如类似英国脱欧了,日本地震了,新兴国家货币崩溃了,再比如前一阵美国又轰炸了叙利亚了等等,我并不是说这些事情不重要,而是跟美国如何定义中国比起来,其影响是非常局限的。


大家可以去回顾一下二战后至苏联解体前将近半个世纪的全球历史,几乎所有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以及各类人生命运的巨大变化,都跟美苏关系的波动相关,这里面也包括改变欧洲的马歇尔计划,重新定义世界格局的朝鲜战争,以及后来的大国角逐越南战争,再到后来的中美建交、东欧剧变等等,都改变了无数人和诸多国家的命运。


如今的中美关系虽然跟曾经的美苏关系不可同日而语,但由于交织性更强,综合规模更大,其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也今非昔比,因此,美国如何定义中国,不仅会决定中美未来的关系走向,同样也将给世界的发展带来根本性改变。


如此重大的问题,是非常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那美国现在在如何定义中国的问题上,到底面临着什么样的复杂心态,以及更大的困惑呢,这需要深入研究和持续关注。


很多人可能会说,美国对中国的态度不是已经非常清楚了吗,无论谁上台,都会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但请注意,一个国家无论多么强大,也会有很多无能为力的事情,为什么我说未来世界的最大不确定性,是美国如何定义中国,根本的原因在于,美国在未来面对很多无能为力的变化时,其接受度和选择是不确定的。



那目前美国是如何定义中国的呢,按照拜登政府的策略,美国现任国务卿布林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美国跟中国要在应该竞争的时候竞争,可以合作的时候合作,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


如果按照我的理解,现在的美国,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对中国的定义实际上是这样的:中国是美国暂时的合作伙伴,中长期的竞争者,以及最终的挑战者。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理解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可能就清晰多了,既然是暂时的合作伙伴,那么跟中国的合作就必须得继续,但作为中长期的竞争者,就要在某些领域展开更为主动的应对措施,这里面包括拜登政府所推的诸多经济计划(继续搞科技封锁、对内投资基建等),以及跟盟友的合作(设置技术联盟和壁垒,把中国从世界舆论层面塑造成威胁等等),来挤压中国的技术和竞争力,最后就是更长远的关于遏制“挑战者”的计划,这个里面我认为主要是军事技术、情报和地缘政治战略。


大家也看出来了,美国把中国同时定义为合作伙伴、竞争者和对手,足以体现美国人的心态到底有多复杂了,这种定义本身存在很大的模糊性和焦虑情绪,充满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本身就是中国的成功,因为这说明了短期内中国的重要性(合作伙伴),中长期中国的潜力(竞争者),以及战略层面中国的实力(挑战者或对手)。


对于美国来说,如此复杂化的定义中国,实际上是很不容易的,因为这里面存在着太多的无能为力。

美国这个国家建国时间较短,别看现在有很多盟友,但作为一个新兴的移民国家和前欧洲殖民地,在二战之前几乎一直生活在欧洲各大国的阴影之下,所以美国人在面对其他并不了解的国家时,那种恐惧感和受迫害心态是非常强的,当年很多清教徒就是为了躲避欧洲保守宗教势力的迫害而离开欧洲,移民美国的。


尤其是经历了半个多世纪优势地位的美国,已经习惯了掌控全球,一旦失去对全球的绝对控制,甚至丧失一点点的优势,这种恐惧感和受迫害心态很快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